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七章 前奏

第二十七章 前奏

        评价的变化,体现着秦然实力的变化。

        而且与客观的评价相比较,秦然自己感觉的更加深刻!

        两天半的时间,秦然感觉自己就如同是脱胎换骨一般。

        握着手中得自被击毙狙击手的【毒蛇-m1】,就好似自己成为了一名仿佛军中老兵,即使秦然知道这是建立在虚拟现实的基础上,是虚假的。

        但依旧让他有些沉浸其中。

        因为,一切都太真实了。

        如果不是能够呼出人物属性、任务栏等,秦然完全会把这当做是真实的。

        “地下游戏的迷人之处吗?”

        秦然想着那些与他不同,进入到地下游戏的人,略微的理解了那些人的想法。

        不过,如果他真的是一个健康的人,是绝对不会接触这款游戏的。

        哪怕再真实!再刺激!

        对于秦然来说,也不如安安稳稳的度过余生来的好。

        秦然,从不是一个富有野心、不甘平凡的人。

        他只是一个被逼不得已的家伙。

        但这并不妨碍秦然努力的做到最好。

        毕竟,性命攸关!

        靠在废墟的墙壁上,秦然借着阴影隐藏着自己,微微的眯着双眼,以极轻的方式呼吸着。

        如果可以的话,秦然很想要躺倒在地的睡一觉。

        但是,眼前的情况却不允许。

        关键时刻,马上就要到了!

        天彻底的黑了下来。

        月亮爬升在了夜空,弯弯的、细细的月亮,给这战乱的城市带来了仅有的一丝宁静的感觉。

        不过,随即被一阵脚步声打破了——

        踏踏踏!

        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吸引了秦然的注意力。

        借着月光,他看到了之前离去的叛军士兵。

        这些急匆匆赶回的叛军士兵并没有发现躲藏在阴影中的秦然。

        心底的焦急,让这些士兵的观察力大为减弱。

        此刻,他们的心中,只想要将在那处废墟查探到的消息告知他们的长官萨鲁卡。

        汉克死了!

        连带着手下的一队人,完全的没有活口。

        这实在是让他们太震惊了!

        要知道,汉克可是他们中真正意义上的强者,不论是射击还是搏击,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尤其是在完成了数次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后,整个营地中都传出了汉克是最强的说法。

        对于这样的说法,绝大多数的士兵是默认的。

        但就是这样的汉克,竟然死了!

        被机枪打死了!

        还是自己人的机枪!

        这一切都让这些士兵们心底充斥着疑惑,更是无法接受。

        他们需要一个解释!

        而萨鲁卡就是那个人!

        所以,他们的脚步更急了。

        躲藏在阴影中的秦然,看着这队士兵匆匆而过,缓缓的站了起来。

        秦然知道,他期待的一切开始了。

        ……

        “混蛋!”

        近乎咆哮的声音中,听完士兵汇报的萨鲁卡猛地从椅子中站了起来,突然的力道,让那椅子跌倒在地,发出了‘砰’的闷响。

        不过,在场的人,没有谁去在乎那椅子。

        他们的目光都看着萨鲁卡。

        他们需要一个解释,为什么汉克和汉克的小队会全军覆没。

        哪怕是对萨鲁卡惧怕不已的副官,这个时候的目光也没有任何的偏移。

        “我知道你们现在有很多疑惑和不解!”

        “等一下,我会告诉你们全部!”

        “现在,去召集待命的士兵吧!”

        “他们也有权力知道真相!”

        萨鲁卡目光扫视着办公室内的众人,沉声说道。

        “是,长官!”

        副官、士兵敬礼后,走出了办公室。

        独自留在办公室内的萨鲁卡面沉似水。

        在他的侦察兵返回前,萨鲁卡的内心深处还是有着一些侥幸的。

        但是,随着侦察兵的返回,所带来的消息,顿时让萨鲁卡将最后的一点侥幸抛开了。

        他最得力的手下之一汉克死了,汉克带去的人也死了。

        还是死在了狙击手和自己的机枪之下。

        在得到这个消息的瞬间,萨鲁卡的脑海中就出现了詹宁那个混蛋,派出人跟在汉克等人的身后,然后突然袭击的画面。

        除了对方之外,根本没有谁能做到。

        毕竟,对方的几个手下,对于干这样的事情,可是驾轻就熟的。

        “你吞了我的东西,还想让我死?那么,就让我们看看,究竟是谁先死!”

        萨鲁卡自语着。

        然后,一把拉开抽屉,拿出了自己的配枪。

        手掌感受着枪柄的粗糙感。

        那种冲锋陷阵的热血,似乎再次回到了萨鲁卡的身上,他转身向着办公室外走去,隔着窗子,他已经看到了他手下士兵的聚集了。

        萨鲁卡即使再愤怒,也不会一个人去找詹宁。

        那绝对是去送死!

        幸运的是,他手下有着整个叛军中,装备最为先进,作战做为强硬的一个营。

        这些都是他往日里积攒下的底牌!

        现在,是需要打出去的时候了。

        萨鲁卡走到了办公室外,身躯挺的更直,脚步也变得稳健有力,靴子与地面的摩擦声也变得响亮起来。

        哒哒哒!

        就如同是钟表一般。

        任何人看到,都会被对方一丝不苟的模样所蒙蔽,认为对方是一个真正的军人。

        即使脾气火爆,性格强势。

        但这不正是军人们需要的吗?

        因此,哪怕一些瑕疵,也是可以被原谅的。

        萨鲁卡抓住的就是这一点。

        他很清楚士兵们需要什么样的长官,所以,他就扮演着这样的人。

        看着面前成排的士兵,看着士兵们尊敬的眼神,萨鲁卡满意极了。

        萨鲁卡走向了高台,深吸了口气,透过扩声器,以低沉有力的声音做为开场。

        “我的士兵们……我们被背叛了!”

        萨鲁卡没有绕弯子,直接说出来石破天惊的话语。

        这样的话语一出口,就让周围的士兵们惊讶莫名,但是萨鲁卡平日里养成的威信,让他们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出声。

        而萨鲁卡的声音继续着。

        “詹宁将军,他同意了与敌人的和谈——以我们的生命为代价!”

        “这个该死的狗娘养的家伙,为了活下去,选择了背叛我们!”

        “是他挑起的战争,让我们去以命相搏!然后,他却在这个时候,全部的推到了我们的身上!让我们成为他的替罪羔羊!”

        萨鲁卡的声音,越来越激动,越来越响亮。

        接着,猛地出现了一丝黯然。

        “我知道,这样的事情,很难让人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

        “我派出了汉克,去搜集更多的证据……可是,他遭到了那个狗娘养的暗杀!”

        “之前,我派出的侦查小队,能够证明一切!”

        “汉克是我最得力的手下,是真正的战士,这样的暗算,是不公平的!不是应该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战士应该承受的!”

        萨鲁卡神情黯然,甚至,双眼泛红。

        距离近一些的士兵,都能够看到萨鲁卡眼中泪花的闪烁。

        似乎为了不让手下士兵看到自己难堪的一面,萨鲁卡转过了身,对着一旁侦查小队的士兵挥了挥手。

        这些士兵看着‘悲痛不已’的萨鲁卡,那位队长走到了扩声器前。

        “我证明,汉克队长遭到了暗杀——他是背后中枪,其他的队员也是被狙击手偷袭而亡!”

        那位队长这样的说道。

        顿时,整个军营哗然了。

        士兵们面面相觑。

        不可置信的互望着,然后……愤怒开始滋生。

        萨鲁卡把握着时间。

        在士兵们愤怒达到最高点的时候,恰到好处的转过了身。

        “我的士兵们,汉克被暗杀了!下一个可能是我,然后,就是你们——因为只有将我们这个战斗在第一线的队伍灭掉,詹宁那个狗娘养的杂种才能够获得敌人的原谅,才能够完成和谈,他……才能够活下去!”

        萨鲁卡又一次的凝视着周围的士兵。

        他的声音中出现了一丝鼓动。

        “我不想这样,因为,我们是战士!”

        “即使是死,我们也要死在战场上,我们也要死得明明白白——而不是这样的屈辱!”

        “现在,我要去找詹宁那个狗娘养的算账!”

        “谁愿意跟我来?”

        萨鲁卡大声的问道。

        “我!”

        “我!”

        ……

        早已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士兵们,听到萨鲁卡的呼唤后,纷纷响应。

        唯有一旁的副官面带惊讶、犹豫。

        做为萨鲁卡的副官,他知道的更多一些。

        一切似乎并不如同萨鲁卡所言。

        例如:他曾亲耳听到过‘珠宝’一词。

        不过,还没有等副官提出疑惑,他就被一支手枪指着额头了。

        握枪的人是萨鲁卡。

        砰!

        毫不犹豫的萨鲁卡开枪了。

        看着死不瞑目的副官,萨鲁卡没有任何的怜悯。

        谁让对方知道的太多了呐!

        “他就是詹宁那个狗娘养派到我身边的眼线,可惜我发现的太晚了!不然,汉克……”

        萨鲁卡再次表演着自己的演技。

        立刻的,士兵们的惊讶,就变为了更多的愤怒。

        看向副官尸体的目光,也变得厌恶起来。

        “我的士兵们,是时候向詹宁讨回公道了——出发!”

        “讨回公道!”

        “讨回公道!”

        声音如浪潮,最终,冲散了夜晚那仅有的宁静。

  http://www.biquge.lu/book/8379/40123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