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九章 圣保罗学校

第九章 圣保罗学校

        秦然在那只手掌即将触碰到大衣口袋的时候,猛地抓住了这只手掌,然后微微用力一扭。

        嘎巴!

        关节脱落的声音响起。

        【擒拿:力量压制对手两级,造成对手20点生命伤害,对手关节脱臼……】

        “啊!”

        “放手!放手!我的手腕断掉了!”

        剧烈的疼痛让小偷惊呼起来。

        在疼痛的面前,对方丝毫没有遮掩自己的打算,不仅大声的呼唤,整个人更是因为疼痛而跪了下来,涕泪横流。

        突如其来的喊声、变化,让周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

        劫持人质的凶手,与凶手对峙的卡尔,都不例外。

        不过,前者的反应要更加的快一点。

        猛地将手中的人质推向了卡尔,在阻拦了卡尔后,整个人疯狂的挥舞着匕首,向着人群外跑去。

        周围的人群,在锋锐的匕首面前,纷纷的避让。

        一条绿色通道就这样的形成了。

        但在通道的尽头,秦然的身影却是缓步出现。

        “滚开!”

        面对着阻拦自己逃走的秦然,凶手可没有打算手下留情,手中的匕首直直的刺向了秦然。

        匕首又快又恨。

        但却没有多少准头,且缺乏相应的技巧。

        在拥有着精通级别【冷兵器.匕首】的秦然看来,对方的这一刺,完全是破绽百出。

        除去力量上有所优势外,简直是一无是处。

        而且,这样的力量,也不过是和普通人比较罢了。

        和力量已经达到了e-水准的秦然相比较,那真的是差的太远了。

        秦然站在那里,计算着对方的攻击,不闪不避。

        而这一幕,在周围的人看来,则是秦然完全的被吓傻了。

        可怜的人!

        不少围观者眼中浮现怜悯。

        当然,这也就是他们仁慈之心能够达到的极限了。

        至于去救人?

        看看他们躲的更加远,深怕被即将喷射而出鲜血溅到的模样就知道他们的选择了。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无动于衷。

        “小心!”

        卡尔推开了挡在身前的人质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当即高声喊了起来。

        同时,从地上挣扎的爬起来,向着秦然所在的位置冲去。

        可就在年轻的警察刚刚站起来的时候,那疯狂前冲的凶手,竟然倒飞而回,跌落在他的面前,嘴中不断的呕血。

        发生了什么?

        卡尔呆愣在原地。

        周围的围观者们也是同样的神情。

        实在是太快了,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谁也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

        只有身为当事人的秦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在那个凶手即将靠近他的时候,秦然略微的移动了脚步,然后抬腿直蹬,对方的匕首擦着秦然的大衣而过,但是秦然的一脚却是十足十的蹬在了对方的小腹上。

        秦然这个时候的力量已经达到了e-的程度。

        而在使用双腿攻击时,触发【徒手格斗】的特效精通双腿格斗时,力量再次+1,达到了e的程度。

        这样的力量绝对远远超过了正常人。

        按照秦然与‘无法无天’交流所得,以属性‘力量’为例子。

        f-:不如成年男性,女士们的力量处于这一级别。

        f:正常成年男性的力量。

        f+:经常锻炼,车站、码头上苦力们的力量水准。

        e-:业余举重选手。

        e:职业举重选手的佼佼者。

        e+:举重选手中的绝对冠军。

        而在e+之上,进入到d时,则是天生神力的范畴。

        秦然的力量自然算不上是天生神力,连e+级别‘举重选手中的绝对冠军’都没有达到,甚至能够达到e级别‘职业举重选手的佼佼者’都是依靠了触发【徒手格斗】的特效精通双腿格斗,但这并不能无视秦然那已经远超常人的力量。

        看看那倒地吐血不起的凶手就知道了。

        【直踢:造成对手70(徒手格斗(精通))点生命伤害……】

        “卡尔,我想他应该就是你们要找的凶手了!”

        “将他带回去交给约翰,我想焦头烂额的约翰一定会很高兴的!”

        “对了,还有这个家伙,他应该是附近一群小偷中的一个!从他嘴里你应该能够抓到一个扒手团伙!”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对于这些小偷,秦然最初选择了视而不见。

        因为,秦然知道,在火车站周围,这样的家伙就如同是野草一样,消失了一个,很快就会有其他人顶替对方的位置,完全就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但是,最终这些家伙却向他出手了。

        甚至,差一点破坏了他原本的计划。

        已经这样了,秦然自然不会在无动于衷。

        秦然从不是一个习惯忍气吞声的人。

        他更加习惯的是主动去解决麻烦。

        “是、是的,阁下!”

        年轻的警察在秦然的话语中回过了神,不过,结结巴巴的话语,则说明着对方依旧处于惊讶之中。

        这自然不关秦然的事情了。

        【支线任务:警局的女尸!(完成)】

        看着支线任务完成的提示,秦然快步的走向了一旁,抬手叫过了一辆马车。

        秦然可没有忘记自己有着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圣保罗学校!”

        秦然这样对着车夫说道。

        ……

        圣保罗学校,前缀足以说明它的性质。

        一所教会学校。

        就如同所有教会学校一样,圣保罗学校在本市也是以规矩森严和教学质量著称。

        尤其是后者,令本市的父母,很愿意将儿女送入其中就学,而当‘不强迫信仰’的教令发出后,更是如此。

        不过,相应的,圣保罗学校也提高了学费。

        由低廉的价格变成了昂贵的半公立半教会性质的学校。

        但森严的规矩和良好的教学质量没有改变。

        简单的说,这里成为了本市的贵族学校。

        不是大富大贵人家的孩子,根本不要想进入。

        坐在马车上的秦然,回忆着有关圣保罗学校的一切。

        秦然并没有给予更多的评价。

        不论是‘不强迫信仰’的教令,还是教会学校的改变,都是如此。

        因为,随着火药、枪械的出现,知识的普及。

        这一切都是必然的。

        但,特权依旧被保留了——

        秦然乘坐的马车,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靠近圣保罗学校,就被一名警察拦了下来。

        在学校位于的街道两头,各自有着一个岗亭。

        里面24小时都会有着巡警值班。

        而这并不是圣保罗学校所有的保卫力量。

        在学校内,还有着一支完全听命于学校的‘护校队’。

        后者在秦然看来才是重点。

        毕竟,阿尔蒂莉.亨特不可能凭空的领悟剑术、射击,而且武器也绝对不是对方能够搞到的,以那位大商人亨特对自己女儿的紧张,肯定不会允许自己的女儿靠近这些东西。

        阿尔蒂莉.亨特也明白这一点。

        所以,她将东西很隐蔽的藏了起来。

        而那种隐藏的方法,秦然也相信是有人教授的。

        至少,地板做隔层,却又不伤到楼下的天花板,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必然有人教授了阿尔蒂莉.亨特剑术、射击,还教会了这位千金小姐该如何隐藏——不单单是藏东西,还有隐藏自己。

        瞒过自己的父母,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对于这个教授阿尔蒂莉.亨特的人,秦然认为会是一个关键线索。

        看得出,阿尔蒂莉.亨特相信对方,而在‘离家出走’后,阿尔蒂莉.亨特十有**会联系对方。

        心中转着这些念头的秦然,反应并不慢,面对着巡警的询问,当即就拿出了任命书。

        “阁下,您能够通过了,不过,只能够步行!”

        “好的!”

        秦然没有反驳对方。

        对于要进入一个地方调查、搜索的秦然来说,并不想要还没真正意义上的进入到地方,就引发一些不痛快。

        与车夫结算了车钱。

        秦然快步的向着学校门口走去。

        陈旧的校门,向世人展示着圣保罗学校的历史,而崭新的教训楼,则表明着这里的勃勃生机。

        “先生,请停下!”

        刚刚靠近校门的秦然,遇到了第二次的排查。

        对方是一个中年人,显然是护校队的一员,穿着宽松的教士袍,但感知敏锐的秦然,则发现对方的袍子下应该是带有武器的。

        不是匕首、短剑之类的冷兵器,应该是燧发枪之类的火枪。

        “严密的防卫!”

        秦然心中默想,却是很配合的停下了脚步,并且表明了来意:“我是秦然,警方的咨询顾问,来这里是因为一些事情!”

        秦然不确定阿尔蒂莉.亨特失踪的事情,对方是否知道。

        但是,考虑到会给阿尔蒂莉.亨特带来的影响,秦然选择了含糊其辞。

        面对秦然的含糊其辞,对方一皱眉。

        不过,看着秦然手中的任命书,对方却没有继续追问秦然,只是向着一旁打了个手势。

        立刻的一个同样装扮的护校队队员,就向着学校内跑去。

        “你需要等待一下!我无法自作主张的让你进入校园——即使你有着警局的任命书!”

        对方这样的说道。

        “当然!”

        秦然微笑的说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秦然耐心的站在原地等待着。

        大约十分钟后,那离去的护校队队员回来了,在对方的身后跟着一位上了年纪的女士。

        看穿着打扮,是一位修女。

  http://www.biquge.lu/book/8379/40814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