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六章 一锅端

第十六章 一锅端

        砰砰砰!

        秦然刚冲出掩体,对面房顶上就响起了一连串的枪声。

        但夜幕下的秦然,就如同最灵巧的猫儿,脚步灵活,身形快捷。

        子弹每每的擦身而过,击打在地面上,溅起一簇簇的土沙,仿佛是追逐着秦然的脚步,但最终都一无所获。

        E-的敏捷与精通级别的,再加上特效,让秦然面对一群枪法不合格的敌人时,展现的如同是华尔兹般的优雅。

        在周围人目瞪口呆中,秦然轻松的一把抄起倒地不起的警察,连续的数个翻滚,再次回到了雷斯垂德所在的掩体内。

        “他需要医生!”

        秦然将腿部受伤的警察交给了对方的同僚,在对方感激眼神的注视中微微一笑。

        在力能所及的范围内,秦然不介意帮助相同阵营的人。

        “谢、谢谢!”

        雷斯垂德结结巴巴的说道。

        然后,不等秦然有所反应,就转过头,恶狠狠的看向舒伯克所在的二层建筑。

        如果不是有这些炸药的话,他又怎么会这么的难堪,竟然向一个‘业余人士’道谢?

        虽然谢意是真心实意的,但这并不妨碍雷斯垂德对舒伯克这种恶棍的愤恨!

        事实上,对方如果不是突然拥有了这些炸药的话,雷斯垂德在最初就能够将对方拿下了,而不是请求支援。

        甚至,到现在雷斯垂德也没有把握,随着警长约翰的支援,能否拿下对面建筑物中的舒伯克。

        毕竟,对方的火力实在是太强了!

        “难道要出动军队?”

        这样的相反出现在雷斯垂德的心中,下意识的,雷斯垂德就要否决这个想法。

        但是,理智告诉他,这才是最好的办法。

        “这样一来,我们所有警察的脸都要丢尽了!”

        雷斯垂德双眼一黯。

        他甚至可以想象明天报纸上对于他们‘无能’的抨击了。

        “该死!”

        雷斯垂德狠狠的一锤地面,满脸的懊恼。

        “事情还没有坏到需要放弃的地步!”

        秦然开口了,他看着抬起头看着他的雷斯垂德说道。

        “副警长,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能够将对面的详细信息告知我!”

        “说不定,我有解决的办法!”

        秦然的话语看似谦逊,但语气中却带有强大的信心。

        “你个……”

        雷斯垂德下意识的就要讥讽秦然这位‘业余人士’的不自量力,但是,想到之前对自己、对自己属下的救命之恩,雷斯垂德讥讽的话语最终没有说出口。

        不过,从心底,他并不认为秦然会有什么办法。

        即使秦然之前表现出了极为优秀的枪法也是一样。

        要知道,眼前的局面可不是枪法优秀就能够解决的。

        秦然很轻易的看出了对方的想法。

        眼前的副警长,不是一个善于掩饰自身表情的人。

        而通常,这样的人,很容易打交道。

        只需要找对方法!

        “难道您连试一试的勇气都没有了?”

        带着微笑,秦然再次开口了。

        而这一次,秦然的话语,让脾气暴躁的雷斯垂德面色迅速的变得通红,他深吸了口气,径直的说了起来。

        “告诉你又怎么样!”

        “难道你真的能够解决我们十几个人都没有办法解决的事情?”

        “舒伯克那里还有着至少二十个人,每个人都有着枪械,炸药的数量则不明,不过,看眼前的样子,至少要有上百根才行!而且,那个混蛋还将一楼、二楼的门窗都堵住了,想要进去,必须要从房顶入手才行!”

        “混蛋,不要让我知道是谁给那家伙提供的渠道,不然我捏爆那混蛋的卵蛋!”

        副警长说着,再次气愤的一锤地面。

        “至少二十个人,每个人都有着枪械吗?炸药数量不明?”

        秦然眯着眼,听着副警长的讲述,一边心底盘算着,一边打量着对面。

        借着月色,夜幕并没有给秦然带来多少麻烦,让他能够轻易的看到对面的情景——之前开枪的舒伯克的手下,再次返回到了房间内填装弹药,又有三个拿着填装好弹药的枪出现在了屋顶上。

        其中一个家伙的手中,还拿着一根未点燃的自.制.炸.药。

        看着这突然出现的三个舒伯克的手下,和那未点燃的自.制.炸.药。

        猛然间,一个想法出现在秦然的心底。

        “副警长,你能够搞定对面屋顶上的一个家伙吗?”

        秦然问道。

        “当然,可还剩下的两个!”

        “剩下的两个交给我!”

        “而且,我有了个还算是不错的主意!”

        “他们那里的炸药似乎很多!而那么多的炸药……只需要一点火星子,就会‘轰’的一声飞上天!”

        秦然打断了对方的话语,并且说出了自己的主意。

        “你疯了吗?”

        “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吗?”

        副警长听到秦然的主意,立刻就摇起了头。

        这在他看来,完全是无法办到的事情。

        先不说这宽阔的街道,单单是那两层建筑的高度,就足以让任何攀爬者被屋顶上的家伙们打成筛子了。

        “我当然知道!”

        “而且,您认为现在除了让我试一试以外,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还是你准备成为别人的笑柄?”

        秦然说着就微笑的看着对方。

        “好!”

        “不过,这是你个人自愿的行动,与我们无关!”

        副警长一咬牙。

        “当然!”

        秦然对雷斯垂德答应自己的提议,并不意外。

        尽管只是短时间的接触,但不善于隐藏自身情绪的对方,早已经被秦然了解了个大概。

        “那么……开始!”

        话音落下,秦然一个翻滚,离开了所在的掩体,左右手中的和同时抬起,然后,几乎同时响起。

        砰、砰!

        砰!

        连续的两声枪响后,紧跟着又一声枪响。

        相较于秦然,雷斯垂德的速度也不慢。

        两人三枪,全部命中。

        不过,雷斯垂德却是再次惊讶于秦然的同时开枪同时命中的射击技术。

        事实上,秦然并不是同时开枪。

        还是有着前后差别的。

        但是,差别不大,速度极快,落在雷斯垂德的眼中,自然成为了同时开枪。

        “掩护我!”

        秦然对着雷斯垂德这样的说道。

        说完,就将放在地上,整个人急速的向着那栋二层建筑跑去。

        雷斯垂德立刻拿过了属下的一把枪,瞄准了屋顶。

        不过,下一刻,副警长看到的景象,却让他的枪口不由一歪。

        他清晰的看到,秦然飞快的冲过了街头,那速度超过了他所知道的任何人,然后高高的跃起,如同猴子一般,手脚齐用的攀上了二层的阳台。

        整个过程,连三秒钟都没有!

        而这个时候,屋顶又一次的出现了舒伯克的两个手下。

        惊讶并没有让雷斯垂德忘记自己的任务。

        在两个舒伯克手下出现的一刹那,他就开枪了。

        “掩护!”

        副警长高呼着,然后,根本来不及填充弹药,又一把拿过了身旁属下填装好弹药的枪,对准了对面开枪了。

        其他的警察也看到了秦然的动作,听到了副警长的高呼,没有犹豫的,纷纷给予支援。

        砰砰砰!

        一连串的枪声中,刚刚出现的舒伯克两个手下,就被击毙在屋顶。

        趁着这阵工夫,秦然则是攀上了屋顶,看去了屋顶上的状况。

        屋顶的木板早已经被掀掉,露出了一个硕大的洞口,并行架着两架梯子,供舒伯克的手下们上下进出。

        秦然看到了房间内舒伯克的手下。

        那些舒伯克的手下自然也看到了秦然。

        “干掉那个家伙!”

        房间内传来了这样的喊声。

        紧接着,房间内舒伯克的手下就抬起枪冲着秦然所站的位置开枪了。

        在对方开枪的瞬间,秦然就是一个翻滚。

        同时,早就有了计划的秦然,没有丝毫的犹豫,一颗手雷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拉环后就朝着房间内扔去。

        然后,秦然迅速的站起,以冲刺的速度,在屋顶上奔跑着,向着一侧相隔了七、八米的屋顶跳去。

        刚刚他除了看到舒伯克的手下之外,还看到了一箱被打开,使用了大半的自.制.炸药——就如同他之前预料的那样,房间内有着大量的炸药。

        而手雷必然会引爆这些自.制.炸药!

        如果到时候还留在屋顶的话,那简直就是找死了。

        轰!

        就在秦然落到对面的屋顶,连续打滚卸力的时候,在他的身后巨大的爆炸声传来,无法抵抗的力量,推动着秦然的身躯在屋顶上继续的翻滚。

        而在翻滚的瞬间,秦然能够清晰的看到,舒伯克与手下所在的二层建筑,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一个燃烧的火炬。

        巨大、耀眼的火光,将夜空都照亮了小半。

        火光照亮了远处雷斯垂德与属下们惊讶的面容。

        他们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秦然成功了?

        秦然成功了!

        不知道是哪一位高声欢呼起来,随即周围的人全都发出了欢呼。

        即使是雷斯垂德的脸上都有着难掩的笑意。

        然后,下一刻他们都想到了秦然解决这次事件的大功臣,看着久久未曾站起的秦然,他们高呼着、快步的向着秦然跳落的屋顶跑去。

  http://www.biquge.lu/book/8379/41136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