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七章 技能书

第十七章 技能书

        秦然爬在屋顶上,只觉得全身都要散架了一般,虽然已经极力的拉开距离,但是秦然依旧被爆炸略微的波及到。

        此刻他全身疼痛,而且生命值也是下降了近50点。

        如果不是随着体质达到E-,秦然的生命值已经有了200点的话,这一下子就能够让他进入到中等伤势状态。

        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秦然深吸了口气,查看着任务栏。

        显然,那位素未谋面的地.下.势.力的老.大,已经死在了这场爆炸中。

        “秦然!秦然!”

        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疾呼。

        秦然站了起来,脚步有些踉跄,向着冲过来的雷斯垂德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没事。

        “你这个疯子!”

        副警长给予了秦然此刻行为最直观的评价。

        然后派了两个属下,帮助秦然从屋顶上下来。

        那两个属下没有丝毫的怨言,他们看向秦然的目光中带着浓浓的敬佩。

        秦然的所作所为,已经彻底的折服了他们。

        从射击开始,到敏捷的身手,再到救了他们的副警长、同僚。

        还有刚刚的玩命突袭!

        每一件事都足以让人产生尊敬之心,更何况是数件事放在一个人的身上。

        事实上,不仅仅是普通的警察,即使雷斯垂德这位副警长也对秦然的印象大为改观。

        不过,这位副警长心中的固执,可是让他不会表现出来。

        “准备灭火,看看有没有还活着的家伙!”

        雷斯垂德吩咐着能够自如行动的属下。

        所有人都不认为在之前的爆炸中,还有人能够活下来。

        但是,火却是必须要灭掉的。

        哪怕这是栋独立的两层建筑,但谁也无法确定不会有火星子随着夜风飞舞到什么地方去。

        一桶桶水浇在了烈焰上,嗤嗤的水蒸气飘散开来。

        而远处,则传来了急速前行的脚步声,

        踏踏踏!

        黑夜中依旧能够清晰看到的制服,尤其是领头者高大的身材,让所有人都知道是警长约翰带人来了。

        众人纷纷的向着警长约翰打着招呼。

        秦然也不例外。

        不过,却是有些心不在焉。

        因为,随着火焰的熄灭,一抹被白色光芒包裹着的书籍,隐隐约约的从火海中显现出来。

        技能书!

        不需要辨认,秦然在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知道那是什么。

        毕竟,整个地下游戏中,只有一种书籍会被光芒包裹着,那就是:技能书!

        秦然从‘无法无天’那里交流所得,很清楚的知道,技能书也是分等级的。

        白、绿、橙、金!

        四个已知的级别。

        白色,代表着的是普通级别,秦然所掌握的技能大都是这个级别。

        绿色,代表着的是魔法级别,顾名思义是能够做出类似魔法效果的技能。

        而橙色则是稀有,金色是传说,在‘无法无天’的描述中,这类技能就和它们所代表的性质一般稀有、传说。

        至于这些技能之上还有没有其他级别的技能?

        ‘无法无天’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因为,迄今为止,地下游戏中出现过的最高级别的技能就是代表传说的金色。

        而那本金色技能书的出现,甚至让地下游戏的主世界爆发了一次战争。

        不是蒸汽城、钢铁战车这种小打小闹。

        而是那种死伤无数的战争。

        秦然清晰的记得,‘无法无天’再提到这件事情的时候,那种略带恐惧的沉默,即使只是文字。

        秦然自然不会过多的询问。

        因此,他知道的更多了。

        除去这些级别的技能书之外,还有一种特殊的技能书,呈紫色!

        秦然的技能就是这个级别。

        特殊技能,可以很强大,也可以很弱小,根本无法以普通的概念定义。

        对此,秦然已经深有体会。

        精通级别的,没有任何正面作战的能力,但是在辅助方面,对于秦然来说,早已经必不可少了。

        同样的,秦然也不会因为一本白色技能书而有所小觑。

        要知道,他现在的实力,就是靠着这样一本本白色技能书堆积起来的。

        而且,在资深玩家组建的‘密市’内,一本白色技能书的价格也在1000-2000积分之间。

        至于更高级的?

        只要不是脑子有病,或者迫不得已,绝对是留下自学。

        所以,秦然在看到这本技能书的瞬间,就忘记了疼痛。

        甚至,略带武断、不可靠的建议着警长约翰。

        “约翰,让大家快一点灭火,或许会留下什么线索!”

        “嗯!”

        而面对秦然的提议,警长约翰点了点头。

        双方的友谊,让警长约翰,愿意接受这样的建议,即使是武断、不可靠的。

        更何况,他现在心底也是疑惑重重。

        舒伯克从哪里搞来的这么多枪械与炸药?

        几十支枪械和一大堆炸药放在一起,已经完全脱离了一个恶棍、流氓的范畴了。

        大火迅速的被扑灭了。

        不但是警察们出力,再确认了安全后,平民们也出来帮忙了。

        一些好事者,更是打听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秦然、警长约翰可没有工夫理会这些。

        两人不分先后的进入到了几近废墟的现场。

        副警长雷斯垂德不用更多的吩咐,就让属下将这现场围了起来,静静的等待着秦然与上司的查看。

        进入到现场后,秦然直奔技能书。

        这自然是没有什么需要犹豫的,秦然很干脆的选择了学习。

        ……

        查看着技能信息,感受着脑海中知识与身体的协调,秦然满意的点了点头。

        手雷做为他必不可少的应敌手段之一,拥有与之相匹配的技能,自然是如虎添翼。

        不过,可惜的是,想要提升技能等级,必须要结束游戏副本,返回到他的房间才行。

        完成了最重要事情的秦然,扭过头看着还在废墟中细细寻找的警长约翰,微微一皱眉。

        秦然很清楚,警长约翰在找什么。

        毕竟,之前这不靠谱的提议给出者可是他!

        但是,秦然是为了这突然出现的技能书。

        现在技能书到手了,秦然无法说咱们走吧或者之前的话是玩笑话之类的,这不符合他游戏中的身份。

        因此,秦然在叹息了一声后,加入了正式寻找的队伍。

        而结果?

        自然是显而易见的。

        整整一个小时,秦然找到的除了焦炭就是焦炭!

        警长约翰也不例外。

        两人对视了一眼,放弃了这样的寻找,同时起身向着废墟外走去。

        “也许会有密道、地下密室之类的!”

        副警长雷斯垂德还不死心。

        “派人将这里情理一遍,挖地三尺!”

        同样的,警长约翰也没有死心,他指派了副警长全权负责这件事后,就示意秦然和他返回警察局。

        面对着显然想要说些什么的警长约翰,秦然没有拒绝。

        一路上,风平浪静的返回了警察局。

        还是警长办公室,一进门,警长约翰就开始抽烟。

        连续的抽了两根之后,警长约翰依旧是一言不发。

        “有这么难开口吗?”

        秦然没有再等下去,主动的问道。

        “嗯!”

        “比你想象中的还要难!”

        “如果如同我猜测的那样,一切就都麻烦了!”

        警长约翰用力点了点头,沉声说道。

        “军队啊!是挺麻烦的!”

        “最近我总是遇到和军队有关的麻烦呐!”

        前一句秦然带着叹息,后一句则是压低了声音,以只有自己能够听得到的声音自嘲着。

        现在有关舒伯克的事情很清晰了。

        这位恶棍想要获得‘黑手’吉米失踪后的地位,所以,联系了某位支持者,而恰巧的是,这位支持者也需要一位如同舒伯克般的走狗,来处理一些无法亲自出面处理的事情。

        所以,供应了大量的枪械和炸药。

        而能够供应这么多数量的枪械、炸药的支持者,稍微的动动脑筋都知道是来自哪里。

        军队!

        除了来自那里的人,谁也无法掌握这么大量的武器。

        即使那些炸药做了很好的掩饰,以自.制.炸.药的模样出现。

        但也就是掩耳盗铃罢了!

        真正思考过的人,是绝对不会相信,那些自.制.炸.药是出自舒伯克或者对方手下任意一人手中。

        如果有这样的才能,舒伯克早就名声在外了。

        更加直接的是,如果制作者是舒伯克或者对方手下任意一人的话,秦然得到的技能书也不会是了,而应该是类似制造炸药什么的生活技能。

        不过,这并不是让人最为担忧的事情。

        权贵暗中勾结一些恶棍做事,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

        罕见的是:舒伯克的胆大妄为!

        再强大的地.下.势.力,也不会明刀明枪的与警察交手。

        但舒伯克却这样做了!

        而且,做的很彻底!

        今天如果不是秦然插手,事情将会变得无法预计,军队的出现将成为必然。

        恰好的,舒伯克背后的支持者就是来自军队。

        如果说其中没有什么猫腻的话,秦然是第一个不相信的。

        秦然向椅子内靠了靠,以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看向了警长约翰。

        “你准备怎么做?”

        他问道。

  http://www.biquge.lu/book/8379/41191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