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九章 无赖

第五十九章 无赖

        

  卷二  第五十九章  无赖



        下一章

        草原王者的这一击,不仅快速绝伦、无声无息,且锋锐无匹!

        被【暗之冥石】镶嵌过的【卓越之铠】的防御力已经达到了极强的程度,可就算拥有这样防御力的【卓越之铠】也只是略微阻挡了一下,就被穿透了。

        可正因为这略微的阻挡,才让秦然没有直接被捏碎了心脏。

        而是偏移了一些。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侥幸没死的秦然,轻笑出声。

        似乎在庆幸着自己的逃生。

        “你高兴的太早了吧?”

        草原王者阴沉沉的说道。

        虽然秦然躲开了致命的一击,但现在的秦然对于他来说,也只不过是稍微费点劲就能够解决的。

        可一想到明明随意可以碾死的虫子,却让他耗费了一份本源之力,即将得胜的草原王者的脸上非但没有丝毫的欣喜,反而是越发的阴沉了。

        “你的心脏内也有着本源之力,虽然很稀少、隐晦,但是我早已经准备了一份大礼给它们……虽然现在不需要了,可我不会让准备白费我不但要让你眼睁睁的看着我将你剖膛开腹,还有让你承受最大的痛苦而无法死去!”

        “不这样做的话,怎么能够一消我的心头之恨!”

        草原王者满是暴虐的说着,穿透秦然胸膛的那只手掌开始用力,似乎要将秦然撕裂一般。

        嗡!

        颤鸣声突然出现,一圈圈如刀锋、似剑刃的白色光芒从秦然心脏中漫延而出,化为了一个绕过秦然头顶、脚底的浑圆,以一种无法言明的规律围绕着秦然转动着。

        然后……

        爆裂!

        嗤嗤嗤!

        草原王者的身躯之上,突然出现了一大片的血痕,呼吸间完好无损的草原王者就变得全身血淋淋的。

        而被穿.胸.的秦然却突然从气若游丝变得面色红润起来。

        如果不是草原王者的那只手臂存在,秦然的模样就好似是完好无损。

        【圣者之刺】!

        秦然在感知到致命危险的时候,就毫不犹豫的开启了【圣者之刺】。

        “该死的虫子,还在装神弄鬼!”

        一只手臂穿过秦然的胸膛后,草原王者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秦然心脏中的异动。

        就好似他能够察觉到秦然融合之心内的恶魔之力、欲.望之兽,此刻【圣者之刺】的力量,他也察觉到了。

        不过,草原王者并不理解这份力量。

        或者说是,他很轻视这份力量。

        相较于有着本源气息的恶魔之力、欲.望之兽来说,不解的【圣者之刺】力量在草原王者看来是不值一提的。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反击着。

        他不相信,被穿.胸.而过的秦然还能够支持多久。

        弥漫周围的猩红,被草原王者一张嘴,似鲸吸水的吞入了嘴中。

        接着,草原王者穿透秦然的那只手掌陡然发生了变化。

        粗重的毫毛开始在手背上凸显,手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指节弯曲,指甲成为了锐利的爪子,嵌在秦然胸膛内的手臂更是粗了一倍不止,但真正令人吃惊的是草原王者整个人的变化。

        那激增到三米高度的身躯上,覆盖着白色的、坚韧的长毛。

        人类的嘴鼻向前凸出一截,獠牙利齿露出在外,耳朵更是变长后直竖而起。

        狼!

        一头直立行走的狼人!

        三米高的狼人化草原王者很轻松的就将秦然带离了地面,就像是捏着一个破布娃娃,但秦然却是被‘穿’带而起!

        事实上,在草原王者的手腕变得粗大时,秦然胸前背后刚有愈合模样的血肉第一时间就被撕裂了。

        肋骨、脊椎折断的响声更是不绝于耳。

        内脏被挤压的秦然在一阵咳嗽中,喷出一口鲜血后,再次变得气若游丝,命不久矣的模样。

        草原王者讥讽的冷笑一声。

        可下一刻,草原王者瞳孔急缩。

        那,圆形的如刀似剑般的白色光芒又一次出现了。

        又一次的围绕着秦然旋转。

        又一次的崩散开来。

        又一次的为他带来了伤害。

        又一次的把秦然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这是什么力量?!”

        “似乎还要超过我的本源之力!”

        完全变成一副狼人模样的草原王者低头看着身上出现的伤口,心底无比的惊骇。

        对于自信本源之力就是最强的草原王者来说,眼前的一幕完全的击溃了他一直以来‘本源之力越强自身就会越强,不会被其他力量所伤’的观念。

        未知带来恐惧!

        草原王者下意识的就要抽出狼人化后的手臂。

        可……

        手臂却被秦然的双手牢牢的抓住。

        就好似两只铁钳。

        “来,继续!”

        嘴角还残留着鲜血的秦然说道。

        听着饱含嘲讽的话语,看着被穿透在自己手臂上秦然的背影,草原王者怒吼一声,开始用力的挥舞手臂,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然后,草原王者用穿透秦然的手臂猛砸地面。

        秦然的身躯一次又一次的和地面出现了撞击,但没有任何的作用。

        那令草原王者不解的如刀似剑的白色光芒再次的出现,治疗着秦然,伤害着他,每一次都是这样,似乎永无止境。

        草原王者感受着因为受伤,而一次又一次消耗的本源之力,冷汗不自觉的溢出。

        他的本源之力不是取之不尽的。

        是有着极限的!

        当从先祖那里聚集而来的本源之力消耗光后,他和现任的希林伯爵没有什么区别。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会更加的弱小。

        草原王者抬起了自己的狼人化的右手。

        他看着挂在自己左边上的秦然,有着一些犹豫。

        【圣者之刺】的效果,令他犹豫。

        他无法确定将秦然杀死后,【圣者之刺】会爆发出什么程度的反击。

        如果也是死亡的话……

        略微的犹豫,【圣者之刺】的效果在秦然身上再次的出现,感受着又一次被削弱的本源之力。

        草原王者不在犹豫了。

        没有了本源之力,他依旧是死。

        还不如一搏。

        能够挖了先祖陵墓,用秘术炼制先祖尸骨成全自己的草原王者,并不是优柔寡断的人。

        或许他很自大,可一旦有了决定,那就是立刻执行。

        呜!

        右爪带着风声掠过了被左爪穿透的秦然。

        噗!

        鲜血喷散间,秦然的身躯脱离了左爪,两截身躯跌落地面。

        超人的体质,令秦然没有第一时间死去。

        因此,草原王者看到了令他绝望一幕!

        那如刀似剑的白色光芒再一次的出现了,再一次的治疗着秦然,又一次的伤害着他。

        “我不相信你是不死的!”

        草原王者大吼着,更多的本源之力在他的双爪间聚集,数件被伪装的金饰在这样的抽取下直接粉碎。

        但也为草原王者的这一击,灌注了绝对的力量。

        那是超远凡人的力量。

        璀璨的光芒在草原王者的双爪间闪烁。

        轰!

        一次挥动,就宛如是坠落的流星砸在了大地上。

        一个直径超五十米,深达十几米的大坑出现了。

        坑底中心躺着的是面无全非的秦然。

        没有了丝毫气息。

        更没有了那令草原王者心悸的白色光芒。

        “死了!死了!”

        “你终于……”

        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草原王者发生大吼着,发泄着因为未知而带来的恐惧,可他的声音却戛然而止。

        面无全非,本该死去的秦然的尸体,竟然动了!(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lu/book/8379/95794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