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步剑庭 > 卷九 第二十八章 身陨幽冥(二)

卷九 第二十八章 身陨幽冥(二)

        “哼,这会倒显摆起聪明了,可知你若再多蠢一点,此时便是真是坠身黄泉了!”伴随一声冷嘲,公子翎踏足而上,一身锦袍张扬,使得昏暗水库瞬显明亮。

        应飞扬自觉理亏,讪讪一笑不敢回嘴,连中公子翎的“孔雀明王咒”和“孔雀幽冥印”两大绝学,他本没生还的可能,可如今非但没死,甚至连明显的伤势也没留下,唯一可能就是公子翎不想杀他。

        运气周天后,发现“明王咒”和“幽冥印”两股劲力在他体内相互纠缠,达到了某种平衡。应飞扬知晓公子翎两大绝学同出一脉,只是一正一逆,若正逆同使,相辅相成下可使威力倍增。而今日却才知,若公子翎对劲力稍作拿捏调整,亦可使两股劲力相互平衡抵消,看上去虽结结实实的打在身上,却并不会造成实质的伤害。

        那他会坠落在这水窟之中也定非偶然,应是公子翎知晓此窟洞的存在,有意把他打落至此处。

        知晓这些后,再回想公子翎先前话语,“九幽黄泉下,等你做了唱坟夜鬼,再来听你说。”

        这句话便是让他呆在这水窟内,等入了夜,公子翎自会到来。

        如今孔雀公子依约而来,便见公子翎袖袍一挥,将一块青石上的水渍苔藓尽数抹除,振衣坐于石上,斜觑应飞扬道:“现在可以说了,你究竟查到了什么?”

        “看来真是我误解孔雀公子了……”听公子翎问出此句,应飞扬才真的安下心来,随后开口发问道:“公子已经知晓铁山身死之事的详细经过了?”

        “自然知晓.”公子翎在“击杀”应飞扬后,自然会向山庄女妖们问清事情经过,此时不由冷笑一声,“看那铁山老实忠厚,竟能察觉谷玄牝那臭蛤蟆施蛊的痕迹,原来也是藏了故事的,呵,本公子倒是走了眼!”

        铁山的背景确实值得深思,但应飞扬先按下此事,继续道:“铁山之死,留下的线索指向《博观虫鉴》,引得我和赵令主等一路循迹搜寻。可现在想来,若凶手真要有心销毁线索,又何必非要在屋内焚烧书籍正本,留下痕迹供人追寻?而在书阁内的副本,又为何不一并销毁,而只撕去了其中两页?”

        “所以,你是被牵着鼻子走了!”公子翎给出答案。

        “没错!说来惭愧,自一开始,便是凶手引导我找寻,毁去正本,又撕去副本的两页,不是为了销毁证据,而是限制我所能得到的讯息,让我只能得知凶手想让我知晓的信息,而对其他信息的无从查证。”

        公子翎挑挑眉,问道:“哦,这么说你将书毁去,便是与此有关?”

        应飞扬却又犹豫了,便见他想了想后,话题忽转道:“我师姐谢灵烟算是公子后辈,公子对她一直照拂有加,恕我斗胆一问,若有阴谋者挟持了山庄女妖和我师姐,让公子在她们和我师姐中做出选出一方活命,公子要作何选择?”

        公子翎眉头一皱,不耐道:“有话直说,莫要拐弯抹角!”

        应飞扬却执拗道:“请公子先回答我的问题!”

        “哈!”公子翎冷傲一笑,道:“在本公子眼中,这根本算不得问题,无能者才要取舍,本公子不需选择,你师姐本公子会要救,山庄女妖亦要保,更要揪出阴谋者挫骨扬灰,让他知晓挑衅本公子的代价!”

        “听公子此言,我才敢继续说下去。”应飞扬长舒出口气,又重回原来的话题:“寄身蛊母蛊的存在,公子想必也已从赵令主和楚颂那知情了,《博观虫鉴》中记载身中母蛊者臂弯血管会呈现鲜红色,凭此特征可以很容易找到母蛊的宿主,但如何拔除母蛊,相关的记载却被撕了去。找得到宿主,却找不到破解方法,那便只剩下一个不是方法的方法!”

        “拐弯抹角,原来是这个原因!”公子翎轻嗤一声,明白那个方法是什么,蛊虫之属乃寄身人体存活,只要宿主死了,蛊虫也难存活。

        “生平记忆,弥足珍贵,当记忆全数不存时,等同生命也被抹杀……所以,若让山庄众女知晓母蛊寄居人体时会在臂弯上留下明显特征,发现母蛊就在我师姐身上,并一天天的夺取她们记忆,这便等同陷谢师姐入险境。当时我别无他法,为防书被其他妖看到,我只得先将书毁去,再做打算。”

        公子翎双眉一蹙,道:“但若是谷玄牝操纵这一切,那臭蛤蟆既然想以寄身母蛊影响锦屏山庄众妖记忆,自然应该暗中行事,又为何要故意留下线索,让我们察觉自身已身染蛊毒?”

        应飞扬推测道:“这我也不甚清楚,或许是冲着我来的。不知为何,我的记忆并未流失,那么拥有完整记忆的我对阴谋者来说便是祸患,靠着我的记忆,锦屏山庄便有可能扭转劣势。所以与其等我自己查出山庄异状是因为蛊毒所致,不如阴谋者自己放出线索,引我上套,只要除去了我,山庄其他妖的记忆继续流失,就算此时暴露了谷玄牝的存在,过上一两日她们便会重新忘却。所以,逼我做出毁书之举,让山庄上下对我失去信任,全面逼杀,应该也在算计之中!”

        “而你,也确实怀疑了本公子,先前你怎么说来着,‘想不到堂堂孔雀公子竟会自甘堕落,向谷玄牝寻求合作’,来,再说一次与本公子听听!”公子翎眸中闪过一丝恼怒,不怀好意盯着应飞扬。

        应飞扬心中打怵,他因偷听到铁山说公子翎与谷玄牝已有合作,次日铁山便被杀,再加上亡妻复活一直便是公子翎的宿愿,诸多因素叠加,让他产生先入为主的看法,直到发现自己身中公子翎两掌未死,知晓公子翎刻意留情,才打消了这桩误会。此时看公子翎面色不善,忙服软道:“先前是我情急失察,口不择言,不过公子正当用人之际,现在也只我能保有完整记忆,公子就给我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吧。”

        “哼,什么用人之际?你以为你能保有记忆是谁的功劳?仅有的一枚百花凝露被你服了去,亏本公子寄望你能查到些什么,没想到你查了查去,竟查到了本公子头上!”公子翎好像越说越气。

        应飞扬却是一愣,道:“百花凝露,我什么时候服用了?”

        他曾从姬瑶月那听过百花凝露这东西,这是天香谷流传的一项异术,要数十个木系妖灵同时施术,在月圆之时借助月华之气,众妖灵倾注修为凝聚百花精华,荟萃成最精纯的一滴先天原浆,原浆凝固后便是百花凝露,百花凝露至纯至清,乃是秽毒蛊虫的克星,虽不敢说是辟易万毒,但在效力未散前,却是可抵御大多数蛊毒。

        “你不知道?”公子翎亦微露诧异,“数日前我假意将秦风驱逐出庄,实则是遣她去叠翠谷,找搬迁到那的天香花妖凝聚一枚百花凝露,结果她回来慢了,已将此事忘得精光,倒是你还能保有记忆,难道不是她在最后关头,将百花凝露给了你服用?”

        公子翎这么一说,应飞扬立时想起,他初入山庄的那晚,秦风突然破门而入,还不由分说的强吻了他,那时他被这飞来艳遇震得头脑一片空白,此时再回想,那时好像真有什么甘甜津液流入口中应就是百花凝露。

        “怎么?想起来了?”公子翎看他一副恍然大悟模样,问道。

        “对对对!我想起来了,确有此事!”应飞扬忙道。

        “连服没服过都不清楚,你这忘性之大,真是令身中蛊毒者也自愧不如!”公子翎又嘲了一句。

        应飞扬哪敢跟他说明原委,忙岔开话题,顺便问出心中疑问,“早在我来到山庄之前,公子便已遣秦风姐寻求百花凝露,如此说来,公子早就发现端倪了,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http://www.biquge.lu/book/868/187526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