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佣兵的战争 > 第一章 有准备的幸存者

第一章 有准备的幸存者

        身体不断的被抛起然后被安全带拉回到座椅上,从机窗向外看去,只能看到一刻不停的闪电,所能听到的,只有豪雨拍打飞机机身的声音和雷鸣,而且乘坐的飞机是至少有二十年历史的破烂玩意儿,这些让高扬第一次为自己来非洲的决定感到了后悔。

        破烂的飞机,赶上了要命的天气,高扬觉得自己二十三岁的人生可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出奇的是,高扬竟然没有怎么慌乱,而只是想搞清楚现在是在那里,或者说是在哪个地方的上空,他现在觉得就算是死,也得知道是死在了什么地方才对。

        高扬扭过头来,想问问坐在他身边的导游是否知道他们现在是在哪儿,可高扬马上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他身边的导游正在拼命的在胸前划着十字,声嘶力竭的祷告着,所以高扬觉得还是不要打扰人家的好。

        只能坐二十人的机舱里此时早已乱成了一片,所有人陷入了疯狂,两个开始时还在劝慰大家的狩猎公司工作人员,此时哭的比谁都大声。

        此时高扬是整个机舱里最冷静的一个了,但高扬的冷静没有持续多久,恐惧,绝望,悔恨,种种情绪一起袭来,尤其是想到他的父母之后,高扬终于不由自主的也开始放声痛哭。

        高扬现在最怕的,不是即将到来的死亡,而是他死以后,父母要怎样才能承受失去他的痛苦。

        在死亡临近的时候,时间好像过得特别慢,久的足以让人回味自己的一生,此刻高扬亲身验证了这个说法,他二十三年来所经历的一幕幕,此时如同放电影一样在他脑中闪过。

        当高扬在悔恨中回忆自己的一生时,飞机的高度也越来越低,终于在一次巨震之后,飞机一头栽了下去。

        当机舱内的灯光猛然全灭时,高扬努力把自己蜷缩成了一团,双手抱在脑后。

        在一声可怕的巨响之后,高扬猛然撞在了前排的座椅上,撞击让他头晕目眩,双肩和小腹被安全带拉扯的似乎断开了一般,差点让高扬背过气去。

        高扬是闭着眼的,但剧痛之后,紧接着将他淹没的凉意,却让高扬马上意识到他现在是在水里。

        出于本能,高扬立刻屏住呼吸,又稍过了片刻之后,高扬才意识到他还没死,飞机,坠落到了水中,他现在该做的是马上离开飞机,到水面上去。

        高远睁开了眼睛,虽然还是很黑,但借助闪电的亮光,还是让高扬得以隐约看到水面下的状况。

        飞机已经断成了两节,而裂口就在高扬的头上。

        高扬的第一反应是解开安全带,可高扬却怎么也摸不到安全带的卡扣,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高扬快要憋不住气的时候,他突然想了起来身边的导游的腰间,是挂有一把猎刀的。

        高扬伸出左手,先摸到了导游的胳膊,然后顺着往下摸索了几下后,终于摸到了刀柄。

        把刀抽了出来,将束缚自己的安全带割断,高扬强忍着立刻上浮的冲动,伸手摸索着身边导游,想割断他身上的安全带,可是高扬第一下就摸到了导游那只剩半个的脑袋之后,高扬立刻放弃了救人的打算,伸手从座位下面扯出了救生衣,伸脚一蹬,浮到了水面之上。

        浮到水面上,长长的喘了口气之后,高扬立刻穿上了救生衣,一拉救生衣上的绳子,感受到救生衣在快速充气之后,高扬才松了一口大气。

        谁也没有想到,陆地上空飞行的飞机,最后会坠落在了水里,以致于整个飞机上没有一个人给自己套上救生衣。

        高扬很庆幸,他在最后关头也没忘了把救生衣拽上,庆幸救生衣还是完好无损的,但接下来该怎么做,高扬却有些迷茫了。

        水面上此刻还是狂风暴雨,虽然是白天却暗如黑夜,再加上水面上暴雨激起的水花,根本看不到那里才是岸边,以至于高扬想选个地上上岸也不知该游往哪里。

        高扬有些慌神,随便向着一个方向就开始奋力游去,但他很快就发现,他在每次踢腿的时候,右腿的膝盖都会钻心的疼,而且,就算有救生衣提供浮力,他也没有力气游动了。

        无奈之下,高扬不再试图游到岸边,打算先浮在水面上休息一下,直到这个时候,高扬才发现他正被湍急的水流推动着。

        水在流动,就说明是在河里而不是湖里,这让高扬轻松了不少,他觉得只要休息一下,然后顺着水流向下漂的同时斜着游向岸边,稍微用点力气,应该就能上岸了。

        新发现让高扬微微松了口气,然后他发现自己的手中,还紧紧握着一把刀,高扬深知一把刀在野外的重要性,自然不肯把刀给丢掉,可是一手握刀的话,又影响他游向岸边,稍为犹豫了一下之后,高扬冒着被锋利的刀刃划破的风险,将刀插进了腰带里,然后又把腰带使劲紧了紧。

        接下来,高扬所能做的就是休息一下然后试着靠岸了,可是高扬并没有休息多长时间,就听到了一阵不祥的隆隆声。

        高翔努力伸直了脖子看了一眼,然后他惊恐的发现前方不远的地方,出现了一大片的水雾。

        有水雾,说明前方不是瀑布就是险滩,而这些地方对于现在的高扬来说是致命的。

        恨恨的骂了一声后,高扬拼了命的划水,想赶在危险到来之前上岸,可是他现在的力量,实在是无法对抗越来越湍急的河水。

        终于,高扬被冲下了一个瀑布下面,好在这个瀑布并不是很高,高扬只是被拍到水里呛了几口水而已,可是当高扬晕头晕脑的从水里再次浮出之后,发现他能看到河的两岸了。

        可惜的是,现在能看到河岸,对高扬来说并不是个好消息,因为这意味着河道猛然收窄,水流更加的湍急了,而收窄的河道中到处都是礁石,湍急的河水拍打在礁石上,让整个河道里充满了致命的障碍。

        高扬这时候完全不顾右膝的疼痛了,手脚并用,拼命的想避开礁石,在艰难的躲开了几次之后,他的好运终于结束了,高扬重重的撞在了一块大礁石上,然后眼前一黑,彻底的晕了过去。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终于睁开了眼睛之后,浑身的剧痛,极度的虚弱所带来的无力感,让高扬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当高扬的意识稍微清醒了一些之后,他发现自己离河岸只有不到四五米的距离,而且河岸很平缓,很容易就能上岸,但最关键的是高扬脚下,已经触到了河底柔软的泥浆。

        求生的,让高扬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手脚并用,挣扎爬到了岸边,等他的上半身趴到了岸上之后,又休息了至少半个小时,才最终完全上了岸。

        当高扬完全上岸之后,已经累得如同一摊烂泥一样,关键是他现在不光累,还很饿,非常非常的饿。

        高扬知道,虽然从空难中侥幸活了下来,但危险还远未离去,这里是非洲,在非洲的荒野上如果被什么野兽吃了,是绝不会上新闻的,因为这种事儿太常见了。

        高扬观察了一下环境,发现他处在典型的稀树草原上,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点缀着一棵棵高大的树木,太阳离地平线已经很近,但高扬这时分不清楚方向,所以无法从太阳的位置分辨是早晨还是下午。

        简单的看了看之后,高扬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他发现自己的身体状况不是想象中那么糟糕,右膝虽然还是很疼,但骨头没有事,应该只是挫伤而已,除此之外,虽然身上到处都在隐隐作痛,但并没有什么硬伤。

        只要没有严重受伤,就好办多了,高扬长松了一口气之后,开始检查自己身上的东西,作为一个军迷,作为一个资深驴友,无论何时psk都不离身的习惯,此刻帮了他的大忙。

        所谓的psk是英文personalsurvivalkits的缩写,翻译过来,就是个人求生装备,作为一个军迷,作为贝爷荒野求生节目的忠实拥趸,高扬一年四季,腰上都挂着他的psk腰包,虽然平时没有少被人嘲笑是神经病,但此时,他的坚持得到了回报。

        高扬唯一遗憾的,就是为了便携,他的psk腰包有点太小了,但高扬临来非洲之前,所选的都是有针对性的东西,所以腰包里面的东西,无一不是他现在最急需的。

        两大块巧克力,打火棒,一个指南针,一个放大镜,十米长的伞绳,五个鱼钩和十米长的鱼线,一个求生口哨,四个套套,一个医疗包,这就是高扬psk里的所有东西。

        本来高扬的psk包里还有更多东西的,但因为要乘坐飞机,高扬只能把刀和打火机之类不让带上飞机的东西都给取了出来,不过还好,高扬在导游身上得到了一把刀,获得了在户外最重要的一样工具。

        作为高热量高能量的户外必备应急食品,两大块巧克力是高扬现在最需要的东西。

        小口小口的把巧克力吞下的时候,高扬感动的只想哭。

        高扬没舍得也不敢把巧克力都吃完,他只吃了一块巧克力,如果不是因为实在太饿了,高扬只会吃上几小块巧克力的,在没有获得其他的食物之前,这两大块巧克力可是救命的东西。

        吃完了东西,在等待着体力恢复的时候,为了分散一下注意力,平复一下过于紧张和激动的心情,高扬拿出了他从导游身上得到的刀端详起来。

        刀的做工非常精致,一看就知道是手工货,刀的长度大约三十二厘米,厚度大约是五毫米,水滴头的刀尖,刀身是大平磨的,黄铜的护手,刀柄应该是沙漠铁木瘤做的,颜色和木纹都非常好看,而整把刀的精华就是刀身上的一道曲线堪称完美的烧刃线,给整把刀增色不少,也是因为这道烧刃线,高扬得以知道这把刀是手工打造的碳钢刀,因为绝大部分不锈钢无法覆土烧出美妙的烧刃线,而流水线上的量产货,更不可能去做烧刃了。

        高扬试了试,刀的刃口很锋利,可以轻松的剃毛,看的出来这把刀的主人对刀很爱惜,这让高扬唏嘘不已,这把刀的前主人是个南非白人,是高扬这次参加的狩猎团的导游或者说导猎,在飞机上,高扬还和他因为这把刀聊了几句,没想到最终这把刀最终却是落在了他的手里。

        念及整个飞机上只有自己活了下来,高扬有些难过,不过他也为自己的好运而庆幸,当所有人都因为机尾不舒服而抢座位时,高扬却选择了机尾这个相对最安全的位置,除了好运,这就是他能在空难中活下来的唯一原因。

        高扬摇了摇头,不再去想那些没用的东西,掏出指南针看了看方向,这时他才愕然发现,太阳所在的方向是西方,换言之,现在已经是下午,而他上飞机的时候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时候,所以他已经昏迷了整整一天一夜了。

        高扬不知道一天一夜的时间,能在河里随波漂流多远,但他知道距离飞机失事的地点越远,他得到救援的机会也就越小,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天已经快要黑了。

        感谢动物世界,感谢人与自然,因为这些节目,让高扬知道非洲草原上的夜晚有多恐怖,高扬再也不敢耽误,他挣扎着爬起来,想要给自己寻找一个庇护所,至少,也得在天黑前生起一堆火来。

        河边有很多水流冲到岸上的枯树枝,收集起来很容易,高扬先找了一根足够长而结实的木棍充当拐杖,然后就开始尽可能多的搜集干柴,已准备他在非洲的原野上度过的第一个夜晚。

        在干活的时候,高扬没有忘记注意四周的动静,他需要警惕的东西太多了,现在是雨季,草原上的草长得高大而茂盛,如果不想被什么猛兽突然出现扑倒在地,就得时刻提高警觉。

        高扬决定在距离河岸稍远些的地方露营,以避开可能到河边喝水的猛兽,同时也防备河水暴涨,在雨季,就算当地没有下雨,可只要河流上游下了一场暴雨,那么下游水位暴涨几米都是很正常的。

        高扬的打算是先在附近找个地方休息一晚,等第二天天亮之后,再开始在附近寻找食物,虽然行动不便,但他有鱼线和鱼钩,钓到鱼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只要有食物,高扬就可以在这里坚持上几天,等待把膝伤养好的同时,还可以发出求救信号,没准儿就能得到救助,就算这几天一直没有人经过,他也可以等行动方便一些之后,做一个木筏沿河顺流而下,高扬坚信,河边绝对会有人居住的,只是距离他远近的问题。

        手中握有求生必备的几样物品,让高扬对于能活下去的信心大增,可是,老天好像铁了心要和他作对,就在高扬用伞绳拖着一捆木柴,向他选好的露营地点走去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声枪响。

  http://www.biquge.lu/book/986/5896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