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佣兵的战争 > 第七章 文明的痕迹

第七章 文明的痕迹

        猎物被抢去这种事情很常见,他们辛辛苦苦追踪到了猎物时,却发现失去行动能力的猎物,已经被狮子或鬣狗分食,每当这时候,他们也只能空手而归了。

        眼看着酋长已经到了羚羊的跟前了,但这时旁边的草丛里,突然跃出了一道身影,将大羚羊扑倒在地。

        高扬落在最后面,他看的很清楚,扑倒羚羊的是一头花豹,但这时酋长和花豹几乎是面对面,不管酋长是否有心,都形成了和花豹抢食的局面。

        高扬很快就明白通常会避开人类的花豹,为什么敢于和他们五个人对峙了,因为这头豹子已经很老,捕猎的能力下降了很多,现在已经饿得非常的瘦,失去了行动能力的大羚羊,对着头年老的花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饿极了的老花豹是不肯放弃这到嘴的食物的。

        距离太近了,情况非常危险,花豹张开了嘴,发出了低沉的咆哮声,酋长站在距离花豹只有不到两米的地方,张开双臂,慢慢的向后退,而其余包括高扬在内的人,也在慢慢的后退。

        跟一头饥饿的花豹抢食很危险,即使这头花豹又老又弱,尤其是在这种几乎面对面的距离时,四肢动物的爆发力,根本不是人能想象的,就算有五个人,也不能这时惹怒花豹,他们只能退到安全距离后,再一起上才有可能安全的把花豹吓跑。

        就在酋长慢慢后退时,花豹突然放开了爪下的羚羊,如同一道闪电,向着酋长扑了过去。

        酋长只是来的及收回张开的双臂,护住了他的脖子,就被花豹扑倒在地。

        体型硕大的花豹歪着脑袋,张嘴就冲着酋长的咽喉来了一口,一口叼住了酋长不肯松口,也幸亏酋长及时护住了脖子,才没有被花豹一口咬断喉咙。

        看到酋长被扑倒在地,高扬大吼了一声,紧握手中的猎刀就向前扑了过去,而在他前面的三人,也纷纷刺出了手中的长矛,花豹被刺中之后,松开了嘴里的酋长,又是向前一扑,在一个人的大腿上留下了深深的五道抓痕后,终于转身向后逃了。

        高扬惊怒不已,心头满是凉意,花豹以非洲最顶级的猎食者之一了,被花豹咬中了脖子的猎物,几乎没有活命的可能。

        酋长一手捂住脖子,鲜血不住的从指缝里漏出来,几个人都已经吓得呆了,只是站在那里叫喊,只有高扬还算冷静,他跑到酋长的身前,伸手掰开酋长捂着脖子的手,看了一眼酋长的伤势。

        酋长及时护住了咽喉,花豹没有咬穿他的喉咙,但花豹长长的犬齿,在酋长的脖子右后侧留下了两个深深的血洞,正在向外冒着血,除此之外,花豹还在酋长的右臂上留下了一排深深的牙印。

        高扬倒吸了一口冷气,伸手捂住酋长的脖子上的伤口,一时间脑子里乱成了一团,他使劲的在想怎么能救回酋长的一条命,但越想,心里却是越慌,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酋长都是死定了。

        不幸中的万幸,花豹没有咬穿酋长的喉咙,也没有咬破酋长的大动脉,只要能得到最起码的外科手术,酋长也能止住血,但现在,酋长只能慢慢的因为失血过多死去,就算运气好,血会自己止住,但接下来的伤口感染,还是会让酋长经历漫长的痛苦后死去。

        作为食肉动物,花豹的口腔里和爪子上,携带着太多的细菌和病毒,不管是被牙齿咬中,还是被猎豹的利爪抓破,不关伤口大小,只要没有抗生素,都是绝对致命的。

        三年的朝夕相处,高扬对酋长的感情非常深,刚才还好好的,转瞬之间,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酋长死去,高扬虽然极力咬紧了牙关,但眼泪还是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

        酋长也知道他的生命不会太长了,他推开高扬的手,自己慢慢站了起来,对着高扬摇了摇头,用嘶哑的声音道:“你们都不要哭了,我已经很老了,我们谁都会有这一天的,大巴力,如果你没有死的话,你就是酋长了,如果你也死了,那就让小巴力当酋长,好了,都不要哭了,我们把大羚羊处理好了,在这里吃点东西,然后把肉带回家。”

        “爸爸,你不会死的,你一定不会死的,哇。”

        说话的是年纪最小的库斯托,他只有大概十四五岁的年纪,对于生离死别,还不如他的哥哥们看的开,在说完之后,终于开始放声大哭起来,

        而听到酋长的话之后,高扬才想起来,大巴力,也就是酋长的大儿子,也被花豹抓伤了,这也意味着大巴力很有可能会伤口感染然后死去。

        高扬失魂落魄的道:“不对的,不应该是这样的,一定有办法,一定有办法救你们的,让我想想,你们别说话,让我好好想想。”

        酋长失血有些多,一脸的悲哀,摇摇晃晃的又坐了下去。

        “白孩子,没有办法了,花豹带来的死亡,谁也逃不了的。”

        高扬无法可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酋长死去,这让他极为烦躁,喘着粗气在原地转了几圈之后,高扬终于再也忍受不住,大吼了一声,向着花豹消失的方向狂奔而去。

        高扬知道追上了花豹也无济于事,可他还是想找到那头该死的花豹,杀了它,给酋长报仇,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稍微好过一点。

        高扬低头跟着花豹留下的痕迹低头疾奔,花豹被刺中了几下,伤口低落的血滴给他提供了非常清晰的路标。

        跑出了没有多久,也就是三五分钟之后,一直低头狂奔的高扬突然停下了脚步,他怔怔的看着草地上本不该出现,却突然冒出来的痕迹,大脑一片空白。

        草地上出现的痕迹,是车辙印,或者说是轮胎印,而且很明显不是一辆车留下的,是至少四五辆车的车队,这久违了的痕迹,让高扬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白孩子,停下,我们现在不能去,我们得照顾爸爸和大巴力。”

        身后的叫喊声和脚步声,让高扬从短暂的失神中清醒了过来,身上如同有电流经过,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之后,高扬猛然回头,对着紧跟他而来的小巴力和库斯托声嘶力竭的喊道:“回去,快回去。”

        吼完之后,高扬来不及对搞不清状况的小巴力和库斯托解释什么,转身以更快的速度跑回了酋长身边。

        “酋长,不要离开这里,你们在这里等我,你和大巴力有救了,我发现了…”

        当高扬兴奋的想告诉酋长他有救了之后,却不知怎么说他发现什么了,因为阿库里部落的语言里没有轮胎印这种词。

        “我发现了一个痕迹,能找到白人,像我一样的白人,他们那里有,唔,有奇怪的草药,他们能救你和大巴力,你们不要离开这里,等着我,我去找到那些白人。”

        这时小巴力和库斯托也才明白发生了什么,得知酋长和大巴力有救了,所有人当然只有兴奋。

        “库斯托,你留下帮助爸爸和大巴力,我和白孩子去找那些白人。”

        “不,你跑的没有我快,我的名字叫猎豹,我跟白孩子去,你留下来保护受伤的爸爸和大巴力,你比我壮。”

        “你们两个都闭嘴,我自己去,听着,如果你们听到了枪声,就赶快跑,知道什么是枪声吗?酋长,你听到过枪声的,对不对?如果听到了你们就离开这里,不要等我回来,如果没有听到枪声,就在这里等我,但你们要小心些,都明白了吗?”

        酋长摇了摇头,伸手抓住了激动的高扬,“不要去,你不知道那是些什么人,他们是很邪恶的,你会没命的。”

        高扬拨开了酋长的手,微笑着道:“如果我明天这个时候没有回来,你们就自己回去,放心吧酋长,你知道我和他们是一样的人,我不会有事的。”

        酋长有些意动,稍微犹豫了片刻之后,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我都忘了你也是奇怪的白人,好吧,你去吧,让库斯托和你一起去,你们一定要小心些。”

        这时库斯托兴冲冲的喊道:“白孩子,我跟你去,如果有什么事的话,我可以帮你的。”

        高扬想了想,觉得还是带库斯托一起去,这样万一有什么事的话,还能有个人报信,于是高扬再不犹豫,带着库斯托沿着轮胎印快跑了过去。

        从草地上的车辙印分辨出车的行驶方向很简单,而且高扬还可以看出来,车辙印留下的时间没有多久,如果运气够好的话,没准儿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车队。

        虽然忧心如焚,但高扬沿着车辙只是小跑,而不敢太过发力,他必须控制好节奏,以免坚持不下去,要知道他今天已经跑了几十公里,而且没有吃任何东西。

        库斯托的速度比高扬快了很多,以至于高扬不得不经常把库斯托喊回来,免得两个人的距离拉开的太远,在阿库里部落的语言里,巴力是狮子的意思,而库斯托的意思是猎豹,人如其名,库斯托虽然年纪最小,但他跑的确实是最快的。

        </a><a>手机用户请到阅读。</a>

  http://www.biquge.lu/book/986/5896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