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佣兵的战争 > 第五十七章 打了几个电话

第五十七章 打了几个电话

        格罗廖夫也没有多问,只是在沉默了很久之后,才低声道:“明白了,如果你能等,可以稍等几天,我应该有路子去华夏,还有,这事儿告诉兔子吗?”

        高扬没想让崔勃和格罗廖夫帮他,他不想把崔勃牵扯进来,而格罗廖夫的伤势十天半个月的也好不了,他只是想找个能搞到枪的路子,而格罗廖夫恰好提起过而已。

        “别告诉兔子,你也不用帮我,我自己能搞定的,好了,不多说了,我有事儿会联系你们的,没事儿的话就不用打电话了。”

        高扬挂掉了电话之后,紧接着就要给格罗廖夫给他的号码打电话,可是按下发射键之前,高扬却有些迟疑,他才刚刚到家,而他如果杀了人的话,就不可能再过安定的生活了,要么被抓起来,要么跑路,高扬必须得想想他的父母能否承受再次失去他的结果。

        高扬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按下了发射键,因为他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高扬已经被宣告死亡,他的户口和身份证什么的也都被注销了,而高扬回来的时候,报的是崔勃的名字,也就是说,他当时的无心之举,却让他不怕被追查,世上都没他这个人了,难道还怕被怀疑和通缉什么的吗?

        其实高扬只想给自己找个借口,他本就是个脑子一热什么事都敢做的性子,再加上经历了战争,也亲手杀过人之后,高扬的第一选择也是唯一的选择,就是干掉那些伤害他父母的混蛋,除此之外,不管怎么做高扬都出不了这口气。

        高扬摁下了发射键,然后在心里祈祷电话能打通,可能是那些上门逼债的家伙们确实该死,电话不仅如高扬所愿拨通了,而且很快就有人接听。

        “喂,你好。”

        电话里说的是汉语,而且是纯正的东北口音,高扬觉得对面应该不是他要找的人,但犹豫了一下后,他决定还是问问。

        “你好,请问是莫洛托夫先生吗?”

        高扬说的名字是个假名,或者说是绰号,只有格罗廖夫他们那些当年的战友才知道的绰号,电话里沉默了片刻后,声音突然变得很激动,道:“我是莫洛托夫,你是谁?”

        高扬也很激动,他压低了声音道:“我是尤里·格罗廖夫斯基·伊万诺夫的朋友,他给了我这个电话,告诉我你或许可以帮我。”

        莫洛托夫惊呼道:“天啊,尤里没有死?你怎么认识他的?说给我听听。”

        高扬知道这是莫洛托夫对他的考验,当下道:“尤里现在叫格罗廖夫,他在非洲当佣兵,我们是在非洲认识的,你们两个当年在第一次格罗兹尼战斗中,乘坐的装甲车被人用莫洛托夫鸡尾酒烧毁了,当时你们一共六个人,只活下了你和尤里,然后你和尤里用莫洛托夫鸡尾酒把七栋房子连同里面的人一起烧成了灰,从此尤里叫你莫洛托夫,而你把尤里叫做鸡尾酒,第一次车臣战争结束后,你退出了现役,我说的对吗?”

        “非常正确,我相信你是尤里的朋友,说吧,你有什么事,只要能做到,我一定帮你。”

        高扬想了想道:“我需要一把手枪,还有至少三十发以上的子弹,最好有三个以上的弹匣,而且还要在三天内送到冀省来,你开个价吧。”

        莫托洛夫沉默了片刻后,低声道:“我在这里做了很多年的生意,但我从来不接触军火的,否则我也混不到现在,不过你既然开了口,我就一定会帮你搞到,但是搞到枪不难,难得是送到冀省。”

        “我明白,但我没办法找别的人帮忙了,所以请务必帮忙。”

        莫洛托夫沉默了很久之后,才沉声道:“看在尤里的份上,我会帮你搞定的,只是这价钱不低,五万块,是人民币不是卢布,路上的风险我来承担。”

        高扬觉得五万人民币不算贵,他立刻答应了莫洛托夫开的价格,想了想之后,高扬觉得既然莫洛托夫既然兼职这蛇头,那么不妨给自己留条后路。

        “没有问题,另外你可以帮我偷渡到俄国吗?我不一定会去,但我想做好准备,只有我一个人,最好能有合法的证件,当然是假证件,可以吗?哦,当然了,不管我走还是不走,我都会如数付款的。”

        “没有问题,只是穿越国境的话一万块,不过看在尤里的面子上,我可以免费帮你,如果你需要合法的留在俄国,十五万块,我会给你一个护照,还有合法的签证,但是这个我没办法给你免费,因为我需要打通很多关节。”

        十五万不是个小数目,高扬稍稍犹豫了一下,但为了没有后患,高扬决定宁可多花些钱,也要图个安心。

        “好的,二十万,我会如数给你,东西送到的时候,打这个电话。”

        三言两语敲定了在哪里见面接枪后,高扬挂了电话,事情很顺利,顺利的超乎了他的想象,但是挂完电话后,高扬却是头疼该怎么跟他爸妈交代了。

        高扬漫步在已经有些陌生的街头走了很久,苦思怎么才能让他的父母不会被牵扯到他即将要犯下的案子里,还要想怎么才能把今天动手的五个人和他们的幕后黑手赵老板给一网打尽。

        正在高扬胡思乱想的时候,他接到了摩根打来的电话,告诉他钱已经汇到了指定的账户上,和摩根随便聊了几句后,高扬找了一家银行,在柜员机上查了查他父亲银行卡里的钱,发现卡上已经有了正好一百万的存款。

        摩根还欠高扬九万四千美元,按汇率大概也就是六十万左右,但摩根却给他打来了一百万。

        高扬救了摩根两次,但摩根也帮了高扬的大忙,这人情还来还去的也不好算了,对于摩根多给了几万美金的事,高扬也不想再多说什么,反正他现在确实需要用钱,记住这个人情也就是了。

        钱已经到帐了,高扬也有了些底气,看着天色已经不早,高扬又赶回了医院。

        高扬的父母本来的打算是在医院里观察半天就回家的,反正只是静养的话,也没必要在医院里,但高扬现在却有别的想法。

        高扬进入病房后,他的父母明显松了口气,三年多的思念,只是团聚了小半天,还远远不能抚平他们的思念之情,而且他们在担心高扬,看到高扬平平安安的回来了,才终于松了口气。

        “爸,妈,我已经往医院交钱了,咱们今天就不回家了,这脑震荡跟别的病不一样,我觉得还是住院好好观察一下的好,我换了个单人病房,一会儿咱们就搬过去。”

        高扬的母亲皱眉道:“哎呀,我这都没事儿了还住什么院啊,这一天得花多少钱才行,还是单人病房,快退了去。”

        高扬笑了笑,道:“妈,我交了五天的钱,这钱都交了,那还能退回去啊,还有啊妈,你不用担心钱的事儿,我的款子汇到了,一百万呢,就在卡上存着,你要不信让我爸看看去,喏,我先取了五万,往医院交了一万押金,剩下四万让我爸先拿着。”

        高扬从腰包里掏出了一大叠子钱后,塞到了他爸爸的手里,道:“你们看,没骗你们吧,爸,我带回来的那些美金呢,你放哪儿了,回头给我有点用,至于这些钱呢,你就随便花,后边我还有钱到账呢。”

        高扬的父亲当然不会跟自己的儿子客气,他把钱收起来后,从一个公文包里拿出了几摞绿色的钞票,道:“给你自己收着,在家的时候幸亏放起来了,要不被抢了可就麻烦了。”

        高扬把美金收进腰包后,笑道:“爸,咱们中午饭也没吃好,这样吧,您去找个好饭店,要几个菜带回来,咱们就在医院里吃得了,反正是单人病房,也不碍什么事儿。”

        当天晚饭高扬一家三口就在医院吃了,虽然菜很多也很好,而高扬的父母这三年来也没吃过一顿大餐,但晚饭的气氛和中午比起来的时候,还是有天壤之别。

        看着愁眉不展的父母,高扬道:“你们还在担心中午的事儿吗?放心吧,我还有笔钱呢,咱把钱给他们就是了,一百二十万不是什么太大的数目,我能找到的,大不了再挣就是了。”

        高扬的父亲摇了摇头,长叹了口气,道:“要不是你刚回来,我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得逞,嗨,都怨我,那天急着走,赵信文那王八蛋说没拿着欠条,回头再把欠条给我,我当时也是懵了,竟然就把钱给了那王八蛋,唉,拼了半辈子,竟然挨坑了,没有证人,欠条又在人手里,就算打官司利息不用掏,这五十万也赔定了。”

        自从高扬坐的飞机失事后,高武这几年就没过过一天舒心的日子,生意都抛下了,一颗心都放在找回高扬上边来,否则的话,也不会这么轻易的被坑。

        高扬只是劝解父亲不要自怨自艾,却没打听那赵信文到底是什么来路,在高扬的心里,赵信文已经是个死人了,管他是什么来路呢。

        接下来的两天里,高扬一直和他父亲住在医院,轮流照顾着他母亲,而高扬的母亲也确实没什么大碍,一直强烈要求出院,但高扬以住在医院里不怕让追债的人找麻烦为由,还是劝着他母亲留在了医院里,而这两天里,高扬的父母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

        直到第三天的早上,高扬接了一个电话,终于打破了高扬享受的宁静,而电话里的人第一句话就是:“喂,货到了,你来接货吧。”

  http://www.biquge.lu/book/986/5897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