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兵王传奇 > 第289章 人家白给你捶背了?

第289章 人家白给你捶背了?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呵呵!”辰南笑了,却是没有再继续,从墙边的桌子上拿过麦克风递给了她,“玉姐,你不是麦霸吗?来唱只歌吧。    ”

        “唱就唱呗!”不愧是麦霸,刚才尚羞涩无边的李凌玉顿时换了另一种精气神,咯咯笑道:“那我唱什么歌好?”

        “我记得上次在kTV你唱的什么……是你把我的爱拿走了?对不?”

        “傻样!”李凌玉娇笑着捶了他一把,“那歌叫开始懂了,什么叫把我的爱拿走了?我还把你拿走了呢。”

        “哈哈,对,是开始懂了!”辰南窘着老脸笑了,“那你就唱这歌吧。”

        “那你喜欢听么?”李凌玉娇笑道,喜欢唱歌,尤其是唱歌唱的好的人自然喜欢炫耀,见辰南让自己唱歌,李凌玉还是有些小骄傲的。

        “当然,玉姐的歌声很美!”辰南笑道,李凌玉的歌声柔美甜脆,确实很动听,如今两人独处一室,关系更近一步,他自然想回味一下。

        “那我就唱了。”李凌玉细腻如脂的脸蛋上涂上了一抹红晕,还有些不好意思。

        “唱吧!”辰南道,靠在沙上伸开了臂膀,李凌玉调好音乐,回来坐在了他身边,自然地倚靠在他的臂弯里,望着屏幕很快进入了状态。

        音乐回荡,李凌玉柔美的歌声也是悠扬的飘荡起来:

        我竟然没有调头,最残忍那一刻静静看你走。

        一点都不像我原来人会变得温柔是透澈的懂了。

        爱情是流动的,不由人的。

        ……

        相信你只是怕伤害我,不是骗我。

        很爱过谁会舍得,把我的梦摇醒了。

        有昨天还是好的,但明天是自己的开始懂了。

        李凌玉的歌声的确动听,温润婉约,就像唱到了人的心尖骨髓上,不愧是重名谐音,颇有些真李玲玉的味道。

        “我唱的怎么样?”一曲完毕,李凌玉很自然地靠到了辰南身上,望着他期待的笑道。

        “不错,不愧是李凌玉,歌声甜脆动人,最起码把我迷住了!”辰南笑着端起一只晶莹剔透的高脚杯递给李凌玉,“来玉姐,我们喝一杯。”

        “嗯!”李凌玉轻应了一声,狭小的环境下,不唱歌她又恢复了婉约羞涩的迷人之态,只是表情却被男人夸赞的有些小得意,

        辰南一口将酒饮下,李凌玉也仰起雪白的秀项喝了一半,顿时脸蛋上飞起了红霞,也将这位高级oL衬托的更加娇艳迷人了。

        “你也唱一!”李凌玉笑道,“喜欢唱什么歌,我给你点!”

        不管他同不同意,李凌玉已经起身,腴臀款摆来到了点歌系统前,要给他点歌。

        “呵呵,那我就唱一个。”辰南笑,唱歌他还真不触头,作为一名西伯利亚出来的顶级杀手,就是在一些场合为了应酬,也是要唱歌的。就是哄哄一些贵妇,做做表面文章的事也会有,当然不可能不会唱歌。

        “那我就唱一情人,如何?”辰南笑着望向李凌玉。

        “嗯,行!”李凌玉应道,不知为什么,脸蛋却是一红,怎么感觉自己有这么方面的倾向呢?

        歌曲点好,画面出现,辰南的略带沙哑磁性的歌声却也随之响起:

        你是我的情人

        象玫瑰花一样的女人

        用你那火火的嘴唇

        让我在午夜里无尽的消魂

        你是我的爱人

        象百合花一样的清纯

        ……

        每一个动情的眼神

        都让我融化在你无边的温存

        来来来来来来……

        李凌玉看着壁挂电视的画面,静静地听着,竟然听的有些痴迷,一双明亮水润的美眸眨来眨去,不知在想什么。

        辰南唱着歌来到了李凌玉面前,大手轻轻地伸开,李凌玉犹豫了一下,却还是将娇躯靠入了他臂弯里,倚靠着男人,聆听着《情人》的歌曲,李凌玉皎洁的脸蛋上多了几分遐思,美眸中闪着异样的光彩。

        “来,喝一杯!”待辰南唱完,李凌玉给他倒了一杯红酒,素手轻抬端到了辰南面前,而后也给自己斟了一杯。

        “谢谢玉姐!”辰南笑道。

        “跟我还这么客气!”李凌玉眼波流转嗔了他一眼,轻轻咬了咬如玉的贝齿道。

        “呵呵,那就不客气!”辰南笑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李凌玉仰起雪白的秀项,娇艳的檀口轻张,也将一杯红酒全饮了下去,这一来,李凌玉原本就红晕嫣然的脸蛋上顿时飞起了朵朵红霞。

        高脚杯晶莹剔透,红酒飘香,琥珀般的红光映照在李凌玉细腻的脸蛋上,也将这位公关部的高级公关衬托的更急娇艳欲滴,风韵撩人。

        “相信你只是怕伤害我,不是骗我。很爱过谁会舍得,把我的梦摇醒了。有昨天还是好的,但明天是自己的开始懂了!”

        辰南回味着李凌玉柔美的歌声,抬头望着娇艳如画,正在绽放的oL,大手轻轻撩起了她耳边青丝。

        李凌玉粉颊红晕,咬着樱唇却是没有拒绝他。

        辰南拉过她白腻的小手,在她葱指上轻轻一吻,李凌玉慌乱地拢了拢耳边丝,粉颊红透,心如鹿撞,慌乱无比的将头低了下去。

        “玉姐,你今夜不回去可以么?”辰南大手撩起她额前的丝,任凭青丝自指尖滑落。

        “我……我……”李凌玉咬着娇艳的唇瓣,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心里却是有些幽怨,都这时候了还问人家回不回去,什么意思嘛?

        “说话呀!”辰南忽然凑近了她,顿时让李凌玉有些意乱情迷。

        “不……不回,可……可以!”李凌玉声音有些颤抖,声音似乎是从心尖上呢喃出来。

        辰南伸手抓住了李凌玉的小手。李凌玉虽然紧张,却是没有拒绝,眼看某人就要得手,可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却响了起来,辰南本不想接,可看了一下号码,居然是小姨子纳兰若妃打来的。

        辰南担心她有事,歉意地望着李凌玉道:“玉姐,你稍等一会,我接个电话。”

        李凌玉幽怨地嗔了他一眼,心说这种事是男人主动,你不做我能把你怎么样?

        辰南按下了接听键,纳兰若妃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姐夫,都几点了?你怎么还没回来?快回家,我找你有急事,快点的!”

        辰南苦笑,就要抱得美人归,这种关键时刻恐怕任何男人也不愿意离开,无比抑郁道:“我说若妃,你到底有什么事?姐夫我忙着呢。”

        ————“反正是急事,你再不回来就来不及了,快快快,人家可等着你呢!”说完纳兰若妃就挂掉了电话。

        辰南苦笑,有心上马征战享受美人,又怕纳兰若妃真的有大事。何况自己和李凌玉是第一次,总不能太过匆忙,太过急躁,那样也对不起柔情脉脉的小少妇不是?

        因此辰南微一思忖,伸手抚摸着李凌玉已经凌乱的髻笑道:“玉姐,实在抱歉,我有急事,走吧,咱们先回去吧!”

        听到他的话,情致已经被勾起来的李凌玉顿时感觉到无比的失落和空虚,贝齿轻轻咬着嘴唇,无比幽怨地嗔了他一眼,感觉到很是委屈,更有些无奈。

        上次在燕京的酒店,李凌玉就被这厮摆了一道,身子空虚的厉害,这次眼看就到关键时刻,本来以为能够尽情地奔赴巫山,共施云~雨了,却不巧他又有事,该谁也好受不了,也得生气。

        可是她虽然生气,毕竟是女人,还是有老公的女人,这种事自然不能去要求,幽怨的瞪了他一眼,整理好胸衣和衬衫,无比委屈的声音道:“那你抱我出去!”

        “嗯,必须的!”让人家小少妇空虚一遭,这个愿望必须满足,辰南将她抱起走出包厢,李凌玉只能伸出雪白柔荑,用力环住男人的脖子,尽情地享受这片刻的拥抱了。

        马经理还想送,被辰南拒绝,抱着李凌玉来到宝马车前,直接将她放到驾驶席上,辰南挠着脑瓜子不好意思地窘笑道:“玉姐,天色不早,你早些回去,今天实在抱歉了,下次,下次一定加倍补偿!”

        小少妇被他弄的仍然空虚难耐,虽然抱了一段路,却解决不了多大问题,贝齿用力咬着温润的唇瓣,片刻后幽怨地嗔了他一眼,哼声道:“谁用你补偿,下次你甭想!”

        说完,李凌玉动了汽车,尊贵的宝马一阵风般驶进了夜色霓虹中。

        “这小姨子尽捣乱!”关键时刻刹车,不仅李凌玉空虚,辰南也难受,可是他担心纳兰若妃有什么危险,身形展动,带起一道残影向汤臣一品赶了回去,因为夜已深,他的身法又极快,根本没人注意到他。

        ……

        进入院子,听见脚步声的纳兰若妃立即打开了房门,笑嘻嘻道:“姐夫,你可算回来了,人家等你半天了!”

        “若妃,找姐夫有事吗?”看她笑嘻嘻的样子根本不象有事,辰南意识到被小姨子把好事搅了,心中好不抑郁。

        “有啊,姐夫你进来,我跟你说!”纳兰若妃把着姐夫的手进入客厅,把他扶坐在沙上,纳兰诗语没在客厅里,这几天仓太市招标项目即将启动,想必纳兰诗语又在加班了。

        等辰南坐下,纳兰若妃立即给姐夫沏上茶端了过来,而后站在他身后,“砰砰砰!”一对粉拳敲在辰南身上,开始给姐夫捶背,边敲背边问道:“姐夫,舒服么?”

        “哎!”辰南叹口气,小姨子如此服务,那种感觉确实挺舒服,知道被小姨子摆了一道,可是见她如此乖巧,想火也不出来了,只得故作生气的样子,阴沉着脸道:“我说若妃啊,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你想做什么?”

        说着话,辰南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压压那股邪火。

        “嘻嘻,姐夫,非奸即盗的事我想做也做不来呀,盗倒勉强能为之,奸的事真不行,主要没那个功能!”

        “噗!”辰南刚把水喝进去,全喷了出来,不由回头看了眼小姨子,心说你是没那个功能,你要是有还真想做咋的?

        纳兰若妃意识到自己说的有点那啥了,脸蛋微红笑道:“姐夫,我给你说件喜事!”

        “嗯,有事说吧!”辰南阴沉着脸道,心说你能有啥好事,有好事你能找我么?

        “砰砰砰!”纳兰若妃先给辰南捶了一番,那软绵绵的小拳头爽的他险些没呻吟出来,见时机差不多了,纳兰若妃才笑嘻嘻道:“姐夫,那个啥,擂台赛,打高丽棒子的事我已经给你报完名了,明天你就可以上台了,怎么样?算喜……哎,姐夫,你别走呀!”

        没等他说完,辰南已经起身直接往楼上走去。

        “臭姐夫!”纳兰若妃骂着辰南在后面跟了上来。辰南进入房间刚要关门,纳兰若妃小蛮腰一挤就挤了进来。

        “若妃,比赛的事你不用跟我说,我对那玩意不感兴趣!”辰南坐到电脑前的椅子上说道。

        “姐夫!”纳兰若妃拧了拧小鼻子,“人家都给你报名了,并且在学校教职员工面前夸下海口,说你一定能赢,你若是不去小姨子很没面子的!”

        “没面子没面子呗,谁让你报名的,我不早就说过不参加么?”辰南做生气状,靠在椅子上仰头望天,不理小姨子。

        “哼!”纳兰若妃嘟起了嘴,“那人家白给你捶背了?人家可没给别人捶过背呢!”

        辰南面无表情的打开了苹果电脑,开始头地主,不理她。

        纳兰大祸水上前抱住了姐夫的胳膊,摇晃着开始撒娇,“臭姐夫,求求你了嘛,你就参加呗,不然人家很没面子的,再说你赢了也是为国争光,很有面子的事嘛!”

        “啪啪啪!”辰南随意的点着鼠标,任凭小姨子怎么在身上蹭,怎么撒娇也不说话。

        “臭姐夫,你要是不答应,我今天就在你这儿睡!”小姨子松开了手,做委屈状。

        辰南仍然没有说话,自顾把弄着鼠标玩电脑。

        “我今晚就在你这儿睡了!”说完,纳兰若妃果然起身,一头躺在辰南的床上,拿过他的枕头放在头下躺好,再也不起来了。

        “我擦!”辰南心说这算咋回事,让老婆看见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赶忙起身,却见小姨子平躺在床上,胸前一对峰峦高高耸起,娇躯呈一个“大”字平躺在床上,配上她娇美的容颜,看起来极为惹火,让本就邪火未退的辰南一阵悸动,这种大美女躺在自己床上,任何男人恐怕都会有一吻芳泽,俯身耕耘的冲动。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https://www.biquge.lu/book/15200/50215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