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 > 第1474章

第1474章

        “皇奶奶不必担忧,我们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

        “哀家只给你一年时间。”欧阳静搁下话,“你自己也会说了如今天下将乱,所以子嗣的事情就尤为重要了。一年,若是一年后。皇后的肚子还是没有动静,你们便什么都不必说了,就算你如何反对,立妃也是立定了……”

        欧阳静狠扫了一眼东方恋,见这个女人居然半点反应都没有。

        龙景狂想说什么,可是被东方恋阻止了。

        “是。皇奶奶。”

        东方恋迟迟才应。

        ……

        二人离开了永寿宫,龙景狂有点怪责东方恋为什么要应下一年之期。

        “恋儿,你如今的情况我们也是无法马上就生孩子的……那么,你为何不让朕跟皇奶奶好好说说,非得应下一年这个期限?”

        “一年可以生好多事情,以后再说吧。我们二人若是真的可以走到那时,还感情不变,自然有解决的办法。不过陛下,恋儿也与你说清楚了,这个受孕的事情有时候也十分无奈的,如果真的怀不了,你打算如何?”

        “还能如何?”

        龙景狂叹息一声,“虽然朕也很想拥有与你的孩子。那是我们的爱情结晶,可是,孩子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上天赐予的,如果朕命是注定与你没有孩子,那也是不能强求。”

        “子嗣问题呢?”

        “恋儿朕明白你的意思。其实当皇奶奶提到了子嗣的时候,朕也在想了。为什么非就得朕自己的孩子继位呢,你看,象是西凌那么多皇子最后却是一个个因为政争而死了。最后是为公主招了驸马才有新帝的。朕想,五皇叔六皇叔甚至是八皇叔……他们都是皇室的人,他们的孩子也是可以继承皇位的吧。只要在他们的孩子之中挑选优秀的继承皇位,不就行了?”

        “你真的这么想?”

        东方恋有些惊讶。

        “如果朕真的无子,就只能那样。反正朕不会因为孩子,而与你分开的。”

        龙景狂紧紧看着她的眼睛,“请你相信朕的为人与能力。若是连与自己爱的女子在一起都无法做到,如何修身治国战天下?”

        “……”

        东方恋沉默。其实她的想法没有那么乐观。

        “你为何沉着脸,给朕笑一个。”

        龙景狂捏捏她的小脸,“朕不喜欢你绷着一张脸。朕想你在朕身边,是想给你幸福的,并不是让你陷入不幸。如果……你真的那么不幸,如果朕用尽一切办法,最后还是无法让你获得幸福,朕答应你,会放了你的。但不是现在。现在朕还想努力一把。也希望你与朕一起努力。恋儿,我们一起努力……好不好?”

        龙景狂拥着东方恋,试图用一颗真心让她知道……他有多爱她。

        “真的可以吗,幸福?”

        那么遥远的名词。

        “可以的,只要我们努力。”

        ……

        龙起沐正式进入内阁,进入内阁之后一切都很忙。以前他闲惯了,忽然忙起来还真的有些头晕脑胀了,幸好这个适应能力也不是太差,十天八个月,就缓了过来。

        而这时,李承闻也已经从秦国回来了。

        再次召开内阁会议。

        李承闻给龙景狂及其他内阁的成员作禀报。

        “此次去秦国,臣是为了查安乐公主遇害的事情,我们的人给安乐公主做过尸检……现,她是中毒致死的,经查后……居然是我们凰国的东方画,给安乐公主下的毒。

        “当然还有一个嫌疑人,那就是秦国丞相的女儿……刘静。这刘静长得极美,也有些高傲,是一心想成为秦太子妃的人。

        “见秦太子娶了安乐公主后,自然是满心的不甘,也多次来秦太子府,表面上与安乐公主关系要好,私下却做了不少的事情,甚至臣怀疑幕后的凶手就是刘静,东方画只是被她当枪使。

        “对于刘静,我们没有找到她指使东方画的有力证据,直接下手的种种疑点都指向了东方画,秦太子也认定是东方画对安乐公主下的手,与刘静无关。而且丞相刘献非常的护短,我们也无法对他的女儿刘静作更详细的调查,如今秦国只肯将东方画……交给我们……”

        “东方画?”

        这女子,在场的人都知道她。

        之前东方左相东方丰远的女儿,嫡出,排行第五,是凰国第一美女。

        这个美极了的女子,看来心肠并不怎么好呀。

        “她怎么会给安乐公主下毒,她怎么敢?”

        赵兴第一个质疑道。

        “她怎么会给安乐公主下毒,她怎么敢?”

        赵兴第一个质疑道。

        “妒忌。东方画与安乐公主,她们二人是同时嫁去秦国的,进入秦国太子府之后……二人就开始了明争暗斗。

        “安乐公主也对东方画使过些手段,于是东方画就怀恨在心。最后,就对安乐公主下了毒。

        “不过东方画并不承认自己就是元凶,她说是刘静指使她的。刘静却声称自己一直以来与安乐公主要好,没有陷害安乐公主的动机。再加上秦国的相护……如今臣已经将凶手东方画,带回了凰国,等着陛下落呢。”

        “一个蠢货。”龙景狂咬牙,这东方画怎么会这么蠢,被刘静利用了呢?

        不过也有点庆幸,这么一来凰国也没有非打秦国不可的理由了。若是咬定是刘静,种种证据都指向了刘静,才要犯难呢。

        “陛下,我们要不要再次去秦国,查查那个刘静?”

        其实出战这事……李承闻在查案的时候就一直在想,所以逮着东方画这个凶手,再加上秦国如此相护刘静之后,他决定先回来了,听听龙景狂的看法。

        “你们认为呢??”

        龙景狂看向其他内阁的成员。

        “若是不想开战,那么就到此为止吧。只能怪东方画太蠢了,被刘静利用。”

        李中渊道。

        “陛下,虽然我们如今不想先行开战,不过臣此次在秦国,观察到他们有调兵南关的迹象。秦国的南关,与我们凰国交界,他们加强这方面的兵力,可想而知要做什么了。”

        “开战的理由呢,他们不利用安乐公主的事好好做文章,朕倒是怀疑了。”

        龙景狂道……

        “那么就等着他们出什么招吧。”

        ……

        秦国,很快就出招了。向凰国喊话,要给他们的秦太子妃讨回一个公道,意思是不管是伤了秦太子妃还是凰国公主,罪名都是诛九族。所以不只要处决东方画,便是东方府一门,都要处决了,剑指东方恋这个皇后。

        龙景狂听了秦国的喊话后,一笑,原来如此。

        ……

        再次召开了内阁开会。

        赵兴第一个言,“陛下,秦国已经派使节来我们凰国,传达了秦太子的意思,必须给他们的太子妃也就是安乐公主,讨一个公道。要我们凰国处决了东方府一族……”

        “他妄想。”

        在龙景狂心中,东方画是该死,可是秦太子的剑却是指向了皇后东方恋的。

        他怎么能置东方恋于死地?

        众臣子也是觉得秦太子的这个要求太过份了。

        不过确实,谋害皇室的人,不管龙安乐是作为公主还是秦国的太子妃,凶手都是要诛九族的。

        如今秦国的提议只是诛了东方府一门,都算轻的了。

        但是涉及到他们凰国的皇后东方恋,这个就有些严重了。

        “回秦国,若是他们执意剑指皇后,只有开战的可能了。凰国不怕他们,若是他们只是想处决凶手东方画,随便。朕可以将凶手东方画交还给他们……还有,东方画一直不认罪,说是刘静指使她害安乐公主的,我们凰国倒也想查明真相,会再次派人去秦国查清楚。”

        李承闻当即拟好了龙景狂的说词,交给龙景狂盖了章。

        “陛下,还是臣再去秦国一趟吧?”

        李承闻道。

        “这次,你们父子二人一起去。”

        龙景狂怕是李承闻毕竟是太年轻了,此次涉及到秦国丞相刘献这个老奸滑的,得让李中渊与李承闻一起前去,才更有把握。

        “臣遵旨……不管使用什么手段,也会拖了秦国丞相府下水。”

        李中渊已经明白龙景狂的意思了。要死,也要拖上秦国丞相刘献一家。

        ……

        永福宫。

        东方恋知道东方画已经回来了,当然不是龙景狂告诉她的,而是慕容以……

        慕容以忽然求见,说是为了东方画及东方府的事儿。

        东方恋了解了一下,才知道东方画因为毒害龙安乐已经被指为凶手,如今已经被李承闻带回了凰国,打入天牢,择日处决。而秦国那边的要求却是要诛连一族……

        这样就涉及到整个东方府,以及东方恋了。

        龙景狂以东方恋嫁入皇家为由,让东方恋与东方府做切割,但仍然免不了东方府一族都被秦国盯着的命运。

        ……

        慕容以低声下气,跪在东方恋的面前,“皇后……臣妇知道以前自己对你有些不地道,臣妇错了。如今臣妇也遭到惩罚了,臣妇之前还差点被休……请你看在这些的份上,救东方府及画儿一命吧。你爹爹远行也不知道去那里了,如今东方府也没有个主事的人……”

        “呵呵,夫人不是当家主母吗,当家的人怎么会没有呢,还有夫人呀。”

        东方恋轻轻一笑。

        “皇后,臣妇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才会来求皇后的。”

        但凡有其他的办法,慕容以都不会低声下气跑来求东方恋。

        如今,东方丰远不在,东方府今非昔经,慕容以的娘家镇国公府更是举家逃往秦国,原本想投靠画儿及秦太子。

        可是东方画的事情一出……慕容一族怕是也无处可去了,听说已经被秦国打入了大牢。

        他们是生是死,慕容以即使担忧,但也爱莫能助。

        如今唯一可以操持的就是东方府的未来。

        以及东方画的命运。

        她想,若是东方恋出马,以龙景狂对她这位皇后的看重,还有一线生机。

        “皇后……臣妇求你了,希望你看在与画儿昔日姐妹情谊的份上,你就帮帮画儿吧。其实帮画儿也是帮你自己。如今秦太子的目标可不只是画儿一人,甚至是整个东方府……以及皇后你自己本人。皇后,你请三思。”

        “本宫爱莫能助。”

        东方恋的脸色冷冷的,对慕容以的请求看似是无动于衷。

        “本宫爱莫能助。”

        东方恋的脸色冷冷的,对慕容以的请求看似是无动于衷。

        要说看到慕容以如今低声下气,她喜悦吗?

        似乎自从跳涯之后,之于前世种种,一切都已经完结了。

        她自然见不得慕容以嚣张,可是如今慕容以已经没有了嚣张的本钱了。

        甚至为了救东方画及东方府一族,不惜放下身段,苦苦的求她。

        若是以前,慕容以这副作态,她真的要大笑三声,然后好好讽刺她一顿。

        但如今,没有了那种心情。

        “皇后……你爱莫能助,难道你就不怕凰国为了平息两国争端,把你这位皇后也交出去?你就这么坐以待毙?”

        这不是慕容以印象中张牙舞瓜的东方恋。

        “呵呵,本宫的命运可不会与你们绑在一起的。秦国说要本宫的命,凰国就会如秦国的愿吗,你也不想想。本宫已经嫁给了凰国,说是与东方府脱离了关系,也是可以的。你的母族判国,但因为你是东方府的人,你不也没事吗,这个道理你慕容以会不懂?”

        东方恋看,慕容以就是利用她出自东方府这一点想拖她下水。

        她不会中计的。

        “皇后,旁的也就算了。可是东方青,你不是与你的八妹妹关系要好吗?”

        上次的春宴上,东方青及东方恋二人之间的互动,慕容以也是知道一些的。

        “你就忍心青儿也被处决吗?”

        “夫人呀……本宫一直以为你是个不怕死的女人,就算是怎么样,也会面不改色。看来本宫是高看了你了。不过如此。”

        “皇后,臣妇知道你心中有怨,如今你便是怎么蔑视臣妇,也是可以的。甚至要臣妇的命换画儿以及棋儿他们一命,臣妇也答应。求你,救救画儿及东方府一族吧。”

        慕容以深深叩。

        “呵呵,本宫不怨。因为本宫想通了,你又不是本宫的生母,为了保护你的孩子,以及为东方画谋利益,你对本宫怎么样,那也是人之常情。本宫认清了,咱俩是敌人。如今你是在对自己的敌人认输了吗,慕容以?”

        “臣妇……早就认输了。”

        慕容以的声调越低微。

        “那就拿出点诚意吧。”

        东方恋眼睛一寒。

        “请皇后明示,臣妇……不明白皇后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把你安排在宫内的秀女……撤了吧。怎么,还想伺机破坏本宫与陛下的感情吗?”

        东方恋冷冷一笑。

        慕容以镇惊……

        她安排得这么隐密,这个东方恋是怎么看出来的?

        “旁的也就算了,本宫实在没有那种心力去查你安插进来的人,不过,东方淑……把她弄出宫吧。”

  https://www.biquge.lu/book/15260/196746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