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巅峰召唤 > 第485章:废除刘宏 另立新帝

第485章:废除刘宏 另立新帝


        第485章:废除刘宏另立新帝

        监牢中,张宁依然在伤心的大哭,而秦昊和张良两人就这么相互对视着,谁也不说话。

        气氛渐渐变得尴尬起来,为了缓解尴尬,秦昊瞅了眼张良手中的信,问:“张老信中都说什么了?”

        张良一愣,转而冷冷道:“你没看吗?”

        秦昊看着张良的眼睛,无比认真道:“想看,但是忍住了。”

        张良死死盯着秦昊的眼睛,可从那对重瞳中他只看到了坦荡和真诚,心中对秦昊的怨气也不由减少了不少。

        张良叹了口气后别过头去,沉声道:“秦昊,就算你放了我,我也不会感激你的,更不会效忠于你。”

        秦昊轻笑一声,道:“我亲手将红儿推进深渊,却没有拉她出来的能力,现在能帮到红儿的只有你了,所以是我要谢你。”

        张良转过头,认真道:“将来我说不定还会和你作对,这样你还愿意放我离开?”

        说不定?秦昊心中暗定,不紧不慢道:“所以啊,还不趁着我反悔之前赶快走?大明现在真的需要你。而将来的事,谁又能说的准呢?”

        张良暗自在心中点了点头,对秦昊的所有怨气已经减少大半,但依然不会因此就效忠秦昊。

        张良意味深长的看了秦昊一眼,淡淡道:“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吧。”

        言罢,张良大步走出已经开了锁的牢房,并缓缓向牢外走去,可紧接着他身后就传来秦昊的声音。

        “等等。”

        张良回过头,心中无比的失望。脸色上却没有丝毫表情。

        “怎么,这么快就反悔了?”张良淡淡道,言辞间听不出任何语气。

        “当然不是。”秦昊解下腰间的干将,递出道:“红儿现在是大明皇帝,在继续使用莫邪的话,确实不太适合,这把干将你替我交给她吧。”

        张良接过干将后,秦昊又道:“龙且和季布二将,既不愿降汉也不愿降我,继续关着也是浪费时间,所以你还是将他们两个带上吧,正好这一路也可护你周全。”

        张良身躯微震,心情再次变得复杂起来,冲秦昊拱手一礼后,轻声道:“多谢,告辞。”

        手持干将的张良继续向外走去,而外面等待他的除了自由之外,还有相比于之前更烂的一个烂摊子,可他却不得不接。

        宛城东门,龙且和季布二将早已在城外等候多时,见张良终于出来了,二将连忙迎了上去。

        “人公将军,秦昊那小子真将您给放了?末将还以为他又有什么阴谋呢?”季布喜道。

        “人公将军,秦昊没有难为您吧?”龙且关切的问道。

        张良摇摇头,道:“此处非久留之地,路上再说吧。”

        二将相视一眼,都连忙点头答应,三人三骑都向兖州方向策马而去。

        临走前,张良扭头一脸复杂的看了眼宛城,心道:“秦昊,没有放弃善良的你,注定不会是一个合格的君主……不过那种无情无义之辈,真的是我张良想要的主公吗?”

        张良走了,可张宁却出人意料的留了下来,具体原因秦昊也不知道。

        秦昊有些头疼的看着身后的张宁,放走张良后他正要去见石兰,可张宁却死死跟在自己身后,怎么甩都甩不掉。

        秦昊脸上闪过一丝无奈,道:“你还跟着我干嘛?不是都说放你离开了嘛?怎么,难道还想被继续关吗?”

        张宁一听顿时眼睛一红,带着哭腔道:“父亲的尸骨至今没有得到安息,我,我想求你帮我把父亲的尸骨要回来,让父亲入土为安,求你了姐夫?”

        张宁这声姐夫,也叫的秦昊心头一软,心中也不禁暗骂刘宏小心眼。

        张角确实毁了大汉,但他毕竟已经死了,就算是为了安抚投降的黄巾,也应该善待他的尸体,可是刘宏却偏不。

        张角死后,刘宏每夜都会作噩梦,并梦到张角前来索命,以至于夜不能寐。

        时间一久,刘宏的精神也变得恍惚,开始疑神疑鬼起来,

        道家于吉亲自为刘宏诊断,并言是因张角死在皇宫门口,死后怨气太重魂魄没能进入地府,反而缠上的皇上,所以才会夜夜梦到张角。

        刘宏被这一说法吓了一跳,连忙搬出皇宫,住进了大将军府,并让白马寺主持普净日日度,可情况也依然没有好转。

        最后也不知是谁,竟提出通过‘碎尸’来让张角‘魂飞魄散’,以治疗刘宏的噩梦之症。

        刘宏都快被噩梦给逼疯了,哪里还有思考能力,当众提出凌迟张角的尸体,也让天下反汉势力看看和背叛大汉的下场。

        此提议一出,立马遭到了满朝文武的反对。

        张角虽死,余威仍在。

        天下不知有多好百姓,依然在念着张角的好,结果你刘宏却连人家的尸体都不放过,这不是找骂吗?

        就算你刘宏已经没有名声,但也不能这么破罐子破摔吧?

        况且,人死如灯灭,你刘宏对一具尸体都要较真,那以后还有谁敢投降?

        击败黄巾虽是秦温等一干将领的功劳,但若不是刘宏坚持不换将的话,也不会有最终的胜利。

        所以部分死忠分子,都天真的以为刘宏不再昏庸,大汉中兴可待。

        可现在再一看,刘宏和一具尸体都要较真,这哪是改过自新?分明是变本家厉嘛!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昏君还是那个昏君啊,所有忠臣心中都无比的绝望。

        不行,不能再让这个昏君在继续祸害大汉,在这么下去大汉真的没有希望了。

        黄巾起义之处,朝中臣中就有要除刘宏另立新帝的想法,只是当时黄巾的攻势太猛,实在不适合废帝另立新君。

        如今黄巾大患已除,大汉也好不容易又有了一点起色,可刘宏竟然还这么荒唐,那满朝文武还能在忍嘛?

        大汉之所以受到天下的唾骂,大半都是因为刘宏和十常侍的缘故,他们才是骂声的中心。

        所以只要换一个名声不错的新帝,在诛杀十常侍已泄民愤的话,说不定还能重新唤醒百姓对大汉的认同。


  (https://www.biquge.lu/book/21472/142274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