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疑虑

第一百二十五章 疑虑

  不少人被房俊讥讽得面红耳赤、双眼冒火,士可杀不可辱也!

  关中男儿自古以来便民风剽悍、骁勇善战,关陇贵族们更是蜕变自鲜卑六镇,血脉里头尽皆流淌着好战的血液,即便十余年天下承平的生活消磨了意志,但依旧血性未退。

  眼下被房俊言语所侮辱,一个两个尽皆愤懑不已,暗暗咬牙,老子定将混出个样儿来,免得被这棒槌折辱……

  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

  大唐建国未久,血与火的砺炼尚未远去,这些纨绔子弟固然被富贵太平侵蚀了心志,但血气仍在,尚未完全废掉。

  而这些人当中,高真行的触动最大。

  他看着房俊,心头怒火渐渐消退……

  不得不承认,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财富多寡、官职高低、甚至出身门第,都能将人分作三六九等,高下自明,令低下者不自禁的低下头,心怀自卑。然而人生境界上的差距固然并不显露,却是实实在在存在。

  这令你自愧不如的同时甚至生不起自卑之心,唯有尊敬仰望。

  现在,高真行便发现自己与房俊之间的差距不仅仅是官职地位,更多的是人生境界。

  境界非天生而来,亦是一场一场血火战阵之中历练出来的,高真行暗暗决定,无论今日如何收场,往后定要离开长安,去往西域军中,哪怕只做一名马前卒,亦要历经一番战争淬炼……

  深吸口气,他挺直腰杆,双手抱拳,沉声道:“请赐教!”

  纨绔们散开一圈,中间空出一个偌大的场地,然后兴奋莫名的围观……

  都是十六七二十啷当的年轻人,平素最是好热闹,等闲若是有谁与人挑战,早就一哄而上强势围观,品头论足指指点点,更何况是申国公家的高四郎挑战房玄龄家的房二?

  若非事起突然,足以使得整个长安城都轰动起来,不仅仅纨绔子弟齐聚,就连那些个大姑娘小媳妇都要乘车而来凑凑热闹……

  房俊站到高真行身前,站稳脚步,道:“请!”

  两人相隔一丈距离,遥相对峙,气氛瞬间凝重。

  不远处,许敬宗率领一群书院书吏站在值房门口的石阶上,望着人群当中对峙的两人,目光闪动,若有所思。

  神龙殿中,李二陛下独坐良久,沉思着房俊所谏言的成立“军机处”之事。

  如此独掌军权的衙门,一旦成立对于大唐朝局之影响定会产生难以估量的作用,其中之利弊必须反复衡量,稍有疏漏,便足以使得朝局发生动荡,进而影响到即将开始的东征大计。

  窗外阳光明媚,凉风习习自窗棂之间透过,婆娑的树影投映在窗前书案之上,李二陛下却感到一阵阵的胸闷气短……

  让内侍呈上一碗解暑的酸梅汤,一口气喝干,胸闷之状却并未得到多少缓解,不由烦躁的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

  自从春日里大病一场,不仅仅耽搁了早已筹备妥当的东征,更令李二陛下发现自己的身体状态每况愈下,身体虚弱、精力不济已然寻常,最难受的便是时不时发作的胸闷气短,甚至伴随着头痛目眩,令他苦不堪言。

  宫中太医束手无策,就连孙思邈也无能为力,只能叮嘱他安心静养……

  身为皇帝,手中掌握着整个帝国,各种事务纷至沓来,如何能够安心静养?

  哎!

  轻叹一声,李二陛下抬眼看了看窗外阳光照耀下明媚秀美的花园,觉得有些眼花目眩,心中打定主意,这两日便启程前往九成宫避暑,想来那天竺番僧炼制的弹药会有一些效用……

  一个内侍自外头蹑手蹑脚的走进来,禀报了刚刚晋阳公主寝宫之内的对话。

  倒也不是非得要监视房俊,生怕他在晋阳公主的寝宫里做出什么坏事,只是身为父亲,对于一个与自己掌上明珠格外亲厚的男子,总归是有几分提防心思……

  “曲江赏荷?”

  听闻是兕子与小幺让房俊带她们过几日去曲江游玩,李二陛下微微蹙眉,以往也就罢了,兕子、小幺尽皆年幼,与房俊这个姐夫亲近一些无可厚非,况且房俊亦是真心真意的宠溺兕子。

  可如今两个小闺女年岁渐长,已然将至及笄之年,小幺更是已经与魏徵之子定下婚约,这时候若是随同房俊出去游玩,难免造人诟病。

  李二陛下便隐隐有些怒气,兕子与小幺年幼,不明事理,更不懂人言之可畏,你房俊难道不懂?

  简直胡闹!

  内侍看了看李二陛下的脸色,稍稍犹豫一下,继而说道:“起初之时,房驸马并未同意,说是男女授受不亲,难免传出闲话……不过随即晋阳殿下在房驸马二胖说了什么,房驸马才同意。只是奴婢站在殿外,听不见晋阳公主的话语,但观房驸马之脸色似乎很是无奈,答应得也很是勉强。”

  李二陛下并未注意到这内侍说话的方式有袒护房俊之嫌疑,闻言略微松开口气。

  这小子还算知道轻重……

  不过他对于晋阳公主的聪慧伶俐深有体会,捉到房俊的一点把柄予以要挟,也算不得什么。

  况且他也不认为晋阳公主就真正可以要挟到房俊,更多还是房俊素来宠溺兕子,见到小丫头耍花招,却不忍拒绝吧……

  只要非是牵扯到男女私情,李二陛下对于房俊还是很满意的,能够如同宠溺自家妹子一般宠溺着兕子,他亦是感到欣慰。

  固然坐拥江山、手执日月,但李二陛下做梦都希望自己的子女之间能够宽厚友爱、手足情深,而房俊在这其中所做的努力以及影响,亦是李二陛下对他愈发纵容的原因之一。

  这时,有内侍入内通禀,说是李君羡殿外求见。

  李二陛下微微蹙眉,难不成京中又发生何事?

  “宣!”

  “喏!”

  内侍退出,旋即,李君羡大步入内。

  “启禀陛下,高真行纠集一群关陇子弟围聚书院,扬言要书院准许他们入学之资格,与书院书吏发生冲突,其中赵国公家幼子长孙润被房俊重伤,眼下双方正在书院之中对峙……”

  李二陛下听闻,顿时揉了揉太阳穴,心中隐隐有怒火升腾。

  这帮子混球整日里吃饱了没事干,斗鸡走狗欺男霸女也就罢了,念在你们长辈对大唐功勋赫赫,不愿意追究你们,可是跑去书院闹事,真以为朕的鞭子抽人不疼?

  尤其是这个高真行!

  同样都是纨绔子弟,可是差距怎地就那么大呢?

  人家房俊当初亦是寻衅滋事打架斗殴,可是一朝觉醒,顿时宛若重生,不仅仅在文学造诣之上冠绝大唐,与机关精巧之事独步天下,就连武功亦是勇冠三军、功勋赫赫!

  而高真行呢?

  论亲疏,高家与皇室有姻亲之实,论功绩,高士廉之鼎力扶持更比房玄龄为重,自己亦曾对高真行寄予厚望,认为可以将其培养成年青一代当中的领军人物,结果呢?

  屡次三番挑衅生事,性格跋扈嚣张乖戾,不思进取恣意妄为,简直令人失望透顶!

  还有高士廉的长子、自己闺女东阳公主的驸马高履行,以及背弃渤海高氏、转投长孙无忌帐下的高季辅……

  高氏一门,后继无人呐!

  想到此处,本来欲严惩高真行的心思,却又淡了下来。

  说到底,高士廉的功勋不可抹煞,尤其是抚养文德皇后的恩情,更是恩比天高。

  沉默一会儿,李二陛下问道:“在此之前,高真行见过何人,与何人过从甚密?”

  李君羡明白李二陛下的意思,遂低声道:“最近一些时日,高真行与荆王世子形影不离,就在昨夜,两人亦曾在平康坊通宵饮酒作乐,直至坊门开启才各自散去。随即,高真行便召集了百十个关陇子弟,啸聚一处直奔书院……”

  李二陛下冷笑道:“坊门开启方才召集人马,却能一呼百应,眨眼之间便纠集了百十人……这分明是早有预谋。”

  顿了顿,他问道:“赵国公府,可否有人参与此事?”

  李君羡心中一凛,明白这可不是单纯的怀疑长孙无忌参与此事……

  (https://www.biquge.lu/book/27806/4721450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