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顽主 > 第三百六十二章 有些事总是躲不掉的

第三百六十二章 有些事总是躲不掉的


        “大逆不道!”

        延庆闻言更是又惊又怒,正欲抬手,只见李峻一伸手正将其牢牢抓住,面若冰霜一般冷声说道:“我只是遵循父皇遗诏而已,我才是真命天子!”

        李浈在旁面无表情地望着李峻,一言不发。

        “你这是将自己逼上死路!”延庆凄声喊道,双目之中已是泪如雨下。

        李峻冷笑一声,道:“若是成功便是帝王之路,阿姊应该助我一臂之力以谋大业!”

        “可是仇士良逼你?!”延庆怒而问道,同时挣扎着想摆脱李峻的手,但却始终被李峻死死抓住挣脱不得。

        李峻笑道:“仇士良?呵呵,他不过是想弥补自己当初的错误而已!”

        说罢之后,李峻却是突然放开延庆,转而拔出腰间佩剑,冲李浈笑道:“不论今日你是何目的,本王都不会让你活着走出这里!”

        说罢,李峻举剑遥指李浈,延庆见状却是闪身挡在二人之间,对李峻喝道:“这里是公主府,容不得你放肆!”

        不料李浈却是微微一笑,道:“杞王殿下果真好胆魄,若是信得过在下,浈倒是愿意助殿下一臂之力!”

        延庆不由回身惊道:“李浈,你想做什么?!”

        她自然知道李浈的目的正是仇士良,而李峻如今已与仇士良达成同盟,所以李浈此言必定意有所为。

        延庆聪慧不假,但终究是一介女流,在面对这种事的时候自然有些心慌意乱,她不想在李峻面前揭穿李浈,更不愿李峻自寻死路,甚至当着自己的面杀死李浈。

        但事实就是如此,李浈要仇士良死,而李峻若想谋逆篡位必然少不了仇士良的帮助,这二人早已到了势同水火、不死不休的局面。

        此时只见李峻冷笑道:“呵呵,本王还不需要一个小小行军司马的帮助,要怪只能怪你的口无遮拦吧!”

        说罢,李峻举剑欲上,李浈则不闪不避,笑颜相对。

        “来人!”

        延庆一声怒喝,早有十余名侍卫推门而入冲了上来,李峻见状挺剑直刺。

        剑入半分,李浈右肩瞬间血流如注。

        锵——

        李峻正欲深入,但却被一名侍卫格开,同时自己也瞬间深陷包围之中。

        “阿姊!”李峻面露焦躁,“你莫忘了谁才是你的亲弟弟!”

        延庆美眸含泪地望着李峻,哽咽地对侍卫说道:“将他赶出公主府,日后再不许踏入半步!”

        “阿姊,你难道宁可帮外人也不愿帮我?!”

        李峻咆哮着,嘶吼着,但延庆却再也不看他一眼。

        在众侍卫的拉扯中,李峻被带了出去,但延庆却再抑制不住地伏在凭几上失声痛哭。

        李浈则静静地站在延庆身旁,不知该说些什么。

        ......

        仇士良府。

        严恒的心有些乱,自己明明是要对李忱示警的,但最终该说的一个字都没来得及说,还凭白遭了一通骂。

        “你今日有些心神不宁!”

        仇士良看了严恒一眼,轻声说道。

        “让仇公见笑了,方才在宫中被陛下痛骂了一番!”严恒笑道,笑得有些难看。

        “呵呵,你终究还是学不会撒谎!”仇士良轻笑。

        “下官不敢对仇公有丝毫隐瞒,今日确实去了宫中!”严恒叉手说道。

        仇士良点了点头,道:“咱家知道,在你一进了建福门之时,咱家就知道了!”

        严恒闻言心中一凛,尽管自己知道终究逃不脱仇士良的耳目,但还是暗自吃了一惊。

        而细想之下,严恒也不禁为自己进宫的真正目的暗暗捏了一把汗,幸而当时自己没有说话的机会,否则定然还是逃不过仇士良安插在宫内的眼线。

        而直至此时,严恒似乎才稍稍明白了为何李忱在见到自己时会有如此反常的表现,倘若当时真的给了自己说话之机.....

        严恒已不敢继续想下去,因为此刻的他,早已冷汗淋漓。

        见严恒不说话,仇士良抬头看了看,而后笑道:“陛下骂得对,你这顿骂也挨得不冤!”

        果然,严恒心中大骇,听仇士良此言,显然他早已知道当时发生的一切。

        “不过......”仇士良话锋一转,笑问:“难道你不觉得需要向咱家说些什么?”

        闻言辨意,严恒自然明白仇士良是指自己今日进宫的目的,随即躬身回道:“还望仇公恕罪,下官进宫只是想......”

        严恒欲言又止,仇士良则眉毛一挑,面色瞬间变得有些阴冷,“只是想做什么?”

        “下官只是......想去求证些事情!”严恒显得有些吞吞吐吐。

        “哦?那你可有了答案?”仇士良面色更冷。

        严恒摇了摇头,道:“没有!”

        “为何?”仇士良追问。

        “因为他并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严恒答道,神色也沉稳了些。

        “哈哈哈!”仇士良闻言大笑,“年轻人懂得为自己留条后路本不为过,若换做了咱家也会如此,只要你忠心为咱家做事,待日后谋成大事,自然少不了你的那一份功劳!”

        不料严恒却是摇了摇头,道:“仇公知道我意不在此!”

        仇士良闻言起身走至严恒跟前,轻轻拍了拍其肩头,笑道:“那个李浈自然会交给你发落!”

        严恒这才躬身行礼,道:“多谢仇公成全!”

        仇士良点了点头,问道:“让你送的消息都送到了?”

        “一切依仇公吩咐,李浈已去了公主府!”

        仇士良这才又笑道:“去了便好,去了才能见到杞王!”

        “怎么?杞王也在?”严恒略感讶异。

        仇士良却是看了看严恒,笑道:“记得咱家说过,不喜欢别人问得太多!”

        严恒闻言连道不敢,便不再追问下去。

        ......

        延庆公主府。

        李浈几次想出言相劝,但最终却还是没能说出口,因为他知道,也能体会得到,此时延庆心中的悲怆和绝望。

        似乎哭了许久,以至于延庆的双目有些红肿,只见其缓缓起身望着李浈,视线停留在其右肩的伤口处。

        “你本应该躲得过的!”

        延庆哽咽着说道,虽然不曾亲眼得见,但她却知道李浈的身手绝对要比李峻强上不止数倍。

        “但有些事总是躲不掉的!”李浈苦笑道。

        延庆沉默良久,而后突然说道:“我此生从未求人,但今日我想求你一件事!”


  (https://www.biquge.lu/book/28452/174367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