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顽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除鲠消怨

第一百一十一章 除鲠消怨


        众人闻言后莫不疑惑,但唯独延庆公主渐露微笑,而后冲众人道:“你们暂且退下,本宫倒要看看他如何为本宫除鲠消怨!”

        待众人退去,李浈也不消延庆公主礼让便自顾寻了张蒲团坐下,而后背靠于凭几之上,丝毫没有为客者的拘谨之态。

        延庆公主见状不由淡然笑道:“你说本宫有鲠在喉,有怨在心,不知本宫这鲠从何来,怨从何来?”

        李浈笑道:“自然都从在下而来,我帮了殿下不假,但若是我真的以为殿下能就此罢手,甚至因此记下一个人情的话,那李浈便不叫李浈了!”

        “先前在青龙寺时在下已然说过,殿下万金之躯,李浈一介白衣,无论如何也不配成为殿下的对手,当然,我也不奢望能与殿下成为朋友,那日曾说过,即便在下一介布衣也能左右殿下或生或死,我知道殿下定然不信、也不服,所以此次前来便是此意了!”

        延庆公主闻言后有些不解,虽然李浈说了这么多,但依旧还是听得一头雾水。

        李浈见状大笑,“听闻殿下这府内的马厩倒是气派得很,只是这马厩之下藏着的秘密,怕是连殿下自己都不知道吧!”

        闻言之后,延庆公主神色微变,而后立刻招进一名侍从,耳语片刻之后侍从便立刻匆忙而去。

        片刻之后,侍从手中捧着一沓麻纸仓皇而进,延庆公主当即心中泛起一股不详的预感,随手拈起一张细细端详,只一瞬间便已吓得花容失色,原本红润的脸庞竟变得苍白如纸,光洁的前额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只看了一眼,延庆公主便当即将所有的麻纸一把夺过,而后又对那侍从狠厉地说道:“此事若敢走漏半点,本宫诛尔九族!退下!”

        侍从也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当即躬身后退而出。

        “李浈!”延庆公主双眸中杀机迸现,压低了声音冲李浈恶狠狠地嘶吼道。

        李浈见状却是轻轻摆了摆手,而后指了指延庆公主手上的东西笑道:“殿下息怒,方才已经说过,李浈并无谋害殿下之意,否则单凭殿下手上的这些东西,明日这公主府便要被夷为平地吧!”

        “你!”延庆公主气结,但却又不敢妄动分毫,因为她根本不知道李浈还有什么尚且未曾透露的诡计。

        李浈此时紧接着说道:“其实殿下之才不逊于浈,在此之前也听闻殿下最重恩义,即便离殿下而去的刘蜕也时常说起殿下以往的种种大义之举,浈听闻之后倍感钦佩!浈以为但凡知恩知义之人自然也坏不到哪里去,或许因为殿下自幼便为众人瞩目,所以根本受不得半分委屈,但人生在世又如何能一世凌驾于他人之上呢?便是太宗皇帝当初也有渭水之耻,但这却并不妨碍其成为一代英主!不知殿下觉得呢?”

        延庆公主此时的神情有些木讷,如果自己的心是一片平静的湖泊的话,那么李浈之言便如同一块小小的石子,石子落,而波澜起。

        李浈见状继续说道:“其实不论和亲也好,还是这污蔑陛下的檄文也罢,无论哪一样都能置殿下于死地,浈费尽心机、殚精竭虑谋划了这么多事,原本的初衷只是希望殿下能够醒悟,也希望殿下之后就此罢手,待别人和善宽容些,于人于己总不算是件坏事!”、

        说罢之后,李浈缓缓起身,冲延庆公主微微一行礼,笑道:“好了,浈言尽于此,望殿下三思而后行,当然,若殿下还不肯回头的话,浈愿奉陪到底,而且日后再不会踏入您这公主府半步!告辞!”

        “哦,另外,浈奉劝殿下尽快将府中门客遣散,以先皇与当今陛下的关系,我想此后殿下还是低调些的好!”

        李浈转身离去,而延庆公主的眼眶中竟闪现出点点晶莹。

        待李浈走后,众门客忙不迭地问道:“李浈可有冒犯殿下之处?”

        延庆公主轻轻摇了摇头,神色有些复杂,张了张嘴,却始终一句话也未说出口。

        ......

        东都洛阳。

        自今年六月入夏以来,都畿道腹地滴雨未下,其中尤以洛阳周边为重,孕育了洛阳城两百多年的洛水也渐有干涸之象,以往肥茂的土地荒草尽焦,周边诸县饿殍遍野,入眼望去大地干裂,如同一道道通往地狱的洞口一般,吞噬着所有生活在此的生灵。

        七月,李忱下令开洛仓放粮以赈济河南诸道灾民。

        八月底,作为全国粮草储备量最大的洛仓告急。

        并非粮草不足,而是河南逾万灾民包围洛仓,河南尹王凝上疏请调河阳节度兵马驰援洛仓。

        大明宫,宣政殿。

        李忱阴沉着脸,环视群臣,“诸卿以为如何?”

        众臣缄默,此事关重大,若处理不当极有可能激发民变祸及根本。

        片刻后,卢商出列答道:“启禀陛下,臣以为不可动兵!河南大旱民不聊生,此时当以安抚为重,不可轻动刀兵!”

        “此前陛下已经下令开仓放粮,以洛仓储备足以应付此次大旱,此时发生民变定是某些心怀叵测之人煽动所致,故而臣以为应允王凝所奏,调河阳节度兵马剿除变民!”白敏中当即驳斥道。

        “若动刀兵,势必致河南雪上加霜,介时民心大乱,恐动摇我国根本,敢问白相可负得起这个责任?”卢商毫不退让。

        此时只见李景让出列说道:“启禀陛下,臣以为为臣公所言有理,绝不可妄动刀兵,应以安抚为重!”

        “启禀陛下,臣以为白相所言极是,民变有如星火,一朝放纵当可有燎原之势,所以必须尽快剿灭才是!”说话之人乃是崔元式,任刑部尚书判度支。

        众臣见状,当即分为两派在朝堂之上争论不休,此时只见李忱冷哼一声道:“朕继位尚不足半年,若此时妄动刀兵岂不是要失了民心?但民变当前,放任则乱,故而宜先遣使前往查明缘由,能安抚则安抚,若不能安抚再论刀兵不迟!”

        此时李忱微微一顿,看了看众臣后缓缓问道:“只是不知哪位爱卿能代朕分忧呢?”


  (https://www.biquge.lu/book/28452/92864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