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顽主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城

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城


        程伶儿闻言之后笑道:“若真能帮得到你,也算是阿姊没辜负了你母亲对我的恩情,只是如今你看似先机在握,实则已落了下成,一旦王元逵知道此事的前因后果,以他的心机是断然不会给你机会的!”

        李浈点了点头道:“不错,之所以我依旧围着深州城,便是怕走漏了消息被王元逵知晓,而且上至段崇简,下至知道此事缘由之人一个都不能留!”

        “安平那边可处理好了?”程伶儿紧接着问道。

        “嗯,县衙和驻防的郡兵都已处理妥当!”李浈答道。

        “嗯,不错,看来你还不至于太过优柔寡断,杀人,有时候也是救人!”程伶儿淡淡地说道。

        闻言之后,李浈神情再度变得有些恍惚。

        “怎么?”程伶儿问道。

        “哦,没什么,只是阿姊这句话,萧叔也曾对我说过!”

        “呵呵,那根木头比你的心性要更狠戾一些,这些东西你还真要跟那些江湖人学学才是!”程伶儿笑道。

        闻言之后,李浈的脸上略显愧疚之色,毕竟是自己利用了程伶儿的被俘而达成自己的计划,这让他觉得心中难安。

        “你可有什么计划?”程伶儿显然更关心的是李浈的计划能否顺利实施。

        李浈摇了摇头苦笑道:“实不相瞒,小弟目前还没想出什么法子杀了段崇简,既不能攻城,又无法进去,实在是进退两难!”

        不料程伶儿却是一笑,道:“其实也不难,你进不去便让他出来!”

        “可是眼下这种情形,段崇简根本不可能出城的!”

        “呵呵,他不敢出城是因为孤立无援,你又封锁了消息,倘若他知道如今成德军已将你困在这里的话,也许胆子会大一些!说得再直白些,这与那瓮中捉鳖的道理是一样的,倘若他成了瓮而你变作了鳖,事情便容易多了!”程伶儿笑道。

        李浈闻言后不禁恍然大悟,而后兴奋地一跃而起,笑道:“还是阿姊看得透彻,事不宜迟小弟这便去办,只是还要委屈阿姊在这里暂且待上几日了!”

        程伶儿闻言后笑着点了点头,道:“去吧!”

        待李浈走后,程伶儿一扫先前的成竹在胸之状,脸上现出一丝疲态,双眸中也再度隐隐泛着晶莹的泪光。

        如今的李浈已不再是江陵府的那个纨绔少年,变得心机深沉,变得心冷如冰,但程伶儿知道,这样的转变更有利于其在日后的那条路上走得更远、站得更高。

        只是程伶儿希望李浈无论发生怎样的转变,都莫要失去那颗宽容仁爱之心,尽管有些矛盾,而这也正是李浈将要用尽一生的时间去体会把握的东西。

        ......

        对于段崇简来说,此时此刻最怕的便是李浈不顾一切地攻打深州城,虽然目前看来围在城外的尽是些骑兵,但谁也不敢保证在外围还有没有卢龙援军。

        在深州城被围两日之后,段崇简终于惊喜地发现,城外的卢龙军与此前相比起来显得松懈了许多,而且看上去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段崇简曾随王元逵在军中混迹多年,对于士气的变化也多少能够看出些端倪,此时敌人出现这样的变化对于自己来说绝对是件好事,在这个节骨眼上敌军阵势松懈,便意味着士气大减、军心不稳,由此不难推断出,一定是援军到了,自己的援军。

        趁着敌人松懈之际,段崇简派出十余名精锐斥候潜出城外打探消息,虽然最终只回来一个,但却带来了令自己振奋的消息。

        成德军的一万兵马已将敌军团团围住,虽然尚且没有出兵的迹象,但此时此刻的主动权却已然握在自己手中。

        原本惶恐不安的段崇简在得到消息后随即变得镇静下来,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应该紧张不安的是敌人,而非自己。

        果然,第四日清晨,城外卢龙军送来一封书信,段崇简的脸上现出一抹得意的笑,将信函打开之后,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哈哈哈,果然不出我所料,他们终于沉不住气了,他卢龙再强,到了我成德的地界也得乖乖低下脑袋!”段崇简端坐于正堂之上,面对麾下不禁放声大笑。

        “呵呵,这都是刺史您洪福齐天,为我深州百姓免了一场刀兵之祸啊!”

        “不错,段刺史深得上天庇佑,区区卢龙蟊贼又怎能动您分毫?!”

        众人见状纷纷上前夸赞,段崇简闻言之后喜色更甚,随即瞥了众人一眼,缓缓道:“那李浈邀我出城议和,不知诸位以为如何?”

        闻言之后,只见一名文吏躬身应道:“我成德大军亲至,如今我们已占尽先机,料来定是那李浈怕了,是以断然不敢对您有任何不敬,下官以为当去!”

        段崇简闻言点了点头,道:“嗯,我也正是此意,他李浈要的是为父报仇,我已将刘贯那厮砍了脑袋,如今其仇人已死,又遭大军围困,自然不敢有什么异动,我说要议和,我倒要看看他拿出什么诚意来议和!”

        ......

        为表自己议和的诚意,李浈孑然一身于马背之上静静地立于城门之外,而骨朵达等人却尚在数十丈开外,至于三千铁骑则更是将营帐后撤十里之外。

        一切看上去顺理成章,只待段崇简出城。

        然而从清晨一直到晌午,城门都未见有开启迹象,尽管如此,李浈的脸上依然没有半点愠怒之色,反而更多了些诚惶诚恐的神色,因为他知道,自己哪怕露出一丝异状或是不满,都难以令段崇简心无旁骛地走出这道城门。

        终于,直到午后申时,紧闭了整整四日的深州城门伴着一声悠长的声响缓缓开启。

        李浈的嘴角微微泛起一抹弧度,紧接着便只见一名体态微胖的中年男子骑马走出城来,而在其身后则是五名身着绿色官服的文官与一名身着皮甲的六品武将。

        李浈见状随即催马走至众人跟前,朗声问道:“敢问哪位是段刺史?”(未完待续。)


  (https://www.biquge.lu/book/28452/97073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