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虎 > 第三十章 尸检现场

第三十章 尸检现场

        这些有身份的人买了他们公司的家具,用的满意的话就是大批的活广告,怎么算都是划算的事情。因此他建议种纬把那些想买家具的人按远近亲疏排个序,然后他给提供一批大额优惠券,最后由种纬和林萍两人把这些优惠券下去即可。当然,这个数量不会太多。不过这既解了种纬和林萍的围,同时也是他们两人铺开自己人脉关系的好机会。

        果然,小黑的这个办法确实很奏效,通过种纬和林萍的手66续续的出了几十份大额优惠券。一时间种纬和林萍在各自的圈子里也都成了社交明星,找他们来托人情办事的人着实不少。最后连种连胜都介绍了几个人给种纬,让种纬帮着解决一下。

        没办法,很多人都知道种连胜的儿子和润泽家具公司的大老板是战友,因些来找种连胜帮忙的人也不少。一些寻常的人种连胜自然是回绝了,但一些有身份的人是连种连胜也回绝不了的。好在这种情况并没持续太长时间,直到最后润泽家具展厅里的展示家具所剩无几,这股风潮这才算停了下来。

        有了婚房和家具,种纬和林萍两人再次被各自的家人催婚。而种纬由于凌薇的缘故,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些危机,也希望尽快把婚期定下来。本来他还担心林萍那里会是个麻烦,会不太好说服的。谁知不知怎么的,林萍似乎也有些回心转意了,也愿意趁着两人这段时间不忙,先把婚结了。只是在要孩子的问题上,林萍表示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意见,表示还是推迟一点的好。

        种纬不知道林萍的这个变化是不是因为楚楚那次出现的原因,或者是林萍从凌薇的一些小动作中现了什么,有些些危机感的缘故。反正最终的结果是,种纬和林萍在凌薇给出的半年期限到来之前,顺利的领到了结婚证。种纬相信以凌薇的本事,她肯定很快就会知道自己和林萍领证的事情的。这样一来,今后凌薇也就不会骚扰自己的生活了。

        种纬和林萍的婚期定在了初夏时节,因为这个季节正是天海风景最美的时刻,同时他们两个也有足够的时间好好的准备他们的婚礼。而那个时候,种纬也就将年满三十岁了。

        可令人遗憾的是,像所有警匪片都会涉及的桥段一样,就在种纬和林萍的婚礼即将如期举行的时候,天海又生了一桩惊天命案,让他们的婚期不得不推迟了。

        初夏时节,天海郊区的紧邻国道的农田边,一位早起给菜地浇水的老农在水沟边现了一个大大的蛇皮袋子。老农好奇的用铁锨挑开蛇皮袋的袋口,却现袋子里装着一些烂肉,已经有些变质了。

        老农以为这是天海市区某个缺德的肉贩子把卖不出去的肉扔在了这里,因为这种情况以前就曾经生过的。老农想了想,便想把这些肉弄回家去,准备煮一煮喂给家里的狗吃。可是这一大袋子肉实在是太重了,又浸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水,重得很,老农废了半天劲儿也没法拉出沟去。

        于是老用就用随身的镰刀割破了蛇皮袋里非面装的塑料袋,想把这些肉分几次运走。谁想到等他用镰刀割破塑料代之后,袋子中却露出了一只女人的手掌来。那女人的手指甲上还染着红红的指甲油,在那双惨白的手上看起来是那么的恐怖。

        老农被吓得直接坐在了地上,等他一缓过劲来,马上便一溜烟的跑回了村里打通了报警电话。很快,当地派出所的警察赶到了事地点。紧接着,县市两级刑警队也6续得到了消息,更多的警力也开始赶往现场。

        郊区出现了碎尸体案,天海市公安局的诸位领导们也很快得到了消息。现在天海的经济展势头非常的好,新引进的投资项目正在如火如荼的建设当中,天海新机场也正在加紧建设中。在这个当口出这么一桩案子,无论是市政府高层,还是市局的领导们是都不愿意看到的。

        案情重大,性质恶劣,无论是市领导还是市局领导班子都不愿意看到这样恶性的案子在天海的地面上生。可事情已经生了,那们迅寻找线索,并且尽快破案就成了重中之重。

        在案后的一个小时,种纬所在的治安大队也得到了指令,种纬和马队长带治安大队数十名干警,会合当地分局的治安支队的民警也赶到了案现场,准备配合刑警队对案地周边进行详细的勘察和搜索。

        当种纬他们赶到案现场的时候,市政府和市局的领导们都已经赶到了。种纬和马队长赶忙指挥治安警察整队,并且上来和诸位领导报到,并领受任务。

        此时,尸体的现现场已经被先期到达的警方人员给隔离了出来。除了路上行驶的车流不能断绝以外,周边看热闹的村民们都被隔离在了案现场五十米之外。

        而当种纬和马队长走到领导面前报道的时候,隔着人群间的缝隙,种纬就已经看到了铺在地上的裹尸布上面,散放着惨白的人体尸块和组织。那蜡黄惨白的尸体,种纬即便隔得很远,但仍旧体会到了触目惊心的感觉。而顺风飘过来的令人作呕的尸臭味,也刺激着人们的嗅觉,让人们神色凝重无比。

        种纬和马队长来到领导面前报到的时候,刑警队大队长张文龙正在向市政府及市局的领导们汇报案情。种纬和马队长两人见状便没插话,认真的站在旁边听了听目前掌握的案情。

        “目前现的是一具女尸,由于尸体的面部被刀砍烂了,所以没法判断具体的年龄。法医只能根据尸体的皮肤粗略判断死者年龄在三十五至四十五岁之间,身高约一米五八左右,体重约五十公斤左右,偏胖。从尸体的腐烂程度上看,如果尸体没有经过冷冻和冷藏的话,死者死亡时间应该不过四十八小时。张文龙冲种纬和张文龙两人点了点头,继续介绍着案情道:“尸体现现场除了死者随身的衣物外,没有现什么有价值的物品。目前这些物品法医已经提取,回去以后我们再进行分析和鉴定,然后才能判断是不是有有价值的线索。”

        “也就是说,你们基本上没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听完张文龙的话,一名看上去四十多岁,年近五十的陌生领导问张文龙道。这人长相颇为周正,看起来气质很不错,说话的时候言谈举止颇有官威,神情也非常的严肃。

        “这就是新任的代理副市长,李天宇!“种纬身边的马队长对种纬小声道。

        这个名字种纬倒是知道,只是没见过李天宇这个人,李天宇代市长是来顶替老市长曹国平的。曹市长已经五十七岁,马上就要卸任天海市长了。原副市长张子明虽然能力不错,但相对资历却差了一点,所以上级派来了这位李天宇,先任代理副市长。等曹市长正式卸任之后,就会让他成为代理市长。等明年正式进行完换届选举后,他就会成为名正言顺的新任天海市长。

        看到新任代理副市长讲话,老市长曹国平咽了口唾沫,最终还是没把话说出口。

        “是,我们目前还没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张文龙被新来的顶头上司不阴不阳的怼了一句,有些尴尬的回答道。

        “那你们接下来准备怎么做呢?要知道这种案子的性质实在是太恶劣了,用不了几天恐怕全天海老百姓就都知道了。到时候弄得人心惶惶的,对天海整体工作局面不利啊!“代理副市长李天宇倒没挤兑张文龙,而是略带忧色的对众人说道。

        也难怪,这位新任代理副市长刚到任两天,结果第三天就赶上这么桩案子,要说不觉得晦气那是假的。本来在他确定来天海之前,天海各方面展的态势都很好,俨然全省新经济明星城市代表的样子。结果等他兴冲冲的来了,迎头却碰上了一件杀人碎尸案,任谁的心情也好不了。

        “天宇市长别着急,张文龙同志是咱们天海刑警队老资格的队长了,经验丰富,破案无数,先听听他有什么看法吧?“曹市长一看气氛有点僵便主动出头替张文龙解释道。见老市长开口了,李天宇也不好意思说别的了,他点了点头便把目光落在了张文龙身上,想看他怎么解释。

        “曹市长、李市长,还有诸位领导,这个现场肯定是抛尸现场了。从这条路往北二十公里就是天海市区,往南十五公里就是天海和兄弟县市的交界地。这不是治安大队的同志也赶到了么?我们想以抛尸现场为中心,以国道为主轴,向南向北各延伸五公里,向国道路两侧的农田深入两公里,由市县两级公安刑侦和治安大队为骨干,配合当地民兵和村民,对抛尸现场进行一次细致的筛查工作。争取现犯罪分子可能遗留,或者丢弃的其他线索。“张文龙一气把自己的想法说完,然后安静的等待着众位领导的意见。

  https://www.biquge.lu/book/39899/196461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