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娶臣妻 > 第 7 章 第 7 章

第 7 章 第 7 章


    第7章八珍糕(2)

  一国之君主动上门蹭饭,对孟之微来说还是挺受宠若惊的。

  虽然薛岑也没有明确表示过自己是来蹭饭的,但眼见这个时辰,让一国之君空着肚子走,孟之微觉得也有点不合适。

  只是琴濯还没回来,孟之微差点为此绞尽脑汁。家里糕饼点心都被她搜刮完了,实在没有东西可招待,只能洗了几个苹果先凑合。

  这看在薛岑眼里,便又是一副寒酸了。

  “你如今官职在身,也无需如此俭省,改日朕给你拨几个人,日常有什么需要也不必事事都劳动你夫人。你寒窗苦读出人头地,不也是为了图个舒坦日子。”

  薛岑说得有理有据,孟之微也深以为然,只是她瞒着身份,多个外人总归不太安全。

  “早先我也想过充盈一下人手,只是内子一直劝我不可忘本,我们俩都是穷苦人家出身,也不惯人伺候,所以这事一直没能提上日程。”

  薛岑听罢叹道:“夫人治家勤俭,实是孟卿的福气。”

  “是啊,这些年若非她相陪,我也走不到如今。”

  看孟之微一脸由衷深情,薛岑觉得自己真是闲得没事来这儿找饭吃,侧目调转话题:“夫人今日又出去打叶子牌了?”

  从孟之微口中揣测,打叶子牌似乎是这位夫人的日常,十有九次都是如此,实在想象不来这位夫人也有如此喜好。不过再一想输赢都是些吃食,与她勤俭持家的形象倒也合得上。

  琴濯走的时候在后厨的案板上留了字条,孟之微依她所说,已经把几样豆子分拣好用水泡上了。

  “她出去买东西了,回来做八珍糕,皇上若不着急走,不妨再赏脸品尝一下。”

  薛岑说来蹭饭,也不过是玩笑话,只是想起来上次那鸭糊涂的味道,没有推辞。

  宅邸大了没多少人,总显得比较冷清。除了孟之微日常上朝走正门,琴濯逛集市回来都是直接由后门进了,后门离厨房近,带着大包小包也不必跑远路。

  府里没人应门,琴濯回来的动静前头也听不到,只有孟之微添茶的时候望一眼,跑第二回的时候,琴濯已经在厨房忙活上了。

  “回来啦?”孟之微拎着茶壶,乐颠颠地走进来。

  琴濯挑着莲子里边的苦芯,见她踮着脚走路,撩起眼皮道:“你怎么跟个贼一样?”

  孟之微啧了一声,“皇上在呢。”

  “皇上怎么又来了?”琴濯下意识就皱起了眉心,显得有点不耐烦。

  孟之微看到她毫不掩饰的反应,又啧了一声:“皇上来做客,这不得让我们家蓬荜生辉?没准他就是惦记你的鸭糊涂,所以来蹭饭呢。”

  “他一个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锅碗瓢盆八十道菜的,来我们家蹭什么饭……”琴濯嘟囔着,把捡干净的莲子丢到碗里。

  灶台上的水还没开,孟之微放下茶壶帮她淘豆子,一边循循善诱:“皇上其实挺平易近人的,说我娶了你这样勤俭持家的夫人,可是好大的福气呢。”

  “好像就他长了张金嘴,我又不用他夸。”琴濯依旧不买账,但也知道皇帝毕竟是皇帝,孟之微如今还在他手底下当差,替孟伯父翻案还是得靠这条龙,便是再不喜,还是得装着。

  “好了,这里不用你,你只管去招待那条龙吧。”琴濯翻了翻今日从集市的收获,把一些榛子、榧子和查条装进了攒盒交给孟之微,又捡了两颗雪梨出来,“本来今天只做糕的,再加个梨炒鸡给那条龙?”

  孟之微听着她的称呼,也忍不住笑了笑:“你是掌厨的,全依你就行。其实皇上也没说留饭,这不是出于礼貌,总得让一让。”

  “来都来了,你不得伺候好了。”便是不为别的,身为孟之微名义上的夫人,琴濯也不能怠慢了贵客,只好又翻箱倒柜找出些食材来,尽量让那条龙吃满足了。

  他们两人都不擅饮酒,除了琴濯做菜用些,逢年过节也只自家酿些果酒。

  上次的花雕只剩了坛底一点了,拿出去没的丢人,琴濯见孟之微摇坛子,道:“上个月酿的三花酒正好能喝了,你看看行不行?”

  “对皇上来说总归算个稀罕东西,我去看看!”孟之微放下坛子,就往院子里的梨树下跑。

  琴濯望了眼,拿着自己的菜刀去了隔壁,不一会就拎了只褪了毛的雏鸡进来,打水清洗,去骨切片,也不过一刻钟的时间。

  那厢,孟之微刚扣干净酒坛子上的泥封,怕她一个人忙不过来,打算去跟薛岑说一声来帮厨。

  “不用了,不过多他一张嘴而已,你在还碍手碍脚。”琴濯抹了下孟之微脸上的一道泥,捡了块切好的雪梨薄片喂给她,“快去吧。”

  “喳喳你真好!”孟之微用脸贴贴她,真有一种得妻如此,夫复何求的满足感,抱着酒坛子忙回去了。

  薛岑无聊,又在打量着那一院墙的水坛子,见孟之微又抱了个坛子来,还以为又是装的泉水井水之类的,甫一闻到酒味,眼底不觉涌上兴味。

  “挺香的酒。”薛岑也好酒,以前便是喝个酩酊大醉也不过一梦了然,如今社稷在身什么都没法过量,渐渐的便也少饮了,如今一闻便被勾起了酒虫。

  看得出来薛岑喜欢,孟之微也松了口气,往酒壶里倒了一些,用小杯子斟上,“家里没什么名贵的酒,这是刚酿的三花酒,不是太烈,全当爽口。”

  对薛岑来说,有比没有更好,当即饮了一杯,犹不过瘾,兀自斟满。

  黄鹤风见了,忙劝道:“皇上,空腹饮酒不宜太急。”

  孟之微拿起酒壶,放缓斟酒的速度,又道:“内子已经在后厨准备上了,一会儿还有拿手好菜,配这酒正好。”

  薛岑也来了兴致,“上次夫人那道鸭糊涂当真好,朕还惦念了许久,今日又能开眼界了。”

  “皇上见笑,其实都是些寻常东西,只不过做的人不一样,味道也就不同了。”

  “这倒是,朕还让御厨专门做了那鸭糊涂,吃着却怎么都不对味,想来也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薛岑夸的虽是琴濯,倒把孟之微听得飘飘忽忽,脸上的笑就没停过。

  薛岑看得兀自好笑,这与有荣焉也是没谁了。

  壶里的酒还未完,热腾腾的饭菜已经上了桌。

  梨炒鸡是今日的主菜,未免寒酸,琴濯又特意做了道拌什锦,用做糕剩的山药做了紫薯山药粥。

  本来若是她跟孟之微两个人,晚上只有蒸的糕和粥就行了,薛岑来了只能做些锦上添花的工夫。

  鸡肉是现杀的雏鸡,过油炒过四五次,肉质鲜嫩不柴。梨片也是琴濯今日在集市上选的刚摘的雪梨,跟鸡肉在一起翻炒起锅,依然保有清脆的口感。

  看着不搭调的食材,融合在一起倒有意想不到的味道。

  “眼下也快秋日了,梨子润肺止咳,用来做菜也不错。”

  薛岑听到孟之微对食材又侃侃而谈,笑道:“这又是你夫人说的吧。”

  孟之微算是默认,略微地不好意思,“在食材上,我确实不如内子通,食材的禁忌跟搭配,她可是如数家珍。”

  薛岑看着已经摆满小桌的菜,想起来道:“也别让夫人忙活了,及早就坐。我也不是多讲究,别我一来反扰得你们夫妻吃饭都不在一处了。”

  先前端菜的时候,孟之微就问过琴濯,琴濯不稀罕见人,自个儿回房去了,孟之微只能替她找补:“今日出去着了些风,方才就说头痛,暂时回房歇着了。”

  薛岑听后也没深究这理由的真假,因对菜满意,对做菜的人也比较宽和,想来后宅妇人怯生也不是多大事儿。

  八珍糕做得尚需时候,出锅的时候正好当饭后点心。

  薛岑对糕点一类从不感兴趣,平常放在手边也懒得多看,倒是把那一坛子三花酒喝了个底朝天。

  刚蒸出来的八珍糕还带着微微的热气,造型也没多奇特,就是用普通的印花模子印出来的,摆在白瓷碟子里显得玉雪可爱。

  薛岑架不住孟之微有意无意地吹嘘炫耀,伸手拿了一块。软糯微甜不腻味,倒是比较符合他的口味。

  “里边有茯苓粉?”薛岑闻着糕点的气味,约莫猜出来几种原料。

  孟之微点点头,“这糕原本叫健脾糕,所以里边还加了芡实、莲子和薏米仁等,都是有益的东西。”

  “夫人心思精巧。”薛岑夸了一句,觉得这些糕点也不似平常那么难以入口。

  琴濯确也仔细,另外还打包了一份放在后厨的小几案上,早先叮嘱孟之微给薛岑捎上。

  薛岑拎着打包好的糕点,觉得来人家里又吃又蹭怪不好意思的,看到黄鹤风手里的药包,干脆都塞给了孟之微。

  “这是来时顺路买的,正好留给夫人做八珍糕吧。”

  药包外边印有店铺的印记,孟之微看着眼熟,知道是琴濯惯常去的那家,东西既接在手里,也没有再推出去的道理,忙称谢收下。

  送走薛岑以后,孟之微还专门提着药包去找琴濯,“皇上也知道礼尚往来,还买了东西,让你做糕用。”

  琴濯头也没回,从镜子里看到孟之微手里拎的,哼地一声:“我就是那劳碌命,只配做糕?”

  孟之微一噎,忙把药包提到了身后,让她眼不见心不烦。

  得,皇上这马屁又拍在马腿上了。

  (http://www.biquge.lu/book/40651/149751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