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娶臣妻 > 第 20 章 第 20 章

第 20 章 第 20 章


    第20章蟹肉烧麦

  琴濯虽然不待见薛岑这个人,对他赏的螃蟹还是另当别论的。

  中秋夜宴后,宫里果然有人来专程送了一筐大闸蟹,琴濯看那螃蟹个头不小,都是难得的好东西,便放在厨房的水缸里养着,现吃现做。

  “螃蟹是好螃蟹,就是人差了点儿。”琴濯抓着一只螃蟹,看着活灵活现的八个爪,皱着眉似是十分不明人为何能够表里不一。

  孟之微听见了,摇摇头道:“有道是吃人嘴软,好歹也说句好听的。”

  “我不骂他就偷着乐吧。”琴濯轻哼一声,毫不手软地把螃蟹丢到孟之微面前的盆里,“绑上,蒸了它们。”

  “今天吃清蒸的?”

  “那有什么意思,今天吃蟹肉烧麦。”

  孟之微从来不会对琴濯做什么菜有意见,听了只管点头说好。

  琴濯挖了一碗糯米泡在平常淘米的小盆里,又捡了些干香菇和茶干。菜园子里的萝卜也到了收成,早前孟之微收拾了一些放在背阴处的架子上,只需溜溜皮就能用。

  葱姜差不多是每顿饭都不可或缺的,不过孟之微说是不挑嘴,对这类东西却敬谢不敏,每次看到一星半点都要挑出来。

  可不用这些做菜便失了味道,琴濯便将葱姜蒜之类的香辛料剁成细碎的沫子,这样炒在菜里便看不出来,孟之微时常感慨,让后若没有琴濯她大概连饭都不知道怎么吃了。

  “也不知道将来要便宜哪只猪。”孟之微看着琴濯忙活的身影,若不是怕耽误了琴濯终身,她倒是想当那只猪。

  “弄完了没有?蒸出来还得放凉,顺便再去帮我拿些柴火,糯米也要蒸的。”

  “好了。”孟之微起身就要抱起那一大盆的螃蟹,奈何木盆本身的重量也不小,她使了下劲儿竟没能抱起来,徒红了脸。

  “瞧你这吃奶的力气。”琴濯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过来帮她一起抬起了盆子,回身看到她擦着额头,笑了一声,“不行呀状元爷,最近虚得很,看来得好好补补。”

  面对她的调侃,孟之微只是报以无奈的一眼,“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相公我手无缚鸡之力。”

  “你这样可不行,哪天跟同僚打架都要被人摁在地上摩擦。”

  “这话却没道理,好端端的我跟同僚打什么架。”

  “私塾里上学的小孩儿为了座位都打架呢,你们当官儿的难道不会因为意见不合动手?”

  “都是科举入仕的斯文人,岂会一言不合就动手。”孟之微理了下袖子看向琴濯,“孟夫人对当官的似乎误解颇多呀。”尤其对上头那个最大的官,更是不分青红皂白了。

  琴濯耸了下肩,不置可否,转过头继续把萝卜跟香菇、茶干切着丁子。

  糯米需要泡一阵蒸出来才弹牙有嚼劲,趁着这一阵工夫,琴濯先和了面做了烧麦皮,等糯米蒸上螃蟹也放得凉了,正好又可剥蟹肉。

  孟之微一直挺佩服她做菜时的安排,一切都井然有序,丝毫没有浪费的时间。

  “你若当个女官,一定也是严谨有序。”

  琴濯只当她调侃自己,“我有心当,也没人给我个官做。”

  孟之微岂不知她的脾性,若非自己想做的事,便是天王老子也难撼动她。这当官说着好像挺难,但若她真有心,也一定做得成。

  “如今皇上在各地鼓励女子入学,想来女子为官也不是不可能。”

  历朝历代都没听过的事,琴濯自然没抱多大希望,不过还是叹道:“若是所有事情都往后推一步,你没准也不用如此大费周章去当官了。”

  “谁说不是呢。”孟之微附和了一句,面上倒不见多少遗憾,也是闲时说说罢了。

  剥出来的蟹肉蟹黄鲜味十足,人闻着又岂有不动嘴的,孟之微剥到一半便自顾自吃上了,被琴濯一通训:“你倒赶早,一会儿别吃!”

  “肉在眼前不让吃,这不是折磨人么。”

  琴濯不理会她的道理,连盆儿端到了案板上,看糯米蒸得差不多,便将先前切的各色丁子用葱姜末、糖醋盐和酱油调味,在锅中煸炒一下入了味儿,加两勺水待卤汁沸腾后将蒸好糯米直接倒入。

  晶莹的糯米染上酱料的颜色,让人食指大动,再拌上新鲜的蟹肉,这烧麦馅儿便成了。

  “好香呐!”孟之微捧着馅儿料盆闻了闻,已经开始分泌口水了,“我去调个醋碟吧。”

  琴濯扬着下巴告诉她放调料的地方。

  烧麦跟饺子、包子看似属于同类,从面皮开始却大有不同,烧麦皮要擀得轻薄为宜,四边形似花边,中间放上馅儿一提就可放上蒸笼了。

  孟之微觉得面食的门道太多,她这刚学会了包饺子,结果包烧麦还另有方法,试了几次不得法便放弃了,看琴濯只是拇指和食指微微一收,一朵花儿似的烧麦就成了,啧啧称奇。

  烧麦用的是烫面,本已半熟,里边的糯米和蟹肉也是蒸过的,其余切丁的菜都容易熟,是以上锅蒸上一刻钟就行。

  烧麦馅儿本来就调过味,蟹肉也自带鲜香,吃着软香扑鼻。孟之微喜欢食醋,所以吃这类面食总要用香油跟辣椒调个醋碟,这刚出锅的蟹肉烧麦蘸一蘸,便另有滋味。

  琴濯嫌醋味跟辣味冲了烧麦原本的鲜香,所以不理解孟之微的吃法,只冲了一碗菠菜蛋花汤。

  “不尝尝?”孟之微夹了只烧麦在醋碟里蘸蘸,簇在一起的面皮上有着微红的辣椒。

  琴濯摇头,道:“你这吃法哪里还能尝到蟹的味道,白瞎了这御赐的大螃蟹。”

  “以你说的总吃一种味儿也无趣,人得尝试新鲜。”

  “歪理一堆。”

  两人正互相扯皮,听到门外有客到,孟之微下意识便看了看自己的穿着,确认无误才放下心来。

  琴濯以为又是薛岑上门蹭饭,因而满心不喜,未想开门看到的是杨大人,当即就转了脸色,“老大人来了,快进来坐!”

  与孟之微他们相处熟了,杨大人都知道他们门庭清净,找人只敲后门就对了。

  一进到院门,杨大人就闻到了饭香,摸着胡子笑道:“看来老夫来得正好,这顿饭又蹭上了!”

  “大人说得哪里话。”琴濯搬了把竹凳放在一侧,又进屋找了一双碗筷。

  “是烧麦啊,好东西!”杨大人一落座就不客气地动起了筷子,好像真如他所说是特意来蹭饭的。

  杨大人此举对于做菜的人来说,倒是一种诚心的评价,琴濯也不是瞎讲究的人,并未因此觉得不快。

  如今也快过了吃蟹的时节,螃蟹再放也会失了鲜味,所以琴濯特意多调了些馅儿,烧麦做得足够。

  饱饭之后,琴濯照旧冲了些花茶摆上。

  杨大人满足地嘬了一口,就差拿个竹签剔牙了。

  孟之微知道他不会无事上门,安静等候没有急着言语,不过听到杨大人所说后,内心还是激动起来。

  “军器所关乎我朝对外防备,皇上这次极为看重,因而半点差错不可有。皇上的意思还是很看中你们这些年轻人的能力,我想让你随赴钱州督造,你意下如何?”

  原本孟之微就想主动去求这个机会,未想杨大人倒是看中她,几乎是没有思考当即应下,“大人信任之微,之微定当尽全力做好此事!”

  杨大人点了点头,“如此我便将督造人员的名单向皇上报备上去,你也及早准备准备,这一去少说也要一年半载,你家中……”

  知道他们家中就伶仃两个人,所以一开始杨大人也犹豫过。孟之微一走,家里就剩琴濯一个柔弱妇人,便有什么紧要情况也没个帮衬,实在难为。

  琴濯听到他们讲话,轻问道:“我想问问大人,之微去钱州公干可能带家眷?”

  这次随赴钱州的年轻人中,只有孟之微是成了家的,杨大人一时没想到这个,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这倒是可以,不过路途遥远,你个小姑娘跟着去路上只怕受罪。”

  即便琴濯已成妇人,杨大人还是不自觉将他们都看作年轻的后辈,琴濯听见弯了下唇,道:“以前跟之微来京城应试的时候,三十里山路我都走过,大人不必担心。”

  杨大人见他们夫妻不忍分离,便不多劝,“行,你们若决定了,就一起准备准备。再过一阵天寒地冻路上怕有耽搁,我估计月底就会动身。”

  “多谢大人!”琴濯高高兴兴地又给杨大人添满了茶,语气里都带着雀跃。

  孟之微原本也不想琴濯跟着颠簸,不过看她模样已经是铁打的主意,知道自己再说也没用,自觉地闭嘴不言。

  杨大人这厢离了状元府,便径直入宫报备此事去了。

  薛岑对他也是极为信任的,自然对他择定的人选也没有异议,只是名单上看到孟之微的名字,还是顿了一下。

  “朕记得孟卿已成了家,家中仅有孟夫人一人,此行一去长远,他家里可有安排?”

  杨大人只道皇上是关心臣子,遂把琴濯决定跟随孟之微一事也说了,说完后半天没听到薛岑的动静,以为他觉得此事不妥,正待替孟之微求个恩准,却听他道:“如此也好。”

  杨大人抬头时,座上的薛岑还是一派清冷,似乎只是对此事的合理与否有所斟酌。

  (http://www.biquge.lu/book/40651/149751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