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娶臣妻 > 第 23 章 第 23 章

第 23 章 第 23 章


    第23章黄芪煨羊肉

  军器所的工程刚刚开始,一应程序还需得孟之微他们这些人领头,这几日又是忙得脚不沾地,有时候路过家门口都顾不上进门。

  好在如今秋老虎也过去了,天气一日比一日凉,钱州相比京城还湿润些,不至于跑得上了火。

  琴濯担心孟之微吃不惯他们那里的大锅饭,还是每日费心准备好送去,军器所的同僚无不羡慕孟之微有位好夫人。

  这日琴濯来得早,没看到一向活跃的杨大人,便把两个食盒都交给了孟之微。

  “今日京里好像来了人,他老人家怕是不得空了。你吃过没?”

  琴濯看着自己精心打包好的食盒,脸上却露出一股嫌弃,连连摆手,“我不喜欢,你要都能吃了及早处理了。”

  孟之微心有所觉,打开盖子,扑鼻喷香,“是炖羊肉啊。”

  琴濯不喜欢羊肉,平常就是做了连尝都不尝一口,这也是想着秋日给孟之微进补一下,才做了这黄芪煨羊肉。也亏得她做惯了菜,用料多寡心里有数,不然也不知道做出来会是什么样子。

  “我都是凭感觉放的盐,咸淡还不知道,你先尝尝。”

  琴濯特意选的肥厚适中的羊肉,用水焯过一遍,再用料煨炖,入味的羊肉去了膻味,汤汁浓郁不油腻,十分鲜香。

  孟之微舀了一口便直点头,“你的手艺自然是好的。”

  “你啊,也就是马屁精一个!”琴濯笑着指了孟之微一下,一转头看到杨大人带着个人进来,晃了下神慌忙杵了她一下。

  孟之微正吃得香,抬头一看差点噎住,连忙起身迎上去。

  薛岑在她行礼之前就抬了下手,“朕微服到此,不必多礼了。”

  琴濯跟着见过礼,却忍不住暗地里努嘴,这个皇帝怎么老是阴魂不散的……

  薛岑的视线缓缓落在桌子的食盒上,又轻轻抬起半敛着神色,道:“现下也不是公务时间,你们自便,朕随杨大人去里边看看。”

  孟之微微微颔首,等薛岑离开后才站正身,也奇道:“没想到皇上居然会来,看来是十分重视这次的工期了。”

  “来了还不是尽添乱,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琴濯觉得薛岑就是吃饱了撑的。

  孟之微又纠正道:“这你可就错了,皇上的身手可厉害着呢,大内的高手都比不上他,不然你瞧他出门任性得连个侍卫都不带。”

  这一点琴濯还真没料想到,不过也没兴趣就是了,催着孟之微道:“羊肉凉了味道就不好了,你快去吃。”

  那厢杨大人带着薛岑在各处视察了一遍,就近找了处酒楼吃饭。杨大人原本还想找孟之微作陪,薛岑却道:“他有夫人相陪,定也不稀罕这里。”

  杨大人觉得道理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不过细品皇上这话,怎么有点不对味?仔细想想皇上也二十有五了,后宫至今还空着,八成也是看见之微夫妇琴瑟和鸣羡慕了。

  至于杨大人为什么觉得是“又”,那显而易见这里没人不羡慕的,如果他还是二八后生没家没室,必定也会这么想的。

  思及此,杨大人眼里不禁流露出一股“我懂”的同情感,看得薛岑莫名其妙。

  “军器所监造事关重大,我终究有些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如今一切顺利,就有劳老大人跟诸位同僚多操持,我过几天就回去,老大人也不必因我分神。”

  “皇上言重了,您御驾到此,岂有老夫不理会的。”便是知晓他身手不凡,杨大人也不敢掉以轻心,“老臣已经让人去收拾地方了,回头皇上看着还有什么短缺的,随时吩咐。”

  “孟卿和夫人住在何处?”薛岑好像没听到杨大人的话,径自问道。

  “来的时候他们租赁好了住所,就在离这不远的巷子里。”杨大人还道薛岑是关心下属,毕竟从京城来的这一伙年轻人里,只有孟之微是成了家的,必然要关照一二。

  薛岑听后也没别的反应,似乎真的只是关心问一句,动了几下筷子,便兴致寡淡。

  “此地的口味都比较清淡,敢是不合皇上的胃口?”杨大人当即叫来人重新点菜。

  薛岑看着桌上的丰盛,心里却不知想着什么,顿了片刻后道:“做道炖羊肉吧。”

  杨大人听后大松一口气,他还真怕皇上点什么飞禽走兽,只是炖羊肉而已,那再简单不过了。皇上千里迢迢来了,这炖羊肉怎么也得让他吃上了才是。

  一旁的黄鹤风听见后,眼皮动了动,默默地摸了下自己的衣袖,心道皇上这是何苦来哉,巴巴地跑来觊觎状元爷的饭,唉……

  自然,这炖羊肉最后也没能入薛岑的法眼,反倒是杨大人包揽了大半。

  午间琴濯带来的黄芪煨羊肉,孟之微还特意给杨大人留着,等得忙完的时候交给了他,回家热热还是能吃的。

  杨大人看到那炖得鲜香的羊肉,却是翘了下胡子,觉得肚中还是饱的,“今儿这羊肉老夫可是吃伤了。”

  孟之微才知他们中午也吃过羊肉,看杨大人一脸苦大仇深,把食盒收了起来,“既这样,这回就放过您老人家了,等您什么时候回过味儿来再说。”

  杨大人捏着胡子尖叹道:“皇上也是挑食得很,自己点的都不爱吃,出来还不得受罪?我看改天还是让大侄女露两手,不然非得饿瘦了不可。”

  “只要皇上不嫌弃,这自然没问题。”孟之微嘴上说着,心里想到琴濯的态度,着实有些虚,已经提前想着怎么去哄人了。

  于是离开军器所的时候,孟之微特意反着走绕了两条街,去以前的老糖铺子里买了些琴濯喜欢的果脯,没成想出门的时候就碰到了四处闲晃的薛岑。

  薛岑看到她手里抱的东西,就道:“又是给夫人买的?”

  孟之微点着头,没敢说这是为您前来蹭饭的安抚。

  薛岑心里又跟拧麻花一样,别别扭扭的。

  孟之微见他不说话,也不好把他丢在大街上,人生地不熟的,丢了皇上可不好找。

  “天色将晚,皇上还是早些回吧。”孟之微不太敢今天就把薛岑领进门,如果琴濯一生气,她后面三天可能就没饭吃了,那才叫惨。

  “无碍,我随便逛逛。”薛岑话里似乎并未有放她离去的意思,提步与她并排而行,“我听闻孟卿夫人也是钱州人士?”

  “是,臣的岳父岳母当年经营些小本生意,常在此出海。”

  “出海可不是小本生意了。”薛岑似笑非笑,也并未深问。

  孟之微被他有一句没一句勾着,倒是说了不少关于琴家的事,不知不觉也快到家了。他面上无波无澜,内心视死如归,已经想好到时候去杨大人那里蹭饭了,却听薛岑道:“我还要四处走走,孟卿便早些回去吧,当心夫人等得着急。”

  眼瞅着到家门口了,孟之微怎么都要客气一下,“前面不远就是臣租的住所了,皇上不妨进去喝杯茶?”

  薛岑私心是想的,但也知道自己总这么往上赶,只会越来越放不下,待要推拒,听到琴濯的声音:“薇薇是你么?快给我看看,眼睛都睁不开了……”

  薛岑转过身,看到琴濯臂弯间挎着篮子,眼里应该是进了东西,一只手揉着,眼皮已经通红还挂着泪花,仰着头朦朦胧胧又看不清人,只听到孟之微的声音便伸着手挨过来。

  看着快要触及自己的衣襟的纤长手指,薛岑的心都往上提了一寸,斜刺里孟之微忽然过来,将琴濯的手腕一把抓住朝她那边带了过去,薛岑当即觉得心里咣一下,落得又狠又重,将他脑海里的一瞬恍惚都驱得一干二净。

  殊不知孟之微看到琴濯差点认错人也是吓了一跳,没多想就把人拽了过来。

  琴濯趔趄了一下,不免抱怨:“干嘛呀……你快帮我看看,眼睛好疼。”

  琴濯努力眨着眼,却越磨得疼,眼白都泛起了血丝,泪花堆在眼角连人都看不清。

  孟之微见了,也顾不得薛岑在场,抬起琴濯的脸去翻她眼皮,“你撑一会儿别眨眼,我给你吹吹。”

  两个人旁若无人,薛岑立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连黄鹤风都替他尴尬。

  罢了,孟之微才想起来还有薛岑这么个人,心里也是一阵无言,硬着头皮又请了一遍人。

  薛岑深知自己进了门怕喝的不是茶是醋,强忍着心中的躁火,道:“我还想去别处看看,这次就不叨扰了。”

  他的目光从琴濯身上掠过,见她还垂首揉着眼睛,像只没精打采的猫,嘴角刚一掀又看到孟之微抓住她的手,皱眉念叨:“啧,别揉了,眼睛都成兔子了,回去洗洗。”

  “又疼又痒。”琴濯挤了几下眼睛,还是很不舒服,只因有薛岑在场,才轻声抱怨着。

  薛岑屈指摩挲了一下发痒的掌心,觉得自己再待下去可能就爆炸了,黄鹤风轻咳了一声,适时提醒:“天儿不早了,皇上也该回了。”

  薛岑怕又看见二人你侬我侬,移开目光,顺着台阶下,“回吧。”

  (http://www.biquge.lu/book/40651/149751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