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娶臣妻 > 第 28 章 第 28 章

第 28 章 第 28 章


    第28章山珍荟萃

  趁着众人餐后休憩,琴濯又拉着孟之微去林子里采了些菌子。

  原想着够一两顿便罢,回来的时候孟之微却兜了一衣襟子。

  “这样不好拿,我去附近老乡家里买两个箩筐算了。”

  琴濯叫住孟之微,道:“又乱花钱,去折些榆树条来。”

  孟之微了解她一惯节俭,没必要的钱是一分不花,依言去折树条。

  琴濯把榆树叶撸掉,不一会儿就用枝条编了个小箩筐出来,不止孟之微说她巧,就连薛岑也不由自主看了半天。

  “还是喳喳厉害!”孟之微由衷地竖起大拇指。

  薛岑深有同感,看着琴濯傲娇的小表情,又遗憾这话不能出自他口,更遗憾的是这般样样精通的人也不属于他。

  杨大人看着满满两筐菌子,摸着胡子道:“这菌子看着五花八门,不知道做菜什么味道?”

  “菌子做菜也是很鲜美的,能做的挺多,改日大人来家里,给你们做几道菌子的美味尝尝!”

  杨大人等的就是这一句,当下笑眼咪咪地应下。

  琴濯想到薛岑也在场,把一国之君漏掉不太好,所以很顺便地客气了一句:“皇上如果不忙着回京,也别忘了来赏脸。”

  薛岑将她的话在心中自动过滤了一遍,解读出剩下的意思不禁有些雀跃。

  她主动邀请自己做客了!

  可无论心里多么难耐兴奋,薛岑还是矜持又淡漠地嗯了声。

  反倒是黄鹤风听了,替他高兴无比,笑眯眯地跟琴濯搭话:“夫人的厨艺好,皇上还常夸赞呢,便是宫里的吃食啊都淡了三分口味!”

  薛岑横了他一眼,嫌他多话。

  琴濯还是挺谦虚,“都是些家常菜,可不敢跟手艺精湛的御厨师傅比,不过能入皇上的眼,也是我的荣幸。”

  孟之微知道这都是场面话,闻言挑了下眉,垂眸扫了眼琴濯的背后,那里指不定有个尾巴在翘呢。

  还荣幸,她哪天看皇上顺眼那太阳都打西边出来了。

  回城以后,杨大人就直奔平日议事的地方,除了军器所,码头也是个至关重要的大事情,孟之微可不能缺席。

  琴濯劝她:“我自己回去就好,你顺路就去吧,不必来回折腾了。”

  孟之微原本还有些犹豫,还是薛岑开口:“码头的事情已经敲定了,不急在这一时,你先回家安顿好。”

  “多谢皇上!”孟之微面带喜色,帮琴濯拎着东西匆匆往家走。

  薛岑听到杨大人又夸了句“之微顾家”的话,面无表情地收回目光,牵着马往议事处走。

  孟之微把琴濯送回家,不想太耽误薛岑等人等候,旋即就赶回去了。

  两个人的小家没有多少活计,琴濯把箩筐里的菌子都倒出来,清理了一下根须,放在匾额里晾晒。

  回来的路上琴濯还专门买了一个木框子,在厨房一侧支了个地方,那带回来的兔子放进去养着。

  刚换到陌生的地方,小兔子还有些害怕,一直挤着眼睛缩成一团。琴濯切了几片胡萝卜才哄得它睁开眼,摸着它雪白柔软的耳朵,暗地寻思得什么时候长大。

  刚采回来的菌子还是新鲜的,琴濯捡了一些出来,打算晚上等孟之微回来就做个山珍荟萃,主食就是蒸饼,再做个山珍汤。

  原以为孟之微这一去得好些时候,未想太阳还没落山就听到了门外动静,琴濯不禁暗想皇上还不算太没人性,知道在天黑前放人。

  琴濯已经生起了火,蒸饼也在灶上蒸着,各类食材该切丁的切丁,该切条的切条,准备得妥妥当当,就等孟之微回来入锅一炒一煮就齐备。她听到外面熟悉的脚步声,先行起身去开门,看见了许久不见的赵文汐。

  赵文汐正跟孟之微说着什么,面带笑容,正过脸温温和和地抬了下手,“又来叨扰了。”

  琴濯忙把大门展开,迎人进屋,“赵大人什么时候到的钱州?”

  “今日方到,我在军器所打听得你们住在这里,便说顺便来看看,未想出门正好遇到了之微,倒也省得我自己没头苍蝇一样乱转。”

  进了屋后,孟之微自发去拎了水壶来泡茶,坐下后顺口问道:“还没来得及问你,怎么这时候来钱州了?”

  钱州最紧要的就是军器所的工程,孟之微觉得应该用不着他才对,此来必是有任务在身。

  赵文汐对孟之微倒没有忌讳,说道:“此前刚颁布了新律法,如今大理寺、刑部和御史台都在各处审查整理案件,我来钱州也是为调取一些案宗。”

  孟之微和琴濯听了,心中齐齐一动,孟之微率先问道:“我看律法的变动不大,都要重审岂非劳心劳力?”

  “也不全是如此,只是针对一些比较大和有争议的案子。皇上觉得新法要畅通实施,以往的症结之处就要及时梳理清楚,不然前后矛盾也不足以令民众信服。”

  孟之微觉得自己心口砰砰直跳,冲击的情绪让她脑子都开始眩晕起来,强作镇静道:“这钱州最大的案子怕也就是当年那桩了,这事可非同小可,难道皇上还认为此事有回旋余地?”

  “当年那件事,十四州丢失不假,不过依照案情处理,也有许多复杂之处。”赵文汐说起当年的事,眉心也有几分沉重之色,话虽未尽,但也没有再多议论。

  孟之微也怕问多了引起赵文汐的疑虑,仅仅是知道这个消息,也令她难以安定下来。

  两人又谈了些关于新法的事情,赵文汐叹道:“你的想法比我多多了,当初不如就来大理寺当差,我们两个搭伙也省得我如今头都快飞了。”

  “看来这段日子是忙坏了你。”孟之微笑了笑,把茶杯添满,心里多少也有些意动。

  “你这一届的才俊都被留在了六部,倒是少有派往大理寺的,暂且不知道皇上的用意。不过以你的能力,我觉得来大理寺比较合适。”

  孟之微不动声色道:“我倒有过这想法,不过当时也是晕头转向,岂敢想自己择地方。”

  “三年之选也没有多少日子,过个一年半载又是一拨新人入朝,六部不愁人才充盈。皇上如今器重你,你不妨坦白说一说,没准能得个恩准。”

  琴濯这会儿也满心期盼,闻言点着头道:“对啊对啊,你也可以跟杨大人先商量一下,到时候有他老人家作保,也许事半功倍,你们俩要能在一起办公,那才是双剑合璧,所向披靡呢!”

  孟之微为了查清当年的事情,也一直在筹谋怎么一步步挖出更多的线索,如今皇上既有此决定,当年的案子应是首当其冲,对她来说也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会好好考虑一下的。”孟之微嘴上如此说,心里却已打定了主意。

  赵文汐温声道:“事关你的前途,慢慢打算清楚,也不急在一时。我虽官不大,到时候却也可以替你说两句话。”

  琴濯生怕赵文汐下一刻就反悔似的,当即就接下了他递来的好意。孟之微心中感激,暂且不提。

  晚间,二人留赵文汐在家里吃饭。琴濯为了招待他,将原本的菜色又丰富了一些,山珍荟萃还是今日的主菜。

  “这是今日回来途中我跟喳喳去山林里采的,集市上卖的也不如这新鲜,杨大人回来的时候就惦记上了,你却是第一个吃的。”

  赵文汐知道杨大人也算个老饕,他老人家都惦记的,必然是有所惊艳的,当即执起筷子,“那我这次可算走了好运。”

  菌子的卖相很普通,不过种类丰富,各色的菌子炒在一起,只需番茄和腌萝卜便徒增菜色,调料也无需复杂,只用盐和豉油、芥末调味,既增味又能保有菌子原有的鲜香。

  刚盛出锅的山珍汤还冒着热气,汤汁经过慢火熬炖,呈现出微微的奶白,里边零星的枸杞点缀,瞧着颜色淡,但是味道却不失浓郁。

  孟之微撕开一半蒸饼,把炒的山珍放入其中,再拌上一匙自家做的辣酱,咬一口夹着山珍的蒸饼,再喝一口山珍汤,满口的鲜味仿佛都爆出来。

  赵文汐看见她的吃法,五分食欲都成了十分,也学着她的方法尝试,赞不绝口之余明白他的老师为何如此期盼这一口了。

  为了不显得过于素淡,琴濯特意加了道红烧鸡块,主要还是招待赵文汐。

  头先才在路上吃了叫花鸡,孟之微当下也不稀罕,所以一盘鸡块全入了赵文汐的口。

  饭后三人闲谈一阵,赵文汐便起身欲回,琴濯二人久留不下,便送他出了巷子。

  孟之微这半天都在寻思着赵文汐说的事,目送赵文汐离开后,回身系了下披风的带子,跟琴濯道:“我想去杨大人那里一趟。”

  琴濯知道她的心情,抬眸道:“决定了?”

  “事情到如今也许是天意呢,不管成不成,这的确是个契机。”

  琴濯原想陪着她去,一想事关她的前途,也算公事,她去了总归有些不合适,便叮嘱她:“去吧,也别太心急了,我们已经走到如今这一步,也不差再等些时候。”

  “我知道,夜里风大,你先回去吧。”孟之微执意等得她进了门才朝前走去。

  (http://www.biquge.lu/book/40651/685620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