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尚不知他名姓 > 第180章 医者(32)谈判

第180章 医者(32)谈判


        听见程松阳说,他是用了催眠术,才让周游和付东流看到了深渊“幻境”,周游好像明白了自己为何不能识破幻境,但好像哪里又说不通?

        付东流没学过医,相对来说是旁观者清,他看着程松阳,慢慢说道:“你在撒谎!如果这一起都是在催眠术中,那你自己的存在又如何解释?而且,是不是中了催眠,我们用真气就可以分辨,你不可能混淆我们的!”

        “别急啊,我还没说完呢。”程松阳眨眨眼,又道:“你们是修习者,我若直接使用催眠术,就如领导所言,肯定会被识破的,而且要起效难度也比较大……因此,我在引你们进入这间屋子之前,都没有使用催眠术,只是在进屋之后,才对你们用了一些催眠的法子,再加上特殊的药物,目的就是让你们走不出这间屋子,门外的深渊,就是其中之一。”

        “其中之一?”周游握紧了拳头:“还有什么是催眠的?”

        程松阳神秘一笑,道:“这我怎么可能都告诉你?我可是普通人啊,在你们修习者面前,我总得留点防身的后手吧?”

        付东流轻声感慨道:“虚虚实实,轻易的就把我们两个修习者玩弄在股掌之间……我老付佩服你啊……”

        “真者易识,假者也易辨。但若是真真假假,真中掺假,假中有真,那可就难说咯。”程松阳一点不心虚地领了付东流的敬佩,炫耀道:“也就是对付你们这些修习者比较麻烦,前几日,我就只用了催眠和暗示,轻轻松松就搞死了袁二公子,直到现在别人还以为他是自杀呢……”

        “什么?袁二是你杀的?”周游失声喊道。袁二离奇的死因,一直让周游无法释怀。尽管此人死有余辜,但是死的这样不明不白,也同样不能让人视而不见。

        程松阳居然很得意地晃晃手指头,道:“对啊,是我杀的……不,确切的说,是我让他自行了断、完成处决的!”

        处决?程松阳用的这个词让付东流心中一紧。

        “你说你是用催眠,让袁二自己‘杀’了自己,那,囚室里的枯叶,是怎么回事?”周游问道。叶子的事儿,让周游很是介意。

        “什么枯叶?”程松阳一脸的迷茫,看来叶子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枯叶?难道,仅仅是偶然?

        因为受尸虫影响,较少说话的付东流更关心的眼下如何脱身的问题。他注意到程松阳刚才说到,为了对付他们修习者,为了增强催眠的效果,还给他们用了药。但付东流依稀记得,他们两人中,只有被尸虫咬过的周游吃过了程松阳给的药,自己并没有服用过任何药物啊?

        于是,付东流决心将话题拉回来,遂轻声道:“你刚才说,给我们用过特殊的药物,是什么?是给周游吃的那些药吗?”

        “给他吃的药,绝对是老葛留下来的,补身体的药,”程松阳耸耸肩:“绝对不掺假。”

        “那……”付东流和周游都被他搞糊涂了。

        “药是气体状的,自从进屋以来,没有提前服用过解药的你们,便都吸进了这种药,帮助你们产生幻觉……哦不,应该说是帮助你们认识真实的自己,和自己真实的处境……”

        “你!”付东流只觉打心底里打着寒颤,这么长时间,被人下了药,自己却毫无察觉?这不光是说出去丢修习者的脸,而且,这个程松阳,到底什么来路?

        他真的就是个普通人?

        程松阳一直看着他们,认真,仔细,好像要从他们脸上看出什么花似的,两人被他看到直毛,周游不禁又问道:“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程松阳冒充老葛出现后,这一系列的行为,都让人觉得不合逻辑,难以琢磨。

        到底想干什么?

        “我的动机……”程松阳歪着头,慢慢道:“我只是好奇,想看看你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以至于……”

        他慢慢从床上坐正了身体,两腿垂在床边,挺直了腰板,双手分别拄在两条腿上,道:“……以至于主人如此忌惮你们!”

        这应该是程松阳第二次提到主人了。“主人?是谁?”周游警惕了起来。他立马想起了在幻梦之境中遇到的那个树洞怪人。

        “周游,他的主人,一定是那个怪人!”付东流应该是和自己的属下想到了一块儿,不过他能想到树洞怪人,更多依靠的是线索,而非直觉:“他刚刚说过,他处决了袁二,而袁二……”

        “而袁二就是为那个怪人办事儿的!”周游马上明白了领导的意思,他急忙又调起了真气,面对这样的一个和怪人有关系的人,不得不提高警惕!

        “主人不是什么怪人,”程松阳保持着自己的姿势,平静道:“他只是比你们更早看到未来的人!”

        周游当然不服气,正要反驳他,却见程松阳颇带领导范儿的一摆手,周游不知主地便停了下来,听他要说什么。

        只听程松阳道:“时间不早了,我今天上午还有会……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周游和付东流都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程松阳来回看了看他们两个,最终将目光定在周游脸上,道:“我需要你为我做件事。”

        “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吧?不然的话,你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呢?”周游道。

        “那是自然……不过,”程松阳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对我们来说却是好事……其实,对你也未必算是个坏事,举手之劳而已……”

        周游想了想,道:“如果想请人帮忙,是不是该有些拜托人的应有礼节呢?”

        “嗯?”

        “先把我领导体内的尸虫安抚下来,咱们再来谈事情。”

        听了周游的话,程松阳好像是听了一个很有趣的笑话一样,笑个不停,道:“周游,你搞清楚,现在的状况,不是我求你,而是我在要挟你!”他停顿一下,又恶狠狠道:“别跟我讲条件!”

        周游攥住了拳头。

        此时却听付东流轻声道:“周游,不要理他。金铃已经被他吞掉,现在尸虫是无法解决的……所以你不需要考虑我……你现在调动真气,努力将门外的幻境破掉,争取尽快脱身!”

        程松阳冷笑道:“你们以为,我会让你们这么轻易就逃脱吗?”

        感谢支持,请多指教!

        (本章完)


  (https://www.biquge.lu/book/40860/145052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