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尚不知他名姓 > 第九章 观复(56)岁月静好的模样便是灯下听雨读书

第九章 观复(56)岁月静好的模样便是灯下听雨读书


江月心能说出此番话来,显然是有过亲身经历的。能让他如此耿耿于怀的经历,恐怕就得是被关入地下这一遭了。他自诩天地之灵,却被人深埋地底憋屈了千年,不见天日不得奔流,如何怎能咽得下这口气?更何况的他被囚,竟还是他最看重的人亲手所为!

        周游和张小普盯着江月心清瘦的背影,心中好奇越来越大。张小普没想太多,随口问道:“江大人,您说的是我恩人吗?”

        不出所料,江月心果然没搭理张小普。周游拍了拍张小普的肩头以示同情,不过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太多,他有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搅得他的心着实不安:“你们说,若是钟阿樱真的占了那个人……那个阿玉的皮囊的话,那,阿月他算不算是两通者呢?”

        从眼下情形来看,钟阿樱掳走那尚不知名姓的少年,为的还是他体内那般不可估量的神奇力量,她想要得到、拿走这股力量,首先得等到月圆之夜,等那神奇之力恢复;其次则必须掐好时机,既要等力量完全恢复,又不能等到那少年完全复原,否则那少年重获支配那力量的能力,钟阿樱再想要拿就没那么容易了。

        如此看来,在那少年失去反抗能力的时候,直接接受了他的皮囊,以逸待劳,似乎是接收那力量的最佳选择。

        “是不是两通者,那要看树精留给他多少意识了。”江月心道,“如果连意识都消灭了,那压根就只剩了皮囊,而不存在阿玉这个人了,自然也就没有什么两通不两通的说法了那个时候,就只有占了阿玉皮囊的树精啦。”

        略微停了停,江月心又道:“而且,我不觉得树精会这样做,哪怕这的确是接收那股力量的最佳方法。”

        “为什么?”周游不明白江月心为何会如此笃定。

        “因为……”江月心似乎犹豫了一下,但终于还是说了出来,“那树精曾经有过这样的机会,却并没有乘虚而入。我想除了那无穷无尽的力量,树精应该是有其他考虑的……”

        “什么时候?树精还想干什么?”周游只觉得自己现在虽然踏在石阶上,可似乎每往前走一步都是无法分辨深度不知通往何方的黑洞。

        “那是……”江月心轻轻一叹,道,“罢了,你们不是想知道我为何会匿身地下吗?索性就说给你们好了……”

        周游精神一振:“那太好了……嗯,我是说,我们也能帮您评评理,您一定是被那不识好人心的家伙给冤枉了,对吧?”

        江月心表现的很有风度:“评理不评理倒放一边,公道自在人心嘛……我主要是想,这树精心思莫测,我说给你们听,也许你们能从里头发现一些我不曾注意到的东西呢?”

        “有道理!不愧是江大人啊!”张小普也赶忙跟上一句。

        江月心摆摆手,一边大步流星往前走着,一边徐徐道来:“这话就要从一千多年前说起了……”

        江月心微微抬起了头,仿佛在冷光未能照亮的去路尽头,看到了千年前时光的斑斓。

        虽然那少年一直说他自己从来不缺朋友,但江月心就是知道,这人是孤独惯了的。即便是江月心与他同行多年,甚至都已然知晓了他那奇异力量的秘密,也总是会在某个瞬间,感觉到此人有意无意的疏离。

        他好像把自己关在一个无形的牢笼里,自我放逐在时间的海,任凭海浪拍打。

        每当这种时候,江月心说不介意那是谎话,但水人很有自信,他相信自己可以改变可以感化这少年那颗竟比自己的本形“晴空之石”还要冷的心。

        江月心和那少年相携踏上了云游之路,那真叫一个随心所欲,想往哪里去便去哪里,有时候就是忽然跳出一个念头,两人便能兴致勃勃地说走就走,再加上有白义这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速度又堪比传送门的神兽,两个人玩的是不亦乐乎。他们常常是清晨还在东海赏日出,下午便到了北方雪漠,和那少年不知何时认识的酒友升起小炉子,烤肉吃酒赏雪景;到了夜里,他们很可能又会躺在随波逐流的一叶扁舟上,看漫天璀璨的斗转星移。

        美妙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自从在宣城山大定河送别了青莲先生,他们二人已是散漫游荡了二十多年。又到了一年的深秋,在中秋节到来之前,江月心拉着那少年一头扎进了浮筠山里。

        浮筠山地处西南,既不是名山,也不是最高的山峰,甚至也不是当地风景最好的山,总体来说平平无奇,因此那少年很是纳闷,江月心为何非要去到此处?

        那时江月心已经称呼那少年为阿玉,少年不曾正经应过,却也没有明确反对,江月心就当他是默许,一直便这样叫了下去。

        “阿玉,你没去过这地方吧?”江月心神神秘秘道,“只要去了,我管保叫你今天能收获惊喜。”

        硬是被命了名的少年哭笑不得:“我没去过的地方多了去了,难不成都要一个个去遍了不成?”

        “哎呀,我说过了,这个地方不同,会有惊喜给你呀!”江月心笑道。

        阿玉也淡淡笑着:“好吧,我就算不从你,看起来也没有其他选择了……说好有惊喜的,你可不能骗我啊!”

        “这是自然!我江月心说话算话!”江月心说着,轻盈往前跑去,回头招呼着那少年:“阿玉,快些呀!”

        阿玉微笑着,也扯开步子跟了上去。他们二人到了浮筠山脚下,就叫白义回去休息,他们自己步行上山。

        爬山嘛,自然要一步步走上去才会有乐趣。

        这浮筠山不出名,来游历的人极少;而当地山又多,浮筠山不仅景色不算上佳,而且植被也不算茂盛,因此本地人都没拿这山当回事儿,上山砍柴的人都不多。

        更不要说在这样一个细雨迷蒙的日子,进山的人更是少之又少,确切的说,整座山除了江月心和阿玉两人,再没有多一个这种两脚的生灵。

        浮筠山来的人少,山路也没有人特意修整过,只一道随便踩出来的山间土路,下雨过后,更是泥泞难行。还没走到半山腰,阿玉的脚底就已经沾了厚厚一层泥。

        不过这并不妨碍二人的兴致。那少年虽然并不知道这浮筠山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既然来了,他便也兴致勃勃,也不撑伞,慢慢在山路上行走,随便看看山间野草,任柔软的雨丝拂在脸上发梢,心下便已是难得的清净。

        少年停下脚步,仰起脸来,深深吸一口清凉并带着青草泥土味道的空气,嘴角便不由弯了起来。

        这便是岁月静好的模样吧……


  (https://www.biquge.lu/book/40860/169652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