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尚不知他名姓 > 第487章 迷雾(150)失控

第487章 迷雾(150)失控


        "“她为什么对自己这么狠?”刘若明看着钟阿樱对自己的根脉用了“夺气死咒”,实在是不能理解,遂喃喃自语着。

        白衣少年和他一样困惑。但少年仔细看着钟阿樱,片刻,忽然道:“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刘若明不解问道。

        “她用的术咒,和夺气死咒不太一样!”白衣少年语极快地解释着:“咱们用的夺气死咒,只需用手诀便可,可是你看她现在,还加了咒语!”

        不说不知道。经白衣少年这么一提点,刘若明也意识到了钟阿樱施术时的异样:“对呀!根本不需要咒语的……那么,她加了什么咒语?”

        刘若明所站的位置和钟阿樱有一段距离,他只能看到钟阿樱的嘴唇在轻微蠕动着,却听不清她嘴里说的是什么?

        “她的咒语,像是改良过的提神真咒……”白衣少年注视着钟阿樱说道。看他那个样子,似乎他是能读懂钟阿樱的唇语。

        “提神真咒?这样的话,她应该是在对根脉真气进行集中啊……”刘若明不觉皱紧了眉头:“这样的话,岂不是和夺气死咒相矛盾了吗?”

        这也不怪刘若明大惑不解,的确,提神真咒的作用,就是在真气不足,或者遇到紧急情况时,在短时间内将自身真气的力量提高数倍,以便让修习者能够对抗敌人、安全度过紧急关头。就算是改良过的咒语,那它也还是起到提升真气的作用。提神真咒用在这里,是和要毁灭真气的夺气死咒完全相反的呀!

        这个钟阿樱到底在干什么?

        “有一点,我想我明白了……”站在刘若明身旁的白衣少年慢慢说道。

        “想明白什么了?”刘若明立即问道。

        “改良咒语和夺气死咒一起用的问题……”白衣少年道:“我想,钟阿樱在调动根脉的时候,恐怕是遇到了一点麻烦……很可能是由于我们现在不知道的原因,根脉不听她调遣了……她为了用根脉给咱们致命一击,所以就用了夺气死咒,要知道用了这个术咒,根脉是任她摆布不能反抗的……但是光听她话没用,还得有真气……所以……”

        “所以,她就用了改良的提神真咒,来给根脉以灌输真气,好让根脉听话地攻击咱们?”刘若明看见白衣少年点点头,又接着道:“即便是这样,她也犯不上用夺气死咒啊!用了这个咒,就算这次能攻击到咱们,可是完事了呢?她自己的根脉不也玩完了吗?”

        “谁说不是呢?”白衣少年虽然这么说着,可是一点儿也听不出他话里有一丝的忧虑:“所以,有些疑问,咱们得留待一会儿再解了……”

        刘若明刚要问他一会儿再解是怎么个解法,却听钟阿樱那边,突如其来的传过“轰隆”一声,好像天塌地陷一般!

        只见钟阿樱身前腾起的烟尘如障,从地上连接到了天上!滚滚尘烟之中,隐约可见粗壮如蟒蛇的根脉,在半空中胡乱摇摆招展着,在黎明之时空寂宛如荒宅的庭院里,宛如从地狱里跑出来的魔鬼一般!

        “终究还是被她召唤出来了!”刘若明心里一紧,伸手就要出招,却猛然想起,自己的手,依然还是被那白衣少年攥着不放呢。

        此时不用刘若明再主动说什么,白衣少年感觉到刘若明的手臂抻动,遂很自觉地转过头来,对他道:“别慌,沉住气……”

        “都到这种地步了!”刘若明很沉不住气的冲那白衣少年嚷嚷:“你总说等等,等等……现在都火烧眉毛,你还叫我沉住气等着?别太自以为是了!”

        看见刘若明着急火,白衣少年却依然不为所动的不放手,但也不生气,仍旧笑着道:“哎,我可不是自以为是的人……你看那里……”说着,白衣少年用手往前一指。

        刘若明没好气地顺着少年的手指,往钟阿樱制造出的烟尘中心处望去。

        这一看,却叫刘若明闭上了嘴巴,复又张开。

        闭上嘴,是因为他看见眼前的一切而停止了对白衣少年的指责。又张开,是因为眼前所见的景象,实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

        被根脉蹿出所带动的滚滚烟尘,此时已经基本落定,眼前视野已经是很清晰的了。

        刘若明清清楚楚的看见,大约七八根根脉正在钟阿樱身前的地上,张牙舞爪地耀武扬威。那些根脉都是极其粗壮的,最粗的一根,约莫有小孩子的身体粗细!

        如此粗壮的根脉,如果受钟阿樱的操控,动攻击的话,真是足够他刘若明和那白衣少年受的了……但是,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怀疑,这些根脉却只是冒出地面,在地上飘摇着,乍看气势十足,细瞧却如随波逐流的海草一般,显得没头没脑的,好像它们根本就没弄明白,自己是怎么出了地面、来到这里的?

        这些根脉后面的钟阿樱,脸色很是难看。她的手诀一直未停,显然是想重新控制住这些茫然失措的根脉,但是也很明显,她这样做的效果甚微。

        更让刘若明吃惊的还在后面。

        他看见了黑子。

        重新出现的黑子高高站在最为粗壮的一条根脉的顶端,任凭那根脉如何晃动,它都稳如泰山。

        它就那样蹲守在根脉顶上,看着钟阿樱已经有些手忙脚乱的指挥。

        渐渐的,黑子的脸上露出一个好像刀锋一般的笑容。它居高临下,对着忙乱的钟阿樱高声喊道:“你的连接已经完全失效了……你,已经完了!”

        钟阿樱闻声,抬起头来,找到了黑子所在的位置,盯着它,恨恨道:“你有什么资格来判定我?小耗子……”

        最讨厌被人说成是小耗子的黑子,这一次却并没有太大反应。它只是对钟阿樱报以冷冷一笑,小小的细细的长尾巴在身后甩了一甩。

        “轰隆隆!”

        随即,一连串的剧烈声响充斥了整个庭院,甚至传到了天边,伴着又重新扬起升腾的烟尘!

        根脉终于不受控制的轰然倒地了!

        在那根最粗的根脉倒地之前,黑子身手敏捷地纵身一跃,从横七竖八的根脉之间,灵活的三跳两跳,竟跳回到了刘若明的肩头。

        “黑子,好样的!”白衣少年对黑子竖起大拇指。

        “黑子,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刘若明却急忙追问内中缘由。"


  (https://www.biquge.lu/book/40860/170676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