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尚不知他名姓 > 第799章 相逢(229)想躲开的偏偏会凑到眼跟前

第799章 相逢(229)想躲开的偏偏会凑到眼跟前


        “我希望,你能看着我说话,”那少年继续说道:“呼名之术只有我能用,你这话,应当对我说才是。”

        可那戴面具的人,却仿佛充耳不闻似的,仍旧对着牛五方道:“施术的是你,解开,当然还是你。”

        这话似乎是对牛五方在说,可话里话外的意思,明显是冲着少年所说的那句话才做出的回答。他明明是听到了那少年的话了啊。

        牛五方眼珠在这两人身上,打个转,嗅出了些不寻常的意味。他转头看着那少年,道:“你们认识?”

        “我想这样的,”那少年似叹似答,轻轻道:“所以,我希望他能正眼看看我,这样我才好确定……”

        那位戴面具的黑影一般的人,却忽然将裹着身子的斗篷一抖,飞身而起,像只大蝙蝠似的,直冲牛五方而来!

        依然没有任何气息的波动。似乎,这并不是那人刻意为之的,而是他天生就如此。

        天生没有气息?

        牛五方脑中问号越来越大,但此时却不是猜谜的好时机,他身子略略一伏,真气凝起,要迎接那人从空中探下来的手爪!

        可就在此时,牛五方只觉眼前一花,有人像一阵风似的挡在了自己面前!

        牛五方大惊:“你干什么!”

        挡在前面的,不是旁人,正是现在真气全无的少年。他虽然没有真气可运,但敏捷的身手却好似是烙印在骨子里的,几乎成为了他的本能反应。

        他挡在牛五方身前,主要的倒并不是为了保护牛五方。牛五方也是一方大家,根本不用太过担心他不是谁的对手。

        少年挡上来,只有一点诉求。他双目紧紧盯着由上而下扑过来的那团黑影般的人,怒道:“看着我的眼睛!”

        很少能听到少年会用如此严厉的语气和人说话,此时牛五方听见,不由心里一怔。虽然明知他并不是说给自己听的。

        少年挡过来的时候,那黑色的人形大蝙蝠已经把自己指甲长利的手爪探到了近前,就连牛五方都能清楚的看到,这只苍白到青的手掌上,爬满了虬曲如蚯蚓般的青筋。

        甚至,那人的爪甲已经划破了少年肩头的衣衫。

        “嗤”的一声,布料划破,皮肤裂开,一道殷红迫不及待地渗出,洇染了少年肩头的一大片。

        “你快闪开!”牛五方一掌把那少年推到了一旁,自己挥拳要上。

        少年踉跄几步,却仍然抬头看着那黑色的人影,怒道:“你冲我来呀!你这一爪,明明可以卸了我的胳膊的,为什么收了劲儿?有种的话,冲我来啊!”

        那黑色人影的面色始终沉默在青铜面具后面,似乎丝毫不为所动。他划破少年的肩头后,指尖就在少年肩头略一借力,身子一晃,便扑向了少年身后,目的很明显,他就是要对牛五方下手。

        此时牛五方那一拳也迎了过来,两人一拳一掌骤然相接,又霍然两分,两人俱是往后退了几步。那戴面具的黑影也落在了一旁的地上。这下,他和牛五方却是隔着那少年相对而视。

        杵在中间的少年好像忘了他自己没有真气的事实,一点儿也没有要避风头的意思,竟然一转身,对着那戴面具之人大踏步而去,边走边怒气冲冲道:“摘了你的面具!”

        牛五方正想要伸手把那疯了似的少年抓过来,却突然楞在了原地。只见,那少年步步紧逼,而对面那戴面具的人,却只是节节后退,就好像那少年身上有什么让他忌惮的东西似的。

        终于,当他退到云夜永的正下方时,那戴面具的黑影人实在是觉得自己不能再退了,就站在一堆破烂座椅旁,低声道:“你别逼我……”

        少年却好像充耳不闻,仍旧向前迈步,道:“是你在逼我!”

        那戴面具的人的眼睛空洞而呆板,好像从来连眨都不会眨,可是此时,牛五方恍惚看见他竟闭了闭眼睛。

        再睁开眼睛的同时,那戴面具的人袍袖一展,悬在空中的云夜永,好像一颗炮弹似的,重重砸落下来,眼看着就要砸到那少年头顶之上!

        少年不为所动。以他几乎成为条件反射的身手,明明只需要挪开一步就能避开这个天降“炮弹”,可他偏偏不动,反而稳稳的站在了那里。

        反倒是掉下来的云夜永,此时大概又攒了些气力,哑着嗓子喊道:“老五……你竟敢……啊……”

        牛五方一直戒备着那戴面具之人直接对那少年出手,却是没想到他会拿云夜永当武器。他也更没想到,那少年竟然不躲不闪,就等着挨砸!此时若想要过去回救,已然是来不及了。可牛五方急切之下,只得将一道真气对着云夜永放出,想要借力将他推到一旁。

        没成想,牛五方的真气在触到云夜永身体的时候,竟然与一道巨大的力量骤然相接!

        云夜永被呼名之术限制,真气无法流动使用,是以牛五方完全没料到会遇到这样强大的力量,两道真气相击,毫无防备的牛五方只觉胸口一滞,噔噔噔后退几步,只觉一股甜腥之气从胸口泛上,他急忙调息运气,才勉强压制了下去。

        云夜永和那少年都不可能放出这样的力量来,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对面那戴面具的人了。

        牛五方看过去,果然,他看见那戴面具的影子一般的人,正将手臂缩回他的厚重的黑斗篷下面。

        牛五方不禁迷惑了:这人到底是要哪样?是他把云夜永拽下来当武器,可事到临头又是他自己想要把云夜永这“武器”给推到一旁。他到底是想要对付那少年呢,还是想要保护那少年?这人也太纠结了吧。

        只可怜那云夜永,被两道真气从两边夹击,而且一方还是来自“自己人”,这让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要说那云夜永也是因祸得福,本来这样强大的真气是完全可以把他打个半死的,但巧的是他刚被施了呼名之术,全身气脉真气凝滞不动,缩回气海丹田,因此,虽然皮肉骨骼是生生受了重击,然而被强制龟缩的气息却没受到波及。

        这让云夜永呲牙咧嘴之余,倒还有点力气吐槽:“6澄蒙你这龟孙儿!想害死老子啊!”


  (https://www.biquge.lu/book/40860/192170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