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尚不知他名姓 > 第825章 相逢(255)人家心里若没你你就是空气

第825章 相逢(255)人家心里若没你你就是空气


        盖蛸“翻盖”的度实在是太快,以至于付东流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盖蛸翻身盖住了脸!

        盖蛸圆盖内环中新探出的须腕,在付东流的脸上摸索着,就要往他的眼耳等孔窍内伸进去!

        付东流心下大骇,但他毕竟也是在修习一道上摸爬滚打过经年的人,哪怕再紧张,他手底下的动作却仍然是一招一式毫不慌乱的。他先用真气闭上了自己脸上的诸孔窍,才坐到地上,双手迅结印。

        云夜永慢慢走出了黑暗,看着付东流一连串动作却并不阻拦,反倒颇有些得意道:“想和盖蛸作对,你还差点!”

        付东流顾不上理他,可高以卓却难以保持镇定:“老二!你连我也坑吗?这盖蛸怎么还在我身上连着?几个意思?”

        盖蛸长而有力的须腕,仍旧深深扎在高以卓的胸口,丝毫没有要撤离的意思。

        云夜永一笑来眼边便会堆起一堆的褶子,他对着高以卓笑道:“我是在帮你夺回掌门之位啊!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帮我?”高以卓低头看看扎进自己胸口的须腕,怎么看怎么像是要把他的血吸干的样子,怎么就帮忙了?

        那少年在后面不安地扭了扭,显然是想对盖蛸这虫子表些议论,但是苦于口不能言,想说说不出来,颇有些憋的难受。

        云夜永斜瞄他一眼,从少年身旁走过,走到高以卓跟前,道:“看来你是不了解盖蛸这虫子啊……”

        “我当然不了解!这世上有几个人像你一样愿意跟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打交道?”高以卓眼睛紧紧盯着那几条须腕,虽然并没有感觉这些须腕有在自己的身体里乱动不老实,但只要还在他身体里,总归是让人不踏实啊!

        高以卓不敢乱动,只斜了眼对云夜永道:“快给我弄下来!”

        “你听我说完就不会急着把盖蛸弄下去了,”云夜永对高以卓说着话,但眼睛却扫向付东流,见他还在结着一个看起来颇为复杂的手印,方才不紧不慢道:“这盖蛸身上的须腕,可以将对方身上的修为真气全都转为你自己的,老三,你说,我这是不是给了你一个大礼?你这样还愁夺不回掌门之位吗?”

        高以卓嘶了一声,道:“真像你说的似乎也是挺不错的,可是,你怎么能保证,这什么盖蛸,是把他的真气转给我,而不是偷了我的转给他呢?”

        付东流眼睛被盖蛸的圆盖盖上了,一时无法看见外面情景,耳朵也用真气闭上了孔窍,但他的听力还是在的。此时听见云夜永和师兄的对话,却是心内悲凉。

        云夜永也就罢了,本来就是站在对立面上的敌人,他那么做了定然也会那么说。令付东流寒心的是自己的师兄高以卓。他可是刚刚了毒誓的啊!可此时听他和云夜永的谈话,却句句都是围着掌门的位置打转,却全然没有问一句他这个亲师弟的安危!

        难道,刚从掌门印里脱身的师兄,一转眼便将自己的誓言忘记了吗?

        付东流暂时不能言语,只能将满腔的怒火倾泻在手中术印上。既然知道这虫是盖蛸,那么寻常的术法就难以对其奏效,付东流只得放大招了。

        云夜永却好似对自己的盖蛸分外自信,他只对高以卓解释道:“你放心,盖蛸分得清主次……它的盖子在谁身上,那就是抽取谁的真气修为。而且,你也不用担心他的真气不能为你所用的问题,盖蛸在抽取真气之后会在自己的身体里进行转换,将他的真气化成类似自然真气的状态,你可以放心汲取。”

        “这倒是挺方便啊……”高以卓此时再看向自己胸口的须腕时,表情完全不同了:“有了这虫子,修习可就方便多了……”

        “听起来,这东西跟蝽蛭有点儿像啊?”牛五方忍不住看了看旁边口不能言的少年,道:“可我记得,盖蛸还没灭绝的时候,并没有这个特殊功效吧?这种水生的虫子,因为须腕力量大且带有剧毒,常常以此捕鱼为食,遇到下水的人类,也会一并袭击了掏食心脏……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跟这位高部长说出完全不同的解释来?还是说,你放在他身上的,压根儿就不是盖蛸?”

        “什么?掏食心脏?”牛五方说了不少,但高以卓听见的就只有这一句。他立马脸色又变了:“老二,他说的是真的吗?”

        云夜永狠狠瞪了牛五方一眼,心道,要不是还要从他嘴里抠出《神农本草经》的下落,哪里还会留着他?

        但听见高以卓问话,云夜永还是不情愿的回答了:“你别忘了,这盖蛸早就灭绝了,今天能有这么一只,还是托了主人的福……你放心,这只盖蛸是经过改造的,绝对不会掏你的心,更没有毒……”目前情况特殊,还是尽量不要让自己人生出太多的嫌隙才好。

        “那我现在就等着了?”高以卓看看结完手印僵坐不动的付东流,道:“我怎么没感觉?没有真气进来啊……咦?小付这是在干什么?”

        云夜永皱起了眉头:“你看不出他用的什么术?”

        “瞧不出来……”高以卓脸色也不太好看:“反正不是莫邪喷雾。”

        云夜永冷笑一声,道:“亏你还是师兄!”说着,他抬起手掌,就朝着付东流的心口拍去!

        高以卓当然瞧的出云夜永是要对付东流下杀手,可他也就是这么看着,嘴里只不咸不淡地说道:“看来肖八四那老东西留了不少体己给小付啊……我说老二,别一下弄死了,他的真气我还想收着呢……”

        “老付!”

        云夜永的手掌都已经碰到了付东流胸口的衣服,可付东流却依然一动不动,好像浑然不觉。见此危机,牛五方急的大喊一声,真想扑过去搭把手,无奈束在身上的6澄蒙的真气却是无法挣脱。

        云夜永的一掌重重拍了下去。他对自己极有把握。这一掌,看起来只不过是平平无奇的一巴掌,实则蕴了他三成的真气在内,更不要说,云夜永这一掌的掌法还是脱胎自剑宗太华的“一以贯之”,只要对准了目标,就绝对没的跑,碰上的人,最轻也得骨裂筋断,内脏受损。

        可是云夜永嘴角得意的笑还没来得及挂上,就立刻凝固在了一个似笑非笑、似惊非惊的古怪表情上。

        因为他遇到了古怪的事儿。

        他的手,拔不出来了。

        ?    ?希望书友们相互转告,帮忙广告,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力量!求点击、求推荐、求书评,各种求!

        ?

        ????

        (本章完)


  (https://www.biquge.lu/book/40860/193593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