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跑去唐朝做导师 > 六 骚的没谁了

六 骚的没谁了


        天刚蒙蒙亮,周小墨差点被一泡尿憋死,隔在他和麦子中间的枕头早已不知跑到哪里串门去了,她一条光腿压在他腰上,肚兜的带子松松垮垮垂在肩上,这一香艳的场景让周小墨足足呆了十几秒钟。

        得起床了,再睡一会,劳资这阵地多半就守不住了。

        周小墨轻手慢挪的把那条腿搬开,蹑手蹑脚地爬下床,真是万恶的旧社会,这么小的妹纸就知道撩汉了,你幸亏遇见我这样的正人君子,要不然,昨天夜里早就把你赶出去了。

        尿憋的越急,放的时候就越舒畅,周小墨觉得自己这泡尿能浇死一棵大树。

        既然穿越到了唐朝,就得和从前的自己说撒由那拉了,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现在,身上多少得表现一点纨绔子弟的影子来。周小墨抖了几下,那个舒爽啊。

        尿也尿完了,接下来干吗呢?再回去睡觉?算了吧,这丫头就是狐狸和猫的化身,我还是先保住狗命要紧。这里没有手机玩,也没有穿越火线、吃鸡、吃鸭、农药化肥什么的,更没有抖音、撩音,连五元一包的红河烟都没有。

        怎么办?

        玩什么?

        大眼瞪小眼?

        对了,跑步去。跑步无疑是消耗一身多余精力最好的办法。

        穿平底布鞋跑步感觉很不舒服,没有一点弹性,总有种失重后仰的感觉。

        这要是有一双耐克鞋,外加一条大短裤和t恤就好了,嗯嗯,再来一双棉棉的透气袜子就完美了。想到这些,周小墨又想到了雷公雷母说的那个大超市。

        那个超市的入口到底在哪里呢?

        听雷公说,那个超市的入口就在我身上,可昨天晚上洗澡时浑身上下都找了很多遍,连荒园子的草里都找了几遍连根毛线也没有找到啊。

        我这是得陇望蜀了,周小墨暗笑自己贪心,能由一个没人疼爱的孤儿转变成小少爷已经够幸运的了,还奢望什么大型超市,也许是雷公雷母年龄大了,说话颠三倒四的没个谱。

        周家的宅子真大啊,差不多能比得上小时候孤儿院边上那个小公园的面积了。还没跑完一圈,周小墨就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了,这身体太差,以后得好好的加强锻炼了,没有一个好的身体,神马都是浮云。

        跑好步,冲了一把澡,周小墨来到父母的屋前,在门外给父母请安。

        昨天老夫妻对他的情感深深地打动了他,他此时已把这对老夫妻当成了亲生父母,他现在能站在这里,是他们给了他生命。

        吃完早饭,周小墨亲自为老夫妻泡上早茶,感动得老太太眼泪差点流下来,连连喊着“我的心肝,我的宝贝儿子长大了。”

        一家人正闲聊着,管家走了进来:“老爷,县主事大人派人送来邀请函。”

        周基业连忙放下手中的茶,站起身来:“快快有请。”

        周基业拉着周小墨的手,说道:“儿啊,你跟我一起出去见客,以后,家里的大小事务就慢慢交给你掌管了。”

        去就去呗,反正也没事,正好看看唐朝的官爷们是怎样的办公作风。

        周基业刚一踏入堂屋门口,就已满脸带笑,抱拳施礼说道:“原来是许爷和彭爷二位大人大驾光临,在下有失远迎了!”

        周小墨学着老爸的样子,给两名官差施礼。

        两名官爷正在吃茶,见周基业父子进来,二人微笑站起,微微抱拳还礼。

        矮胖的官差说道:“这一年不见,周老板的公子已经长成大人了,一眼看去,将来也是大富大贵之人,看样子明年可以去考取功名了。”

        “是是是!”周基业见官差夸赞儿子,这让他打心底开心,道,“还不是托二位爷的官福,以后,还要仰仗二位官爷了。”

        一番寒暄后,那名身材高胖的许姓官差说道:“周老板,咱们这有整整一年没见面喽,你是越来越富态了,你看看我和老彭,天天就是劳累的命,跑东跑西的混口饭吃都填不饱肚子。”

        周小墨见这两名官个个差肚大腰圆,一脸油光,哪里像吃不饱饭的样子,就这身形,去做相扑士都够了。

        周基业笑道:“许爷说笑了,我已让下人备了酒菜,等会我父子二人陪着二位官爷喝两盅。”

        高胖官差笑着在周基业父子身上、手中瞄了一圈,见他父子二人空着手,他脸色就变的有点冷了,把手中的茶杯往桌子上微微一顿,说道:“我们还有公事在身,就不打扰周老板了。”

        看这高胖官差的脸从零上二十七度急转直下到零度,周小墨懂了,这是赤裸裸的想要好处费啊。

        周基业叫道:“管家!”

        “老爷!”管家王守中拎着两个包装一样大小的点心盒走了进来。

        “二位官爷,这里有一点土特产,是我们的一点小心意,还望收下。”周基业说着朝管家递了个眼色。

        这种打发官差的事,管家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见老爷一个眼神递来,他早已神领神会,拎着两个点心盒放到两名官差之间的茶几上,轻轻打开盒盖子,露出钱币后又盖上,谦恭地伸出手说道:“二位官爷,这是老爷特意让我给您二位准备的。”

        “这......”高胖官差刚才还冰点的圆脸瞬间又上升到宜人的二十七度,伸手在盒子上一搭,做着推辞的架势,“周老爷,您这就见外了,这样就显得太客气了,咱兄弟俩年年来给您送官贴,虽然说累点,但那也是咱们分内的事,这盒子里的点心,咱哥俩不能要。”

        “对对对,这点心还是留着嫂夫人享用吧!”另一个矮胖彭姓官差也作势去推点心盒子,但是,那点心盒子在二人手里就像有千斤重般,停在原地不动。

        周基业连忙走上几步,按住二人的手:“二位官爷,你们和我这么多年的交情还不知我的为人嘛,这就是一点小心意,不值钱,您二位要是不收,可就是看不起我这老朋友了。”

        “这......”高胖官差看了一眼同伴。

        矮胖官差做出为难的表情,无奈地摇了摇头,对同僚说道:“周老爷这样说了,咱要是不收,真有点不够意思了。”

        高胖官差砸吧一下嘴,面露无奈:“嗨,既然周老爷都这样热情了,咱兄弟俩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看着两名官差为难的样子,周小墨差点就拿出本子让二位官差给他签名了,尼玛,奥斯卡欠了你俩逼货一对小金人啊!

        双方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客套话后,高胖官差欠了欠肥大的屁股,故作神秘的说道:“我说周老板,咱们也认识这么久了,互相都知根知底,有句话我不知当说不当说。”

        我要是有手机在手,这货的嘴脸定能上撩音的头条,周小墨怎么看这货都像猪肉荣,一脸的猥琐。

        周基业朝管家使个眼色,管家几步就跨到门口守住,不让闲杂人靠近。

        周小墨觉得老爸这样有些搞笑,不过他也知道老爸实是出于无奈,既然官爷表现的神秘兮兮,那么老爷子作为东道主,怎么也得配合一下吧!

        周基业见管家已经到位,上前几步,站在二名官差之间,弯腰说道:“二位官爷,现在屋里就剩下我们四人,您有什么话只管说,我和犬子听完后,就烂在肚子里了。”

        犬子?周小墨差点笑场,随即又感到一阵温暖。

        高胖官差说道:“我跟你说周老板,我和老彭出来时,在县衙门口见到了城东宋家两兄弟了,我听见他们和主事大人说到你们家的【一度春风楼】了。”

        周小墨明白了,原来我家的青楼名字叫【一度春风楼】,这名字也骚的没谁了,我喜欢。


  (https://www.biquge.lu/book/45280/172271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