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跑去唐朝做导师 > 八老鸨就是CEO

八老鸨就是CEO


        周基业继续说道:“你两个伯伯死的早,他们也没有留下后人,我们周家显得有点势单力薄。这几年我身体又大不如前,而你年龄尚小,目前,青楼里还是靠几名几年前的台柱子在撑着,而别人家早已更新换代几次了。主要是现在好的老鸨也很难找,一些好的老鸨都被别家青楼老板以重金挖了去。”

        这是ceo的节奏啊!老鸨也变成ceo了!周小墨感叹,在二十一世纪,每个行业都有ceo、总经理什么的,没有想到在唐朝这个时代,好的老鸨居然比ceo还要吃香。

        现在国泰民安,天下太平,民富国强,而这种狎妓的风气在大唐流行已久,人们不把这当作可耻肮脏的事情,反被冠以风流之名,一些才子名士,更是因为泡上了哪位名妓,而成为人们茶前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

        这个时代的女性,对自家男人在外面风流快活的事也只能睁左眼闭右眼,她们根本左右不了以男性主导的天下。更有甚者,居然翁婿或是姐夫小舅子同在一家青楼寻乐。以前还传出过翁婿之间为了青楼姑娘而吃醋,最后大打出手。

        那些个王公大臣们对此花酒蝶舞更是乐此不疲,变着花样让各地的青楼每年更新一些漂亮的,年轻的歌姬、舞姬、名妓,以供他们闲时前去消遣。

        周小墨问:“爹,那些每年更替下去的歌姬舞伎们将身归何处呢?”

        周基业对儿子有问必答:有的歌姬舞姬们运气好,在花魁大赛上被有钱人家的公子看中,如果她是处子身,就有可能会被带回去做妾,甚至有人以重金为她们赎身,娶回去为妻的也有。”

        ”但是青楼女子大多数的命运还是非常悲惨的。做这一行的女子们衰老的快,更换的也勤,有的歌姬刚一露头红了不久,就会被更加年轻貌美的姑娘取代。如果等不到愿意替她们赎身的人出现,她们就会在老珠黄以后,被老鸨抛弃,自动沦落到这一行业的最下一层,从此,将不再以歌舞换取钱财,而是以出卖自身为生。”

        “如果歌姬舞姬们在出道前两年内等不到愿意为她们赎身的人,这时,她们大都已经知道自己以后有可能会沦落到什么地步。她们就会在自己尚有青春美丽,还有身体资本的时候,大把的捞取钱财,有了钱就等于是有了依靠。但是这些银子多半落在老鸨和青楼老板们的手里,能到歌姬,舞伎,花魁们手中的已经是寥寥不多了。”

        周小墨看着老爸:“爹,那我们家是怎样对待那些人老珠黄的女子们的呢?”

        周基业随口回答道:“每个行业都有它的规矩,我们家当然也得守住这一行的规矩。不过,只要有人愿意为我们【一度春风楼】的姑娘赎身,当姑娘离开时,爹都会偷偷的把赎身钱给她一半带走,以防她将来人老珠黄被负心汉抛弃而为她留一条后路。”

        周小墨觉得这也算是业界良心了!

        “你爹这样做也是为咱家积德了。”老太太说道,“所以,这次老天开眼才把你留在我们身边。”

        老爸这样其实跟地主老财没有多大区别,周小墨暗想,不过,在这样的朝代,这样的大环境之下,老爸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

        周小墨问道:“爹,现在离中秋节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您觉得我们家今年有多大的把握留住青楼?”

        “我实在是连一点把握也没有。咱家里看似家大业大,其实这几年家境每况愈下,已经快到了入不敷出的境地,主要是因为爹年纪大了,精力已经跟不上了。客人们的口味及刁,青楼里的姑娘必须替换的快才能招来大批的客人,有了客人才能有收入,咱家【一度春风楼】里的姑娘这几年更新的表较慢,和别家青楼相比,已没有什么竞争力。这选姑娘的事,是需要常去外面寻找的。比如说,有谁家里因为太贫穷或者遇到急事逼不得已卖女,这时,我们才能有机会买回来。”

        周小墨有些愤怒,这样子跟旧社会里插草棒子卖女有什么区别?他强压了一下内心的怒火,淡淡地说道:“卖女的人家,看着女儿被领入青楼,该有怎样被刀割的一颗心。”

        周基业叹了一口气:“儿啊,其实做我们这一行,内心也会时常感到不安,所以,我们家在这一行里还算是比较有人性的。那些女孩子如果我们不买回来,照样会有人买,有的被地主老财,达观贵人们买回家以后,命运也许更加悲惨。”

        是呀,在这个时代里,老爸这样做不应该受到过多的指责,相反,老爸还间接的保护了一些女孩子。就像是电影辛特勒名单一样,好人辛特勒和恶人同样是去买人,但是被买人的命运却截然相反。

        辛特勒没有实力、也不能全部买下将要被处死的那些人。就算他不买一个将要被处死的人,谁又有资格谴责他呢?至少他没有害人。

        看着善良而惧内的周基业,周小墨内心释然,是啊!我有什么资格谴责身在这个世纪的老爸呢?

        在这样的时代大潮流里面,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里,一些穷人家女孩子的命运如同草芥,谁愿意谁就拿走。

        这些令人感到悲怒的故事周小墨以前只是在史书里、电影电视里才能看见,当他真正亲身来到这个世界以后,他才痛彻的发现,有很多事情太不公平,有很多人的命运并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我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为了穿越重生,就是为了过来做少爷开青楼?周小墨开始迷茫了。

        过了一会,老管家又进来,说道:“老爷,本县城东宋家的两兄弟前来拜访您。”

        周基业说道:“这宋家兄弟两个做的是丝绸生意,跟我们家没有过往来,只是偶尔去我家【一度春风楼】喝花酒的时候,和我有过一面之缘,难道他们真是为了我们【一度春风楼】而来?”


  (https://www.biquge.lu/book/45280/172271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