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跑去唐朝做导师 > 十 去一度春风楼转转

十 去一度春风楼转转


        宋东源接着说道:“我前些日子和家兄去了你们周家的一度春风楼,见你们家几乎没有添上什么新的姑娘,之前那些老姐们在去年就已人气大减,今年她们又都老了一岁,想要指望她们保住一度春风楼的金字招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了。”

        老姐儿?周小墨大奇,能老到什么地步?

        周基业脸上保持着一贯的职业微笑,说道:“这每年花灯会上魁首的争夺,也并不是全看花魁门的相貌,也要看各家青楼花魁们的技艺和才气。我家一度春风楼今年买的新人虽然不多,却也有几个出类拔萃的,有时间还要请二位公子前去多多捧场。”

        周继业这话说得再明白不过,他还是对自己家的青楼有很大的信心。

        宋东源说道:“周老板说的也有道理。花魁们之间竞争,既要看各家花魁的相貌,也看才气和技艺,但更多的还是要看青楼老板各自的财力,要舍得花钱在五日之内运作,帮自己家的花魁积累更多的人气。我们宋家如果入股一度春风楼,凭我们家的实力,再加上周老板您这些年积攒的人气,说不定今年可以夺得前三甲,甚至有可能拿到魁首。”

        宋东源这话再明显不过,他们宋家的财力已远超周家。以周家目前的实力,很难保住一度春风楼,只有和他们宋家联手才能保证一度春风楼不被行业淘汰,继续开下去。

        周小墨听得出这话里有点威胁的意思。生意场上历来是先小人后君子之说,大家先把丑话说在前面,然后再做君子协议。而今天这兄弟两人明显是先君子后小人,先表现出善意,然后威逼利诱,等周家顺从以后再趁机压价。

        周基业知道对方已经摸透了自家的底细,才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句句打中他的软肋。儿子尚未成人,自己年事已高,这两年精力已经捉襟见肘,打理起青楼来渐感吃力。做好青楼这个行业很不容易,首先要和衙门拉好关系,以保证不会被流氓地痞捣乱,人脉还要广,要有好的老鸨,还要不断吸入更加年轻漂亮的姑娘来吸引顾客们的眼球。由于这几年只顾着儿子,对青楼缺少了打理,生意已经大不如以前了,如果不是因为春风一度楼是老父留下的产业,他有可能早就变卖出去,在家养老了。

        周基业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叹息,如果让宋家入股一度春风楼,以后这一度春风楼就不单单是他周家的了,这就等于父亲一手打拼出来的家业,在他周基业手里毁掉了。可是他对自己能否保住春风一度楼今年不被行业淘汰,真的没有一点把握。

        周小墨知道老爸此时的想法,他也知道,宋家兄弟也是摸准了周家春风一度楼的脉,有备而来。他刚穿越而来,不能太露锋芒,还是先听着再说。

        见周家父子不说话,宋东平说道:“还有一个办法,不知周老板愿意听否?”

        “二位公子请喝茶!”周基业只是伸手示意宋家兄弟,他以退为进。他如果说愿听其详或者不说话,那就等于告诉对方,他周家的确是遇到困难了。

        周小墨暗赞,老爸的确是在商场混迹多年,表现的很从容。

        宋东平暗赞对方老狐狸,他微笑说道:“如果周老板肯把春风一度楼卖给我家,价钱由您说,而且,我们还会另外送周老板两处商铺,位置也随您挑选,这样一来,我们双方共赢,您也能好好的享享清福了。”

        周继业从没有打算要出售春风一度楼的念头,刚才对方要入股,他还能保持微笑着敷衍,毕竟来者是客。现在对方居然要买下一度春风楼,出的价钱看似很诱人,其实是经过了精心筹备,前来趁火打劫,逼迫自己就范。

        如果换在以前他早已端茶送客,但是,目前自家的春风一度楼的确是陷入了困境,而且人家说的也是实话。

        周小墨说道:“二位兄台的好意我们父子心领了。一路春风楼是我周家三辈人这六七十年来积累出来的家业,不能出售,所以这件事情可以就此打住了。”

        周基业没有说话,这样等于是给自家留了一条退路,儿子站出来说话,既保全了周家的颜面,同时还留有斡旋余地,毕竟目前家里还是他做主。如果有天一度春风楼真的坚持不下去了,还有机会再商谈。

        宋冬平站了起来,神情偏傲地说道:“周老板,在下说句您不爱听的话,您如果现在把一度春风楼转让给我家,还能卖一个好价钱,要是等到中秋节被淘汰以后,那时候,您的一度春风楼可就一文不值了。”

        宋东源也站起身来,说道:“今天我兄弟二人先告辞,请周老板多考虑周详,过几天我们再登门拜访。”

        送走了宋氏兄弟,父子二人回到厢房,老太太见老头子面色不悦,于是周小墨便把事情的经过,给老娘说了一遍。

        老太太听了以后,长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爹,您有什么打算?”

        “宋家兄弟是有备而来,他们也把我们周家的底细摸得很透彻。”周基业说道,“他们说的没错,如果今年我们家的春风一度楼被淘汰,那就连一分钱也不值了。”

        “爹,娘,春风一度楼是咱家祖业,无论如何是不能卖掉的,再苦再累咱都要传承下去。现在离中秋节还有一个多月,我们应该还有时间来准备,也有机会在花魁大赛上取得好成绩。”

        周基业说道:“我们已经远远落后于别家青楼,在这短短一个月时间内想要取得好成绩,不被淘汰,谈何容易。”

        “爹,娘,我下午想到咱们家春风一度楼去看一看,然后再去另外几家青楼转一转,比较一下我们和别家之间到底有多大的差距,也许情况并不是像宋家兄弟说的那样糟糕。”周小墨说着站到老爸的身后,给他轻轻捏捏肩,接着说道,“儿子经过这次大难不死,忘记了很多事,也改变了很多,终于理解到您和娘的不容易,以后儿子要为您二老多分担一些。”

        周基业没有说话,欣慰的拍了拍儿子的手。

        周小墨说着,又走到老娘身后,给她捏肩:“爹,娘,咱家春风一度楼是祖父留下来的基业,决不能让她倒下去,儿子一定尽全部的力量帮助爹,让我们家的春风一度楼再次大放光彩。”

        老太太一听这话,开心的眼泪又忍不住地流了下来。


  (https://www.biquge.lu/book/45280/172271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