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跑去唐朝做导师 > 十五 青楼的姑娘为什么要坐缸

十五 青楼的姑娘为什么要坐缸


        老鸨快速地抖了几下小花扇,眯着本就不大的眼睛,笑道:“吆,多有性格的姑娘,怪不得刘大公子会这么喜欢你,现在啊,连我都喜欢你了,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倔脾气。”

        周小墨看见老鸨的那张圆饼脸几乎笑成扁脸了,她收起颠着的二郎腿,拧着粗腰站了起来,摇着小花扇,走到墙边那一排溜的大桶边,伸手从桶里抄出一蒱水,然后又让水顺着指尖流回桶里,表情夸张的说道,“啧啧啧,这水真清啊,我说玉香,你也两天没有喝水了吧,不知道你能不能把这桶水喝完?”

        周小墨低声骂道,死八婆,走着瞧,有机会看我怎么收拾你,我让你三天不喝水,四天不尿尿。

        老鸨扭着腰,像是在秀身段,走到一口大缸前停下,转脸说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只要来到我这里的姑娘,从来就没有谁敢不听我的话。碧香,情香,凝香你们三个给我坐到缸上去。”

        “是,麻麻!”

        几个女孩子稚嫩的声音在南墙边怯怯的响起。

        接着,三个瘦弱的女孩走进周小墨的视线里,瞬间揪动着他的心。

        三个女孩最多也不过十三四岁,明显很害怕老鸨,经过老鸨身边的时候,她们弱小的身体有些颤抖,在老鸨笑魇如花的注视下,侧身跳着坐到了几口稍小的缸沿上,她们穿着短小的衣衫,裸露的四肢上明显能看见一条条鞭痕。

        “我买你们来是让你们过上好日子的,我天天给你们吃,给你们喝,只要你们乖乖听话,麻麻我怎会亏待你们?”老鸨说着语气忽的加重,“等会你们几个给我看好了,以后谁要是胆敢反抗我,玉香就是下场。”

        这就是小厮刚才说的坐缸吗?小厮刚才跟周小墨说过,坐缸是这些刚来女孩子每日必须要做的功课,当时从小厮猥琐暧昧的语气中,周小墨知道这坐缸绝不是好事。

        三个女孩赤着脚,双手一正一反分在身体两侧,捏着窄窄的缸沿,大腿后端坐在窄窄的缸沿上,左小腿叠在右小腿上,低着头,努力的保持平衡。

        看着几个女孩的坐姿,做过教官懂得人体学的周小墨懂了,这种姿势坐久了,女孩的臀部会变得非常丰满,由于这样坐着要用上大腿根处和臀部的力量来保持身体的平衡,这样一来,那个部位就会变得多肉而紧实精致。

        周小墨的正义和怜悯心压制住了人性与生俱来的邪念,他暗骂,真是万恶的旧社会,居然能有人想出这种无耻下流的办法来。

        顺着门缝,周小墨能看见刘大公子的眼睛流出淫色,一会看看缸上的几个女孩,一会瞧瞧在南墙边的玉香。

        周小墨又起了好奇心,这香玉长什么样呢?

        “把玉香给我带过来,我就不相信了,还有老娘我驯服不了的雌儿。”老鸨的语气里有股阴戾。

        两名黑衣大汉拽着一个少女走到老鸨面前站好,背对着周小墨。

        “你这个小贱人,你以为我就没有办法治你?如果不是刘大公子怜惜你的身子,我早已治的你服服帖帖,像只小绵羊般任人摆布。我买你来可不是让你来吃闲饭的,今天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老鸨的面目因为阴笑而变得狰狞起来,“香玉,知道咱这为什么要叫一度春风楼吗?”

        玉香摇着头:“不……不知道。”

        “那是因为我们这呀,有一种药,可以让姑娘们吃了以后天天春风满面,夜夜主动索取度春宵,哈哈哈……”老鸨笑了一会,一字一顿的柔声对香玉说道,“别,给,脸,不,要,脸。”

        香玉衣着单薄,被两名黑衣大汉抓住胳膊,她长发凌乱,赤着脚,从背影看起甚是可怜。

        老鸨接着说道:“刘大公子说了,只要你乖乖的从了他,他会多出钱让你赎身。”

        玉香说道:“麻麻,我也没有吃闲饭,我……我每天唱歌跳舞赚的钱,早……早已够我赎身了。”

        “赎身?”老鸨冷笑着说道,“你唱歌跳舞赚的那点钱还不够你天天吃饭用的,这次只要你肯乖乖的听话,从了刘大公子后,我就让你赎身了。”

        玉香挣扎着想要挣脱两名黑衣大汉,倔强的说道:“我就是死了也不会从的。”

        “你爹叫教秋家根,你两个弟弟叫秋小三、秋小四吧?”老鸨摇着扇子,蔑眼看着玉香,“你要是不乖乖听话,我就喂你吃下这一度春风丸,等刘大公子要了你的身子,我再让七八个壮汉把你赤身裸体的放在你家门口,他们早已对你垂涎三尺,可不像我这样疼你,不知道你爹和你那两个弟弟看到以后会怎么样?”

        玉香挣扎着叫道:“你……”

        “香玉,我可告诉你,你现在可是我一度春风楼的人了,如果那秋家根和秋小三、秋小四看见你赤身裸体的样子,他们会怎样?”老鸨恶狠狠的说道,“只要他们敢去抢夺你,敢去动你一下,我立刻就让人废了他们。”

        不行不行,我看不下去了,老子今天要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周小墨伸出手就要推门进去,把屋里的恶人们一顿暴打后让他们滚蛋。但是,当他看见自己瘦弱的手掌后又停下来,他迅速评估了一下当前的形势,觉得不能盲目蛮干,搞不好不但救不了这几个姑娘,还得把自己搭进去。这里没人知道他的身份,而且他现在早已不是教官的身体,此时贸然进去不但救不了人,估计还要被人家打个半死。对了,我出去叫来有福和来财,这里的人认识他们。

        就在周小墨刚要转身出去找人时,忽然,他看见站在缸边上那名拎着皮鞭的恶妇快步向坐在缸上的一个女孩走去,那个女孩可能保持不住平衡,刚才脚后跟沾到了缸边。

        “啪!”

        恶妇手起鞭落,在那名女孩的腿上留下一道血痕。

        女孩头发凌乱,无助的垂在脸颊上,瘦小的身体颤抖着,努力保持着不敢从缸上掉下来,泪水已扑啦啦地滴在地上。

        原来,坐在缸上的女孩,如果两只小腿或者脚后跟只要沾到任何缸体,就会遭到边上拎着皮鞭恶妇的抽打,却不伸手敢去擦拭忍不住流下的眼泪。

        马勒戈壁,这就是坐缸?怎么不让你们自己的闺女来坐?周小墨的内心发出一阵颤抖,取代了他之前的那一份好奇心。这样年龄的女孩子,此时应该在父母的身边被宠爱着,而不是在老鸨的淫威下瑟瑟发抖。

        周小墨怒火中烧,劳资虽然也很好色,劳资虽然也会偶尔无耻一下,但是,劳资好色爱财全部取之有道。而且,劳资从不允许有人在劳资面前虐待妇女儿童。

        “呯!”

        周小墨一脚踹开门,闯了进去,一个高鞭腿踢开恶妇,轻轻的把那个女孩从缸上抱下来,揽在身后,冲着老鸨大声说道:“快把香玉姑娘放了,要不然我把你们全他么解雇了。”

        特么的,这记鞭腿踢得真疼,这恶妇身上是不是绑着砖块了?周小墨拧了拧右小腿,刚才这记鞭腿他踢的是很漂亮,却没有什么力道,虽然把恶妇弹开了,貌似人家并没有伤着,自己却疼的连连骂娘。


  (https://www.biquge.lu/book/45280/172271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