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跑去唐朝做导师 > 二十八 比李隆基先遇到杨玉环

二十八 比李隆基先遇到杨玉环


        周小墨觉得自家这几位家丁的名字也真是没谁了,有福、来财,厚道、忠实。

        有了昨天的惨痛经历,周小墨决定,今天要打扮成富家公子哥,像模像样的出去装逼。

        唐朝的仆人是不能和主人坐在同一辆马车里面的,只能跟在马车的两边。

        昨天,有福和来财之所以能跟周小墨一起坐在马车里,那是因为他们之间有不同寻常的发小关系。

        周小墨告诉两名仆人,他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现在要在马车里休息一会,让他们不要打扰。

        两名仆人在车外偷笑着互望一眼,均想,少爷这刚一开荤,表现的有点太生猛了吧。

        从车厢里面插上门栓,周小墨揉了几下肚子,一按推车轮的标志,就从马车厢里消失,他要去超市里找几本历史书,好好研究一下这硖石县的历史。

        有了这个超大型的超市,劳资现在就是唐朝第一人了。

        今天出来,身上也带足了钱。周小墨在超市里拿了一瓶冰镇的易拉罐,来到了图书区,在图书分类里找到了关于唐朝历史方面的书籍。他拿出了一本【唐朝的地名大全】,走到阅读区坐下,打开易拉罐喝了几口,凉爽入肚,立刻神清气爽。

        从家里出门到【回眸迷醉楼】需要半个时辰,有的是时间让他在超市里消闲一会儿。

        喝完了冰镇啤酒,周小墨又站起身来走到吧台前面的咖啡机处买了一杯咖啡,这才消闲自在的翻开了书,按照拼音缩写找到了目前他所在的硖石县。

        硖石县,唐代为陜州硖石县,今属河南省陜县,是河南省的一个乡镇,位于河南省陜县东部,当年唐朝大诗人杜甫路过这里,曾写下著名的《石壕吏》。

        杜甫?周小墨自言自语,历史上这哥们和李白同时出生,按照书史上记载,这个时候杜甫和李白都还没有出生,但是这个外地球和地球上的人类发展史多少有点出入,就目前来说李白早已出生而且挂了,杜甫的确还没有出生。

        想到这里,周小墨忽的邪心大起,阴笑,哪天找到机会,我把杜甫的《石壕吏》变成我的。

        突然一个叫姚崇的名字跳入周小墨的眼前。

        姚崇(651年至721年9月)本名姚元成字元之。因突厥哲利元崇叛逆,为避名讳,被武则天命以字行,后又因避玄宗开元年号谁改名崇。陜州硖石人,祖籍吴兴,是唐代著名的政治家,历任武则天,唐显宗,唐睿宗三朝,两次被封为宰相,后来唐玄宗继位后,姚崇又被封为宰相。他为三朝丞相,后人称他为救时宰相。

        姚崇有三子,其次子姚异官至坊州刺史,703年,二十一岁那年初任硖石县丞。

        周小墨一拍脑袋,靠,原来大名鼎鼎的姚崇的儿子姚异此时就在硖石县任县长啊。

        那目前硖石县的县高官是谁呢?

        周小墨翻了几页没有找到目前硖石县的县高官是谁。

        稍一思索他明白了,姚异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县志铭上,是沾了他老爸姚崇名望的光。

        既然知道了此人,这得找机会好好巴结一下,周小墨喝着咖啡,手指轻桌面寻思,认识姚异,就有希望认识他老爸姚崇,如果能认识姚崇……

        靠,要是能认识姚崇,那就有机会见到李隆基啊!

        想到这,周小默不淡定了,拍了拍脑袋站了起来,在原地转圈,喃喃自语,搞大了,搞大了,认识李隆基就能看到杨玉环了。

        转了两圈,周小墨呆着原地,眼中放出绿光,哥们我要是能早在李隆基之前找到杨玉环,那还有李隆基什么事……

        周小墨蹦了起来,靠啊,原来穿越竟是tmd如此好玩!

        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周小墨喝完咖啡,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如果到了地方,两个仆人长时间敲门而不见有人出来,打开门看里面没人,那可就麻烦了。

        周小墨哈了一口气在手掌上,闻闻,我去……

        嘴里有股子葱味。

        今天到别人家的青楼里去,肯定会遇见一些漂亮的姑娘,这怎么着也不能有口气吧。

        周小墨掏出钱换了几个绿健牌口香糖,只拿了其中一个,把剩下的几个放在咖啡桌上,这些现代人的东西带的越少越好,以免引起别人怀疑。

        嚼着口香糖,周小墨回到了马车上,过了几分钟,马车忽停下来,周小墨打开车厢边上的窗户,问车夫是不是到了。

        车夫说道:“少爷,前面桥头上站满了人,马车过不去,听着好像是有小孩子掉水里了,一个老婆婆正坐在桥头哭。”

        听说有孩子落水,周小墨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连忙跳下车向桥头跑去,果见桥头上站满了女人和小孩,都在看向河里,人人面露焦急之色的在寻找着什么。

        一位老婆婆坐在桥头哭的让人伤心,几位大婶拉住她不停的安慰着。

        河里飘着十几个人头,不时的按照桥头上人们指引的方向游去。

        周小墨看去时,正有几人憋不住气从水里冒出,另外几个人大口喘了几口气又钻入水里。

        周小墨知道,这肯定是有人落水了。

        河水流的比较缓慢,河中间长满了水草,给打捞增加了很大的难度。

        在水中捞人的十几个人,只敢在水草的周边下潜,却不敢向水草深处寻找。

        周小墨知道,救人者进入这样长满水草的水里捞人,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水草缠住,不但救不了人,反而自己会有被水草网住,最后丢了性命。

        遇到有人落入这样的水草里,施救者一般不敢贸然进入,除非是自己至亲至爱的人。

        忽然,周小墨眼尖的发现水草当中有一点红色一闪而没,接着,那个地方的水草发生剧烈的抖动几下,像是有一条大鱼在水底抖动水草。

        有这么多人在水里,水里的鱼早就躲得远远的,水草底下怎么还会有鱼?周小墨判断,落水的孩子多数就在那个地方,想到这里,他快速的脱掉身上的衣服,穿着紧身短裤,就像一条鱼般跃入水中,向河水当中的水草处游去。

        “少爷,您回来,你......”

        “救人啊,我家少爷不会游泳啊......”

        “这可怎么办呐......少爷......”

        忠实和厚道跟在后边焦急的大声喊着。

        岸上的人搞不懂了,一脸懵圈的看着跳入水里的周小墨,心说,这位,你这是来救人还是来添堵啊!可是,看着他入水的姿势和在水里快速的游动,这位也不像是旱鸭子啊!这,这是怎么回事?

        靠,原来我的前任不会游泳啊!不管了,先救人要紧!周小墨到了水草边深深地吸了三口气,然后潜入水底。

        大唐朝的河水没有经过污染,河水的透明度较高,在水里睁开眼睛,周小墨能看到三四米处的物体。

        身为教官的周小墨自然也懂得潜水,他知道水草的叶子都是在漂浮在水面上,这样既可以躲避鱼儿的吞食,又可以吸收太阳的叶绿素供用给根部。

        人进入这样的水草里,只要冷静的在水草的根茎中穿行,就像是在林间的树杆间穿行,不会有大的危险。如果盲目的浮出水面,就会被水面上浓密的草叶缠住。

        人一旦被水草缠住就会慌张,在水里挣扎着试图摆脱水草的缠绕,这样一来,周边的水草就会随着水流的摆动而围过来,越堆越厚,最后就像无数个大网,把人层层缠绕的像个粽子,窒息而死。

        模糊中,周小墨看见水里有一团红色在微微搅动着,他判断应该这应该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面对这样的情况,他并没有贸然进入水草去救人,他懂得,如果这时候进去,溺水的人就会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如八角鱼般紧紧地缠住他。很多救人的人,都是这样被溺水的人缠住手臂,最后和被救人纠缠着死在一起。

        做过教官学过潜水战的周小墨,当然懂得如何科学的在水里救人。

        由于水流带动水草晃动,所以那处水草的抖动并没有发起引起岸上人的注意。


  (https://www.biquge.lu/book/45280/172271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