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跑去唐朝做导师 > 三十九 李姓青年大有来头

三十九 李姓青年大有来头


        老铁们,今日回来太晚,手术的膝关节隐隐发痛,又很疲劳,所以睡了一觉。

        *

        “云姑娘,我真是周小墨,我们都是一个行业的,还劳烦姑娘派人到我家去证实一下。”周小墨听云依人让人把厚道和忠实也抓起来,知道要麻烦了。有了昨天的前车之鉴,他也知道以自己目前的身手,想要离开不可能的,那样只能适得其反。

        云依人冷笑:“你这是自讨苦吃,你扮谁不好,偏要扮作周公子!人人都知道周老板对他家的公子管束极严,从来不允许他踏入青楼半步,又怎会让家丁陪着周公子到青楼逍遥呢。”

        那名胡须大汉说道:“依人姐,我听人说,昨天春风一度楼的周公子大闹了自家的青楼,不但打了刘寅刘大公子,而且还把他家青楼的麻麻也赶走了。”

        靠!周小墨拜服,在没有网络的大唐朝,这速度传播的也太快了吧!果然是好事不出门,坏事行万里。

        “哦!”云依人有点诧异,美目扫了下周小墨,道,“竟有这样的事情,如此说来那周公子也是个人才,不但打了送钱上门的客人,还把自家的麻麻赶跑了,难道是他家春风一度楼是不想开下去了?据我所知,周老板以前是不允许他家公子踏进青楼半步的。”

        胡须大汉说道:“依人姐,您这几天几乎没有出这房间,我听彪三说,那刘大公子被打得着实不轻。”

        “云姑娘,这位大哥所说句句是真,我昨天的确是把刘大公子的两颗门牙打了下来,而且我还把我家那个中饱私囊,脸上涂涂满了一层白粉的胖麻麻给赶跑。哦,还有那彪三和窦四,也让我撵滚了。”

        云依人看了看胡须大汉。

        胡须大汉点了点头。

        “就算这事是真的,也不能证明你就是周家公子。”云依人语气缓和了许多,说道,“也许,你也只是听说的。”

        周小墨刚要说话,云依人伸出素手制止了他:“如果你真是周公子,那你自然知道你们春风一度楼的姑娘这几天在排练什么节目,你如果能说出来,那我就相信你是周家公子。”

        周小默暗暗叫苦,他昨天去自家青楼,只是看见姑娘们坐缸,什么时候看见排练了。他来到大唐朝,除了刚才在歌楼看到几名歌姬唱了几首小曲儿,从没有看见过别的姑娘跳舞,他总不能把云依人刚才跳的舞拿出来再叙述一遍吧。

        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嘛!

        呀云依人见周小墨傻愣着不说话,只道是他被难住了,她语气忽又变冷:“看来你是不知道了,你果然是个骗子的。”

        周小墨怎么样也不会想到,【回眸迷醉楼】里带着姑娘们表演节目的老鸨,竟然是一个二十岁左右,貌美如花的小丫头,这让他大跌眼睛。

        是呀,现在青楼ceo们的年龄也越来越年轻化。也许就是因为别人家青楼的老鸨开始走上年轻化,更容易接受新鲜事物,所以才更能引起客人们的青睐,才能够在正月十五的花灯大会上取得好名次,而自家的老鸨还在沿用以往的管理模式,在管理的理念上已经远远落伍了。

        听刚才众人叫这美女依人姐,周小墨懂了,老鸨只是后人对青楼里掌柜的统称。

        亲身到了唐朝以后周小墨才知道,客人以及青楼里的工作人员对老鸨的称呼还是不一样的,年龄大的老鸨被称为麻麻,像面前这位美女就被称为依人姐。

        周小墨哭笑不得,心说尴尬了,我刚接手青楼,又赶跑了麻麻,岂不是要被人称为「归头」?

        靠,「归头」,这尼玛太难听了,估计是大唐朝人还不知道「归头」就是小兄弟天灵盖的意思吧。

        但是我知道「归头」是什么意思,要是被人家天天成为「归头」,那就不要活了。

        云依人对周小墨身后的两名大汉说道:“这人既然不肯说是谁让他来的,那就交给你们了,把他带出去后你们看着办,然后把他送去见官。”

        云依人说着转过身,对身边的女孩们拍手:“姑娘们,我们继续。”

        “二位大哥,二位大哥,慢着慢着。”周小墨先朝两名大汉摆手,然后说道,“云姑娘,我确是春风一度楼的周小墨,你听我解释……”

        忽然,房门被打开,从外面进来一名老妈子,走到云依人面前说道:“依人姐,孟主簿大人又来了,就在门外等候,和主簿大人前来的还有一位客人。主簿大人说,依人姐每天带着姑娘们练歌跳舞很辛苦,他专门带了一些点心让您补补身子。”

        周小墨看见云依人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快,她眉头一紧,又随即散开。

        云依人说道:“那还不快点有让主簿大人他们进来。”

        “是,依人姐!。”

        云依人对周小墨说道:“你既然不愿意对我说是谁让你来的,那就等会儿对主簿大人说吧。”

        主簿大人?周小墨记得,那两名到他家送官帖的差人提到过这位主簿大人和城东的宋家兄弟之间有点猫腻。

        一名身穿圆领窄袖绿色长袍,外罩一件半臂碧色官服的中年男子推门侧身而入,站在门框里面,朝身边一名约二十出头,正面走入的青年男子弯腰:“李公子,请!”

        这名青年男子身形修长,面如冠玉,气宇不凡,神色淡然,头戴淡黄色幞头,身穿一件白色锦袍,颈下胸上的衣领襟自然而飘逸的松开垂下,挽出一个外翻领的样子,外套一件薄薄的浅白色有褶皱边的半臂,长袍中间施一道横襕,腰悬一柄古色短剑,把他整体气质衬托的更加华贵非凡。

        周小墨暗赞,好一位有贵胄气质的佳公子。

        青年男子朝那名身穿官服的中年男子微微一笑,却不回礼,缓步走进房间,唰的打开折扇,在胸前轻摇,神情儒雅的环视屋里众人有礼貌而不失气度的一笑。

        周小墨觉得此人身上气场很强,就像三军总司令般在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威严。这种气场是在无形中长期积累而来,是在高高在上的氛围里养出来的。这人会是谁?硖石县是上等五千户的大县,县令是正六品,主簿也应该是从八品的官,相当于现代的县秘书长,却对这名布衣打扮的青年男子低首弯腰,这名青年公子定是大有来头。

        云依人右手掌心贴上左手被,按在左胯上,双膝微顿,底颌垂目施礼:“原来是范主簿大人大驾,小女子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依人姑娘不须多礼,”范主簿朝那名青年男子微微抱拳后,对云依人,说道,“这位李公子是我的一位朋友,早就听说依人姑娘的美名,今日专程前来一睹芳容。”

        云依人美目看地,朝青年男子施礼一福。

        青年男子微笑:“云姑娘果然是人间仙子,一身红裙,貌压牡丹,冠绝群花!”

        周小墨暗道,这名李青年男子会是谁?范主簿对云依人说李姓青年是他的朋友,但是在知人、识人的周小墨看来,范主簿显然还不够格,他在说道“朋友”二字时明显没有底气,甚至有点惶恐不安,生怕此人不悦。

        周小墨断定,这位李姓青年定是大有来头。


  (https://www.biquge.lu/book/45280/172271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