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跑去唐朝做导师 > 一百一十五 赶鸭子上架

一百一十五 赶鸭子上架


        随着第一首诗被诵读,得到了自己人的好评如潮,于是后面的作品便接二连三的被送上台去。

        两名老者轮流各读一篇,读完后都点头,也不管孬好,直接留名签章。

        这就像是现代社会里,把一群狗屁不懂的笨蛋送到外国名校里挂个名,然后天天玩乐。名义上是去读书拿学位,实际上就是去塑个金身,将来好回国装逼。其实在国外几年啥都没学会,就学会一身臭毛病回来,然后美其名曰“先进理念!”

        周小墨可以确定,今天晚上在这里的大多是纨绔子弟,平时也没读过几本书,肚子里的墨水本来就没有几滴,更是被塞满女人的胭脂香和屁股大腿,要是能做出学问来才怪。

        更有几个看上去就像猪头三的浪荡公子哥,让身边的家丁临时代写,滥竽充数。反正在座的各位,谁也别笑话谁,大家都是来寻欢作乐的,虽然打扮的很斯文,个个手拿折扇轻摇,面带微笑,看上去像是肚里有些货似的,其实彼此都知道各自是什么货色。

        能博得清誉姑娘的芳心固然极好,就算见不到清誉姑娘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外面姑娘多的是,只要离开这座楼,外面那些姑娘随便挑,只要有钱就行。

        这些纨绔子弟平时不学无术,但在一帮猪一样的仆人整天的马屁中却也自我感觉良好。

        所以就算是让身边的人代写,却也不会好到哪去。

        主子都是笨蛋,天天拍笨蛋马屁的仆人能好到哪里去,所送上去的诗,几乎都是清一色的狗屁不通。

        到最后,两名读诗老者也显得有气无力,毫无精神,反正只要是送上来的,读就是了,然后机械般的点头微笑,签字盖章。

        既然今晚上清誉姑娘出的主题是乐不思蜀,于是这一群大笨蛋个个都把矛头指向刘禅,作诗不会,玩乐他们内行。作的诗虽然让人哭笑不得,但是每一首诗里,都把蜀后主贬得一无是处。

        要么是说刘禅玩蛐蛐误国,要么就是说蜀后主斗狗不理朝政,甚至有人根据自己对女人的爱好,意*yy淫后,强加到刘禅的头上。

        坐在周小身身边的这名钟姓书生,不住地摇头,连说这些人世风日下,有辱斯文,但是每每听到扁排蜀后主的诗词,他却又连连点头。

        这让周小墨有些不解,这位蜀后主该和你有多大的仇恨啊!

        那名布衣老妈子一直面无表情地站在布帘前面。

        虽然台下这些公子的家丁们对主子的诗文连连捧场喝彩,但是布帘后面始终没有传出清誉姑娘的声音。反正各人也知道自己的文采是什么逼样,得不到清誉姑娘的青睐也属正常,反正大家都是来碰运气,就当前来消遣了。

        不觉间,台下大部分公子们的文已经送上,只剩几个实在是写不出,但是在众人面前又不好意思收起纸和笔,只能在那装模作样是在苦思冥想,实际是在等待时机可以一走了之的苦逼外,就剩下周小墨这边三人没有动笔了。

        云依人伸出脚尖,偷偷在桌底下碰了碰周小墨的脚踝,等周小墨转来看她时,在他耳边悄声道:“周兄,这些人都已送上了诗文,看样子不会得到清誉姑娘的青睐。你何不写诗一首,也许今晚上能抱得美人归呢。”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要是会写诗,早就上去装逼了。周小墨道:“我现在连一些字都写不好,哪里还记得什么作诗。要不然,云兄你写诗一首,我替你送上去。说不定,清誉姑娘见你长得俊美,晚上会留你在与她此同床共枕。”

        云依人俏脸偷红,内心娇羞,暗骂面前这少年郎轻浮,却一点也不讨厌他,乘那名姓钟的中年书生起身外出,道:“刚才这人好生无礼,让我看着就觉讨厌,谁知你却请他和我们同桌。等会,你做几首好诗,不要让他小瞧了咱。”

        周小墨心里一暖,知道她是因为自己才讨厌钟姓书生,便柔声笑道:“此人能如此直言,人品也算上等。看他身上洋溢着书卷气质,不像是尖牙利嘴刻薄之人,只是奇怪他为何如此厌恶蜀后主。”

        说话间,那名钟姓书生已回,见二人面前没有纸笔,便奇怪问道:“今晚佳人就在布幔后面,怎不见二位公子作诗,以求佳人一笑?”

        不知为何,自这名中年书生刚才对周小墨出言不逊后,云依人一直对他没有好感,此时听他这样一说,便乘机说道:“小弟才疏学浅,不敢献丑,还是请钟公子和周兄各作诗一首,看看谁能得到清誉姑娘的青睐。”

        她知道周小墨才华横溢,正好借此机会展示一番,不要让这名书生小看了他。刚才周小墨解释蜀后主其实是大智慧的一番言论,让她深有感悟。

        想到这名书生刚才的无礼,以及一帮前来攀花枝的纨绔子弟嘲笑过周小墨,云依人护着周小墨的心油然而生,她就想让周小墨的才华堵住众人的嘴,于是起身大声说道:“既然今天晚上清誉姑娘所出的主题是乐不思蜀,那么就有请周兄和钟公子各作一首与蜀后主有关的诗,各位觉得如何?”

        云依人此言一出。立时引来众人的赞同。

        那两名老者听闻,也扭过头向这边看来。

        众纨绔更是求之不得。

        他们递上去的诗,没有一首能得到清誉姑娘的青睐,知道今天晚上想和佳人共饮的愿望是不大了。刚才中年书生着实的教训了周小墨几句,让人听了畅快,但是由于当时要写诗赋词,期望能博得佳人芳心,所以各纨绔们自顾着写诗,也就没有继续理会周小墨,此时经云依人再次提起,正中各人下怀,纷纷叫好。

        云依人相信周小墨的才华,却不知道此时的周小墨暗自心急火燎,

        他长这么大,可以说连一首打油诗都没有作过,现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作诗,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嘛!

        这可如何是好?周小墨轻摇折扇,面露童叟无欺的笑容,其实恨不得当场,立马,把云依人的裹胸巾给扯下来,

        虽然他知道云依人的心思,知道她是为了他好,希望他借此出一口气,顺势扬名!

        钟姓书生淡淡说道:“世人都知刘禅是扶不起的阿斗,亲手葬送了蜀汉江山,这样的昏君,我也不想以他作诗!”

        周小墨收拢扇子,侧身抱拳道:“钟公子此言差矣。蜀后主就算不能称为明君,但也没有如此不堪的被后人称为昏君。依在下看来,蜀后主不以皇位为重,最后做出委屈自己,保全国人之举,实乃深明大义之君也。”


  (https://www.biquge.lu/book/45280/173722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