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跑去唐朝做导师 > 一百一十八 虞美人和蜀后主

一百一十八 虞美人和蜀后主


        “由于连年用兵,导致蜀汉经济匮乏,国库空虚,已为以后的倾覆埋下了巨大的伏笔。

        建兴十二年,秋,孔明命陨五丈原。退兵时,杨仪奉诸葛遗命斩杀魏延,统率兵马回蜀。

        蜀后主大赦天下,命吴壹镇守汉中,任蒋琬为尚书令,鼓舞蜀民振作经济。”

        白须老者道:“诸葛武侯乃一代贤相,尚且不能保其久全,何况姜维?”

        胖脸老者点头,道:“蜀后主非中兴之器!”

        周小墨微笑:“先生此言,对,也不对!”

        白须老者一愣,继而笑道:“周公子对武侯之志有更高明的见解?”

        “见解不敢,只是微有个人看法。”周小墨见二名老者并没有摆出大儒的架子,但言谈举止间溢出大儒的气质,让人尊敬,他微礼,接着说道,“此时,刘禅从诸葛亮的历次北伐失败中体会到了一个深刻的道理,那就是蜀汉只能发愤图强,做到偏霸一方,但是想做到以一州之力图华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此时的蜀国,能上沙场的战将和士兵已日渐少矣!以至于后来出现了“蜀中无大将,廖化做先锋”这句话。”

        “一州之力图华夏......”白须老者看了看圆脸老者,喃喃自语着又看着周小墨,“一州之力图华夏,这,这......”

        很显然,被周小墨的一番引导,白须老者发现了蜀国为何走过早向衰亡的根源。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最后导致陨国,谁之过?”周小墨语重心长的叹了一口气。

        此时的人们,没有几个懂得什么是逻辑思维,大多数人的认知,还是停留在人云亦云的随性认知层面上。

        中年书生猛地睁开眼睛,问道:“既然刘禅看到不可能以一州之力图天下,却为何还要支持姜维九伐中原?说他胸无大志,昏庸无道,一点也不错。”

        “伐北,是武侯留下的遗愿,已在蜀国的人心中生根发芽,后主总不能望人心而背驰吧!”周小墨轻摇折扇,他早就留意着中年书生,见他终于睁眼发问,便知将有一番唇枪舌战,接着道,“蜀后主对姜维提出的九伐中原其实并不赞成,但是为了鼓舞民心,奋发军志,遇到合适的机会他还是要放手一搏。所以,说后主心无志向也是站不住脚的。”

        中年书生语气咄咄逼人:“那么,他回答司马昭的问话,说“此间乐,不思蜀”又是何道理?”

        史书记载,某日司马昭设宴款待刘禅,嘱咐演奏蜀中乐曲,并以歌舞助兴时,蜀汉旧臣们想起亡国之痛,个个掩面或低头流泪。独刘禅怡然自若,不为悲伤。司马昭见到,便问刘禅“安乐公是否思念蜀?”刘禅答道:“此间乐,不思蜀也。”自此,乐不思蜀就在刘禅的身上烙下深深的历史痕印。

        “哈哈哈哈哈......”

        周小墨忽地仰天狂笑不止。

        众人皆愕然,不知其意。

        “世人皆知道他说了这句“此间乐,不思蜀”,却不知道他当时如果不那样做,他的那些旧臣们就会有被当场斩杀的危险。”周小墨反问在场众人,“司马昭是什么人?当时为什么会奏蜀之乐曲?为何要以蜀舞助兴?”

        你们的智商堪忧啊!大唐人的智商堪忧啊!周小墨硬生生把前面这两句话给咽了回去,道:“司马昭让人演奏蜀曲,为的就是能找到借口,将蜀后主的一众旧臣斩杀,以绝后患。当然,司马昭是不会杀后主的,因为此时东吴还没有归顺,他要厚待后主,给东吴看。”

        “蜀汉称雄一隅多年,虽然已经亡国,但是旧臣的势力还有残留,仍有人想要迎回后主。所以,司马昭就想在酒席上骗杀蜀后主的一众旧臣,顺便震慑那些想要复国的势力。刘禅识破了司马昭的计谋,故意装出乐不思蜀的昏庸装,保全了旧臣,却落得后世唾骂名。”

        “后世,很多人骂他是亡国昏君,说他在被软禁时依旧荒淫无道,乐不思蜀,却不知道他为了蜀中百姓忍辱负重十数年。如果他当初不为蜀中百姓着想,不投降,而是振臂一呼,就会有无数的蜀中子弟为他浴血沙场,那样一来,蜀中百姓将会血流成河,死伤无数,最后还是挡不住历史隆隆向前的车轮。如此一来,后人又该怎样评价他?赞颂他誓死捍卫蜀汉江山吗?”

        中年书生不再说话,似乎又陷入深深的思考中。

        两名老者相顾无言。

        大小纨绔们也都懵圈了。

        周小墨的这一番话,在相对还愚昧的大唐朝人来说,无异于一道闪电,在每个人的心头照出一道光明。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各路学者和历史学家,都在为蜀后主平反,举出了大量的证据证明在那个时代的局势下,他的决定是明智之举,是伟大之举。

        周小墨见众人不语,道:“比起在长平之战时,明知不敌,但为了王位,不顾赵国将士死活的赵孝成王,蜀后主真乃仁义之君,守诚之君,明智之君,大智若愚之王者!”

        忽然,一股淡淡的,若有若无的清香从身后飘来,悠然荡入周小墨的心里。

        若无其事的回头,见布幔微动几下,周小墨判断,定是那名叫做清誉的姑娘悄然走过来,依着布幔而立了。他装作不知,继续道:“他明知复国无望,所以才表现出乐不思蜀的享乐面貌,其实,内心的苦,只能在深夜里自己舔舐。”

        周小墨听到布幔后传来一声叹息,接着有轻微的脚步声往里走去,片刻后,那位叫做清誉的姑娘问道:“周公子,当时后主的内心,会是怎样的凄苦呢?”

        众人一起看过来,似乎想从周小墨这里知道,这位被后人冤枉唾骂了数百年的蜀后主亡国后,每天夜晚舔舐伤口时的凄凉场景。

        周小墨略一沉思,一首诗涌上心头,望着众人,心说,多年以后,你们大唐朝也会出现一位李后主,在他亡国后,你们要是地下知晓,不知该会怎样评论他?好吧,就先让你们感受一下你们大唐的李后主在亡国时的心情吧!反正你们也见不到那一天。

        先感受一下吧!

        他轻摇折扇,故作低头沉思,在众人殷切的顾盼中,神色凝重而忧郁的轻吟:

        “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

        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音罢,四周死一般寂静。

        良久,

        清誉在布幔后轻声问道:“周公子,这首诗叫什么名字?”

        周小墨故作略一沉思:“就叫虞美人吧!”


  (https://www.biquge.lu/book/45280/173959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