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跑去唐朝做导师 > 一百三十三 多情剑客无情剑 六

一百三十三 多情剑客无情剑 六


        周小墨第一眼认出了云依人。

        云依人今天依旧是一身白衣,只是换了个淡红色的僕头,把她的玉面衬托的更加粉妆玉砌,那对被勒的扁平的胸脯依旧暗暗透露出奶香。

        今天周小墨不敢再瞟云依人被勒的扁平胸脯了,因为,在云依人的边上站着同样公子哥打扮的麦子。

        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云依人不知是施展了什么魔力,居然把麦子和影影带成男性化了。

        麦子身体尚未完全长好,还有股青苗的味道,但就是这种青涩的朦胧美更让人受不鸟,想到这身男装下面那娇嫩的身躯,周小墨就有些不能自已,再一次确认找对了一生爱的人。

        麦子看着周小墨的眼神,就像是刚过门的小媳妇,稍懂得一些人事,刚舔舐到禁果的滋味,各自正在寻找探索对方身体里的每个锁,既神秘又令人向往。

        麦子的眼神中既有暧昧还稍有一些羞涩,既害羞他一直盯着她的身体看,他那眼神,那目光,就像能穿透她身上的层层衣衫,看到每个角落。但是当他眼神看向别处时,却又担心他去看别的姑娘。

        男人之所以花心,是因为还没有遇见对的人。

        当那天晚上他抬头看见楼上的灯光,推门时看到赤脚坐在床上等他,见他推门进来,笑着赤脚向他跑来的麦子后,周小墨知道自己已经遇见了对的人。

        当然了,身为青楼ceo,每天和女孩子们打交道那是在所难免的,可以做一位李寻欢式的多情客,但是不能滥情,至少内心最重要的位置上只能有林诗音。

        周小墨内心最重要的位置上,只有麦子。这一决定,是从那天晚上,看到麦子为他留灯等候时开始的。

        昨天晚上,鬼才知道云依人和眉心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反正,云依人没有出多少钱就把眉心从酔香乾坤楼里带出来了,反正从两人的热乎劲上来看,周小墨怀疑二人之间是不是种植了百合花。

        想到百合花,周小墨一呆,又看了看麦子,心说,你不会也被云依人给百合了吧!说百合也没有用。唐朝人哪里知道百合代表什么。

        影影轻轻的清了清嗓子,台下顿时一片安静,也把周小墨从百合中拉了回来。

        周小墨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这就说明,所有人都被影影这多情剑客无情剑迷住了,生怕一不小心错过什么重要的情节。

        影影儒雅的摇着折扇,恰到好处的挡住自己那对实在裹不平的胸,接着说道:“笑声中,一个女人已扭动着腰肢走了出来。

        过了二十年之后,她还并不显得太老,眼睛还是很有风情,牙齿也还很白,可是她的腰──

        她实在已没有腰了,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并不太大的水缸,装的水多也只不过能灌两亩田而已。”

        台下轰然大笑,有的人刚喝了一口茶,差点被呛死,依旧笑得前仰后翻。

        这些人的笑点真的很低,这真是一个娱乐极度匮乏的年代,只是一部武侠小说就能引起这样的轰动,说出去谁都不信。周小墨转念又一想,我又能说给谁听?一时间,他竟然有些迷茫。

        台下一人叫道:“影少侠,您刚才说的这位蔷薇夫人的身段,我怎觉得那么像你家春风一度楼之前的麻麻呢。”

        这声音很熟悉,周小墨寻声望去,说话之人正是昨日在万盛茶庄那位白净的汉子,在他的身边正坐着那位被他称作“平叔”的老者。二人见他看过来,一起朝他抱拳示意。

        周小墨微笑回礼。

        众人大笑,都说还真的像,被周少东家赶走的鸨麻麻的腰,估计比这位蔷薇夫人还要粗。

        影影等众人笑了片刻,接着说道:“李寻欢的表情,看来就像是刚吞下一整只死老鼠。

        心说这就是蔷薇夫人?

        他简直无法相信。

        美人年华老去,本是件很令人叹惜,令人嗟叹的事,就像花儿的凋零总是让人叹息一样。但她若不明白,不接受自己再也不是妙人芳华,还拼命枉然想用束腰掩饰身上的肥肉,用脂粉抹去着眼角的皱纹,那就非但不能令人伤感嗟叹,反而令人觉得恶心可怜。”

        这代入感太强烈了!【虽然这时候的人们还不懂得什么是代入感,但是李寻欢的这句话正中他们心怀】

        台下的男人们摇头叹息!这太像自家那黄脸婆了,腰已经粗的跟水缸一样,却偏偏吸着肚子让丫鬟们给她们系上一蹦就开的纽扣。她们明知道年华逝去永不回头这个现实,却不愿接受事实。

        这浅显的道理本来再明显不过,但奇怪的是,世上绝大多数女人,对这道理都拒绝知道。

        影影:“蔷薇夫人上穿着的是件红缎的小皮袄,下身穿着一条翠绿色的能够体现出腰身的小裙,梳着姑娘家最喜欢的万字髻,远远就可以嗅到一阵阵刨花油的香气。

        她很远时望着李寻欢就笑了,说道,好一位风流探花郎,果然是名不虚传,我已经有二十年没有瞧见过你这么神气的男人了,可是二十年前……”

        李寻欢就像一杯毒药,已经渗透到台下大多数男女的心里,这一刻,他们已变成了李寻欢忠实的死粉。

        “蔷薇夫人叹了囗气,接着道,二十年前,我们家里总是高朋满座。那时侯,江湖道上的什么少年英雄,什么风流剑客,有那个不想来拜访拜访我?只要能陪我说两句话,看我一眼,他们就好像吃了人参果似的,欢喜得要命,你不信问他好了。

        孙逵沉着一张已经憋成猪肝的脸,似乎已经抱定主意死活不开囗了。

        李寻欢望着蔷薇夫人腰上就像风中蔷薇般颤动着的肥肉,再看看瘦猴般的孙逵,不禁替他叹息,他已看出孙逵这二十年来过的有多窝囊。”

        “各位,要知道这孙逵二十年来究竟有多窝囊,请听下回分解!”周小墨鼓着掌走上台,说道,“接下来,我们将进入抽签品尝烤鸭的时刻,趁着大家享受美食的时间,正好让我们的影少侠歇一歇嗓子,才能继续为大家奉献出精彩的李寻欢。”

        “啪啪啪!~”周小墨拍手,“把烤鸭拿上来!”

        一个小厮拎着两个食笼走了进来,另一个小厮拿着砧板,刀具,小碟子,跟在后面,随即一阵扑鼻香味在整个楼里散开。


  (https://www.biquge.lu/book/45280/176387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