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跑去唐朝做导师 > 一百七十 傀己

一百七十 傀己


        想起刚才堪堪沾到自己后背的利爪,周小墨心有余悸的浑身被汗水湿透,他没有想到,在现代社会传说很久的唐朝异物,原来真实存在。

        这太可怕了,世上果然有如此凶残的异物存在。更让周小墨感到惶恐的是,饲养这种怪物的人不是传说,也是真实的存在,

        这个人的存在,绝对会让世人颤抖。

        刚才那名黑衣人首领没有掩饰的声音,清楚地传到周小墨的耳里,他内心一颤,

        原来是他!

        经过刚才那一阵急奔,此时,周小墨明显能感觉到黑马的速度在逐渐变慢。

        周小墨的心开始收缩,他把头埋在黑马飘逸的马鬃里,马鬃已经湿透,黑马的血也快要流干了。

        黑马似乎感觉到了来自周小墨对它的悲哀,它一昂头,发出“咴咴”叫声,集起全部的力量,奋起向前冲去,它闻到了大山的气息,闻到了山涧里流水的甘甜。

        人马比君子!

        人若是懂马,马必定会舍命懂人。

        大黑马嘴中已有白沫飘出,随风沾在马鬃上,它知道他在为它伤心惋惜。

        所以,它集起残余的气力,载他最后一程。

        它的血已经流干,只剩下最后的汗水。

        冲出野生高粱地,在前面五六百米处,是一道斜着的山崖,崖底传来一阵阵水声,刚才在高粱地那头看见的淡雾,想必就是水蒸气在峡谷上方飘动。

        身后传来野生高粱被众多马蹄践踏时发出的“噼里啪啦”声,接着,一匹马率先冲出高粱地,马上一人,伸手摘下了背上的强弓,只等再近一点,就能一击命中前面的一人一马。

        一匹,两匹......一共二十一匹马冲出高粱地。

        更有几匹快马,沿着崖边斜刺刺向前,想要兜住冲向悬崖的黑马。马上人也端起强弓,随时可以将一人一马射成马蜂窝。

        此时,周小墨再无顾忌。

        铁锁他们如果不死,现在应该得救了,此时麦子应该已经预测到了危机,加以防范。

        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他宁愿和黑马一起坠入山崖,也不愿再被赶回那片可怕的树林。

        他只能做到这样了,至于爸妈和麦子以后会怎样,他已无能为力了。

        这一刻,麦子清纯的面孔浮现在他的脑海。

        忽然,一道亮光划破他绝望的世界。

        身后弓弦震动声还没有消失,一支斜射而来的铁箭穿透了周小墨的左大腿,耳边传来黑衣人让他回头的暴喝声。

        接着,一支箭钉在大黑马的脖子上。

        大黑马的脖子上居然还能迸出几点血花,随着黑马一起跃在半空,稍一停顿,便带着周小墨一起坠向崖底。

        周小墨低头,轻声说了句对不起,亲吻了马鬃。

        黑马仰天长啸,声音里充满恋恋不舍。

        周小墨身在半空,张口咬住一缕马鬃,右手松开缰绳,挥刀切断马鬃,眼泪已经滑落。他一翻手,把唐刀的刀背夹在腋下,伸手按住腹部,瞬间后,悬崖上的阳光下只剩下黑马孤寂的身体,垂直向崖底自由坠落。

        【功夫巨星阁】里的节目精彩依旧。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影影又容光焕发地走上武侠小说台,场下顿时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刚才孟临帖出去“方便”时,给张捕头父子使了个眼色,张二公子张也就装作也要方便,跟了出去。

        过了一会,张也带着几名捕快走上楼,前来给周基业道贺。

        一番礼毕后,周基业请张也张二公子坐下喝茶,张二公子弯腰说了句“恭敬不如从命”后,便坐到周基业老两口的身边,开始无事叙起家常来了。几名捕快站在周基业夫妇和二公子的边上,手按腰刀,一个个挺着大肚子,撇着嘴,一副大爷是捕快的牛逼模样。

        只有做出这个样子,盗匪小偷们才会离他们远远的,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和倒霉、可恶、凶残的盗匪们迎面火拼。

        麦子就坐在栏杆边上,装作被楼下影影的表演吸引,其实是不动声色的观察,那几个手臂裹白红汗巾的陌生人的一举一动。

        就在张二公子带着捕快们上楼后不久,张捕头独自离开,解开坐骑,朝县衙驰去。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麦子看见一个同样系着红白汗巾的陌生人走进【功夫巨星阁】,装模做样的一番鼓掌后,离去,接着,另外几名系着红白汗巾的陌生人也相继离开。

        等金玉再拎着开水上楼时,麦子发现,金玉手腕上的那个红白相间的汗巾已经不在了。

        又一股不祥的预感从麦子的心底升起。

        黑衣蒙面人陆续来到崖边,纷纷下马走到周小墨跃马坠崖的地方,向崖底看去。

        黑衣人首领站在崖边,对身边几人道:“你们下去查看一下,周小墨是不是死了?”

        “是!”

        边上几名黑衣人弯腰答道。

        “我觉得下去没有任何意义!”一个说话嗡声嗡气,身材魁梧的蒙面人站在悬崖边上,向前探头,看了看崖底翻腾而过的河水,吓得他连忙缩回头,也不理边上同伴的嘲笑,随口说道,“任何人或畜生,从这么高的山崖掉下去,绝无生还之机。”

        被他这样一说,刚才几名正准备上马,下山去寻找尸体的蒙面人都停下脚步,齐齐的看着首领。

        蒙面人首领身上似乎发出一股冷气,吓得那名身材魁梧的蒙面人两腿偷偷打颤。

        “老二,傀己有几天没有食物了?”蒙面人首领说道。

        那名手握唐刀黑衣人躬身道:“傀己已经有三天没有进食了,为的就是让它们能在今天生食周小墨,谁知道竟然便宜了这小子,让他跌下悬崖。”

        原来这名握唐刀的蒙面人叫老二,听音很年起。

        “哦!”蒙面人首领翻身上马,朝老二递了个眼色,然后对那个身材魁梧的黑衣人说道,“窦四,你带几个人下去看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是是,年爷!”窦四大喜,连声答应着,连忙做出讨好首领的样子弯腰施礼,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竟会被首领点名带队。

        窦四刚要直腰,忽觉双臂一紧,已被人从后面拿住,就像铁箍一样,任他怎样挣扎也无济于事。


  (https://www.biquge.lu/book/45280/181428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