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跑去唐朝做导师 > 一百七十八 少奶奶有喜了

一百七十八 少奶奶有喜了


        “轰!”

        远方炸起一声惊雷,一道金色闪电犹如紫鹤之首,夹着雷霆万钧之势,在天际裂开无数根羽绒般紫色细纹,转眼就到了周家上空。

        大雨如注,把硖石县城笼罩着,整个硖石县的老百姓几乎都能看见,在无际黑暗中,那道金色闪电在空中几个盘旋,留下无数叠影后幻成一只浑身洁白如玉的大鹤,仰天发出一声鹤鸣,又化成一道闪电,倾泻在周家大院子里。

        大雨来的很快,把周基业淋了个浇透后走的更快。

        “老夫人,大喜啊!”

        正在给麦子把脉的郎中一脸喜色地站起来,朝一脸泪水的老夫人抱拳弯腰一鞠躬。

        老太太一愣,心说你这郎中好没有礼貌,我儿尸骨未寒,到现在连尸首都没有找到,你却来给我报喜,你是想落井下石损我周家吗。她刚要恼怒,那郎中早已奔到屋外,老太太火起,暗骂你这郎中是欺我周家无人,羞辱我后就想离开吗?便愤然拎起周基业的拐杖,跟了出来。

        那名郎中平素和周家也有些交情,一脸喜色奔到门外,见白发苍苍的周基业瘫坐在雨水中,从背影看去甚是让人可怜。

        知道周基业刚刚失去爱子,此时身心几乎俱废,郎中心里一酸,连忙扶起周基业:“周老爷,大喜啊!”

        周基业被刚才那一道闪电惊的瘫坐在地,加上猝闻噩耗传来,此时他双目深陷,让人看不到一点生的欲望,长发凌乱,湿漉漉的披在后背,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此时听见郎中说大喜,他神情凄然,竟然一时没能理会这“大喜”二字是何意思。

        刚才郎中说周家大喜,众家丁丫鬟也都是懵圈,一时没有回过神来。众下人见老太太拎着拐杖愤然追出,各人也面露怒色的跟了出来。毕竟在周家上下悲哀之际,这郎中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任何人都不能接受。

        老太太追到门外,见郎中正扶起朝浑身湿透的周基业,又在说周家大喜。老太太更是愤怒,使出浑身气力,几步远外就抡起棍,就要朝郎中的背上夯去。老身已经生无可恋,就是死了,也得惩罚嘲笑我周家的恶人。

        郎中并不知道背后众人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他轻轻扶住周基业,用尽可能柔和的声音道:“周老爷,您家的少奶奶有喜了!”

        “啪啦!”

        老太太的拐杖落地,灰白干枯的白发在灯光下甚是可怜,一双将要泪干的凅眼忽地凝固不动,苍白的手指不住地颤抖着,颤巍巍地站在原地,一脸不信地看着郎中。

        周基业看了看郎中,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于是又看了看老伴,见老伴的样子,他又看向郎中。

        所有跟出来的下人们,也都大气不敢喘地看着郎中,生怕自己稍微出声大一点,会改变刚才郎中说的话。

        郎中这才想起周家刚遇大难,此时说周少奶奶大喜,似乎有些不妥,但是,这女人怀孕,的确是一件大喜的事情,于是,他抱拳再次弯腰:“恭喜周老爷,贺喜老夫人,您家的少奶奶的确是有喜了。”

        见众人一时不敢相信,但都眼中开始绽放喜悦时,郎中接着道:“如果在下把脉不错的话,周少奶奶怀的应该是一位小少爷!”

        周基业脸上有喜又悲,“扑通”一声又跪在地上,不住的朝天磕着响头。

        老太太脸上亦是有悲有喜,颤巍巍地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再抬起头时,已是满脸热泪:“老天啊,你是让我死不成也活不了啊!我若是死了,我对不起小墨留下的儿子,继续活着,我天天既要受尽思儿的折磨,还得笑脸面对着孙子。”

        “哇......”

        几个丫鬟已经哭了起来,老太太这话说的实在是让人心酸,这句话里,谁都知道承载着多少的艰辛和凄苦。

        老太太又磕了三个响头:“但是,老天爷,我周家感激你,我们这把老骨头就是断了,就是被碾成碎片,我们也得把小墨的儿子抚养成人......”

        众人无不落泪。

        有福哭成了泪人,来财则是脸色惨白,呆呆地站在墙角,神情凄然,后背越来越弯,似乎有一根无形的大棒,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就在这时,小妍忽又叫道,“大夫,老爷老太太,不好了,麦子......麦子要寻短见......”

        这一下,众人全部懵住了。

        周小墨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摆脱蜡笔小新和正南的,反正到最后他自己都忘记了什么是小蝌蚪。

        全身赤裸着躺在黑科技医疗仓里,既没有吃也没有喝,更没有衣服穿,在被小新和正南纠缠着问什么是小蝌蚪时,他能感觉到,蜡笔小新那双带有羡慕的眼睛,一直朝他的大象瞄,

        这让周小墨感到尴尬,小新这家伙是出了名的人小鬼大,能做出任何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来,万一拿来一把剪刀......

        我靠,不能再想了,再想下去,自己这大象真的就被吓得缩成小蝌蚪了。

        那只电子表不知被小新扔到哪里去了,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好不容易摆脱蜡笔小新和正南的纠缠,脑袋稍一清醒,周小墨就开始担心起家人的安危。他不相信那些凶残恶毒的蒙面人会放过他的家人。

        周小墨开始不安起来。

        蜡笔小新说过,从里面是无法打开黑科技医疗仓的。

        “小新!”周小墨大声叫道,“正南,你们在哪里?”

        “你刚才不是很烦我和正南吗?”

        蜡笔小新的声音在周小墨身边响起,接着,小新那张永远讨人既喜欢又无奈的脑袋,从黑科技医疗仓边探了出来。

        当然,有小新的地方就会有正南的身影,正南永远都是那样一副胆小的样子,既搞笑又可爱。

        “现在几点了,小新?”周小墨堆出一脸讨好、人畜无害的笑脸,问道。

        “看你这笑脸就知道很假哦!”蜡笔小新趴在医疗仓边上,一脸鄙视的看着周小墨,道,“你今天就别想从这里出去了。如果你非要出去,我也不拦你,但是我先告诉你,今天你只要离开这个医疗仓,就再也活不过来了。”

        “对对!”正南的声音及时出现,“你要是死了,你老婆就会给你戴很多很多的绿帽子!”

        周小墨叹了一口气,一脸威胁的表情:“你两个要是再提绿帽子,我宁愿现在,立刻,马上,就从这里出去。”


  (https://www.biquge.lu/book/45280/181989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