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跑去唐朝做导师 > 一百九十七 凶手是谁

一百九十七 凶手是谁


        彪三的眼睛凸出,已经变得乌白,样子很是骇人,脸上充满着不相信的表情。

        周小墨快速的检查了一下彪三的尸体,除了脖子上的勒痕外,尸体上没有别处伤痕。

        这也不是仇杀。

        以彪三胆小怕事的性格,他平时绝不敢得罪权贵。见到权贵,彪三就跟孙子一样。

        他敢得罪的都是那些屌丝级别嫖客。

        这种嫖客的胆子大多数比彪三还小,也没这本事来杀他。

        敢杀人的就不是屌丝了。

        而且,屋里也没有打斗过的痕迹。

        彪三虽然胆小,但在生死攸关之际也不可能不反抗。

        所以周小墨判断,这绝对是熟人作案,而且至少是两个人,一个人和彪三说话吸引他的注意力,另一个人在彪三身后猝然勒住他的脖子,令他窒息而死。

        凶手会是谁?

        凶手应该和彪三很熟悉,才能让他没有一点防备心。

        黄二?

        周小墨摇摇头,黄二早已被女色掏干身体,而且昨天晚上被一顿暴打,今天能不能从床上爬起来都不知道,哪还有力气杀人。

        周小墨拿着手电筒在屋里看了一圈,到处都是被翻过的痕迹。这应该是歹人在杀了彪三之后寻找什么。

        彪三家中一贫如洗,也不会引起熟人见财起意而杀人吧?

        那么,凶手杀了彪三之后寻找的东西,一定很重要。

        凶手会来找什么呢?

        “嗡嗡嗡!”

        忽然,一阵苍蝇起飞的声音在门后边响起。

        顺着声音找去,在门后面的泥墙上有几滴血迹。

        周小墨伸出手指一蘸,血迹是新鲜的。

        他迅速回身检查一下彪三的十个指甲,完好,指甲里无血迹。

        周小墨关上手电筒,开始演算凶手的杀人经过。

        歹凶手是从身后勒死彪三的。

        按照人体肢体活动的原理,以及当人被猝然勒住脖子,定然会伸手护住脖子的自然反应来判断,这墙上的血迹绝非凶手的。

        那么,这墙上的血迹会是谁的?

        难道是凶手在杀了彪三后,又因为分赃不均匀自相残杀了?

        周小墨马上推翻自己这个设想。彪三家一贫如洗,不可有能让凶手自相残杀的宝物钱财。

        所以,最大的可能是——杀人灭口。

        如果是杀人灭口,凶手们在杀了彪三之后又在他家寻找什么呢?

        对了!

        周小墨心思一动,昨天晚上,黄二怀中掉出的那个雪茄剪子,会不会是彪三之死的导火索?

        这个雪茄剪子虽然不值钱,但整个大唐朝独此一只。硖石县很多人都见过春风一度楼的少东家使用过这个雪茄剪子,而周少爷遇难后,这个仅有的雪茄剪子却落到了黄二手里。

        如果真是这样,也就是说,黄二昨天晚上丢在【春意满床楼】门口的那个雪茄剪子被人捡去后,又被黑衣人知道了。

        所以,黑衣人会追查黄二这个雪茄剪子是从哪里得到的。

        推测到这里,周小墨几乎可以肯定,彪三的死因有可能就是那把雪茄剪子引起的。

        这绝对是黑衣蒙面人首领担心彪三会泄露秘密而杀人灭口。

        周小墨判断,墙上的血迹有可能是黄二的。

        因为彪三家离村子较远,又加上他以前是青楼护楼大汉,一般人家的妇人是不会让自己家的汉子和他多来往。从彪三能认识手脚不干净的黄二来判断,彪三平时定然也会做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村里人把他孤立也属正常。

        凶手杀了彪三以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留下藏在暗处,等候来找彪三的人。

        周小墨判断,如果墙上的血迹是黄二的,这就说明当黄二进屋后,凶手并没有马上杀死他,而是控制住了他,黄二看到死在地上的彪三,心里害怕便尝试反抗,于是,凶手便给他放些血让他老实点。

        凶手为什么不杀黄二呢?

        周小墨判断,要么黄二那有凶手想要的东西,或者是凶手想从黄二哪里知道些什么。

        他打开聚光手电筒在地上寻找,果然又在门口发现几滴血迹,断断续续的一直通向大门口。

        周小墨重新爬到树上,登高望远,四周一片安详,没有发现可疑的人。他要去寻找黄二,按照血迹判断,凶手挟持黄二离开最多也就是半个小时左右,如果他去的及时,有可能还能救下黄二。

        但是救黄二的前提是,在救人时,他自己必须是安全的。

        一座小山出现在望远镜里,山上绿树茵茵,晚上阴气上升,开始又一些雾气在小山尖出现。

        周小墨记得,有一次他和来财、有福经过这里,有福说往北去,在山北那去有一座大竹林,小时候他们三个常来这里掏鸟窝,捉蜻蜓和知了。

        周小墨判断,凶手定是挟持黄二去了山上,因为除了山上,彪三家附近没有供凶手的藏身之处。

        看着雾气渐深的小山尖,周小墨有点想打退堂鼓,但想到也许能从凶手身上找到蒙面人,他又觉得这个险值得一冒。

        他判断,凶手不会想到他会尾随而去。

        现在如果有一把手枪在手就好了。

        想到前天晚上自己空有一身本领在弓箭包围下无法施展,周小墨就决定,今天晚上一定要去【春意满床楼】那会拿回度牒。

        练过追踪与反追踪的周小墨就像一匹孤独而冷静的狼,反手握着土耳其弯刀紧贴在小臂上,防止刀面偶尔发出光点。他感觉自己的身体素质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良好过,精力好,注意力就能高度集中,身手敏捷到走路时几乎不发出任何声响,耳聪目明,整个人的状态就像一台刚加过油的发动机。

        每走一段路,他都会停下来手捂拢光手电筒,查看地上的血迹,以确定方向准确。

        路边的野草和树叶上已经粘上露水,青草香味和着淡淡的血腥味,让这座小山上充满杀机。此时,周小墨已经不需要打开手电筒寻找血迹,就能根据树叶和草上的痕迹判断出该去的方向,

        顺着山脚边的这条小路向山北绕去,果然,一座青竹林出现在前方不远处。


  (https://www.biquge.lu/book/45280/183367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