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跑去唐朝做导师 > 二百一十三 中躺枪了2

二百一十三 中躺枪了2


        周小墨恨不得掐死这个醉鬼。

        他哪有时间在这和别人比试什么。就目前来说,自己的生命就像游戏里的人物,过了规定时间是要翘辫子的。

        看着小柔楚楚可怜的样子,周小墨狠了狠心:“阿弥陀佛!小僧只是找小柔姑娘拿回度牒。至于红尘中事,小僧不懂,也不参与。”

        周小墨朝小柔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女施主,请你把度牒还给小僧吧!”

        小柔本来就是为小和尚才跑了出来,此时她身陷困境,见小和尚竟然如此无情,鼻子一酸,眼泪又掉下来了。

        前来寻欢作乐的男人,根本就不会怜香惜玉,见小柔流泪,反而更加肆意高涨情绪。

        “嗨嗨嗨!我说小和尚,你的度牒怎么会丢在青楼的姑娘那呢?”一个瘦高的汉子笑道,“不会是你占了人家姑娘的便宜后,一摸口袋没有钱,所以被人家押下了度牒。我猜,你今天是拿钱来赎回度牒的吧。”

        一百句赎你妹啊从周小墨心里跑过,他正色道:“阿弥陀佛!这位施主,小僧只是昨天路过时不小心把度牒掉在门口,今日前来要回而已,何来赎回只说。”

        周小墨也不好意思说是小柔姑娘撞入自己怀里,偷了自己度牒。他料来小柔也不会说是从他这里偷的度牒。

        那瘦长汉子阴阳怪气地说道:“我说小和尚,你走到青楼门口时度牒掉了,然后这位小柔姑娘就在门口捡到了。我就纳闷了,怎么会这么巧,你掉的度牒就恰好让小柔姑娘捡起了?为什么别人就捡不到呢?”

        “就是啊,怎么会这么巧呢?小和尚的度牒早不掉晚不掉的,偏偏走到青楼门口掉了?”

        “就是就是。等会我也拿把扇子,丢在青楼门口,看看有没有娇艳的小娘子恰好捡起哦!哈哈哈.....”

        “......”

        众人纷纷取笑小和尚。

        被这个瘦长汉子这样一问,周小墨一时还真有点语塞,心说喜欢逛青楼的果然没有几个好货。他只能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请各位施主留些口德。”

        众人哪管什么口德不口德的,纷纷拿小和尚打趣。一时间,什么样的猥琐说法都有。

        老鸨看了小柔一眼,寻思,这小丫头可没有跟我说起过昨天晚上遇见小和尚的事,只是说昨天晚上讹了那死鬼黄二一百文钱,莫不是这小丫头看上了这个小和尚。

        小柔忽然恨声道:“你这没情没义的小和尚,你跟我恩爱的时候怎么不说你不认识我?”

        周小墨懵逼!

        众人更是懵逼。这是怎么回事,小和尚居然跟青楼里的姑娘有私情了?

        小柔泪汪汪的眼眶里打转,猛的使劲挣开懵逼中鸽眼大汉的手,跑到周小墨身边,亲昵略带责备地搂住他的胳膊,眼泪终于滚了下来:“你不是说好了要请你师傅下山,来跟麻麻求情,替我赎身的吗。你……你快活够了,就转脸无情了吗?”

        这下尼玛完喽,周小墨内心蹦起来几百遍,小和尚这次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老鸨更是一脸懵圈,暗骂小贱人居然敢背着我跟小和尚私会。亏得我平时对你这么好,让你自由自在的。

        她转念又想,难道自己看走眼了小和尚,这个小和尚根本就不是一个童男子?

        老鸨想到这里,上下看了小和尚几眼,见他被小柔拥着胳膊,站在那里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她又端详了一下小柔,见这丫头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便顿时懂了,

        这小丫头在拿小和尚做挡箭牌,好寻机脱身了。但是从小柔看着小和尚的眼神来看,这丫头绝对是喜欢上小和尚了。

        小柔抹了抹眼泪,趁机贴着蒙在原地小和尚的胳膊,低声道:“小师傅,救救我吧!”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听见小柔的求救,周小墨哭笑不得,这些事怎么老是找上我啊,不帮吧,心里还过意不去,相帮你吧,我也没有这能力啊,于是只好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以慈悲为怀!”

        小柔大喜,只道这小和尚愿意帮自己。她刚才也是出于无奈,才出此下策的赖上小和尚。

        她很小时就被青楼买来,一直在青楼生活长大,男女之间的这点事她都懂。虽然长得乖巧美丽,其实她内心早已的就泼辣大方。

        她心想,如果鸽眼大汉和宋大公子知道她已失身于小和尚,定会兴趣大减放了她,也不会怎样为难这个小和尚,因为现在大唐人人都尊敬和尚道士。

        这剧情翻转的太快,快的让众人掉了下巴,均想,这下更热闹了。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又全部转移到了小和尚的身上。

        老鸨眼珠一转,计上心头:“好你个小和尚,居然破了我家姑娘的身子,看我今天不让人打断你的腿,给你抬到庙里,去找那老和尚评理。”

        那个瘦长的汉子阴阳怪气地说道:“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有什么样的小和尚,就会有什么样的老和尚。只怕麻麻你去了也未必能讨上什么好处,说不准,还得搭上一点什么。”

        这话太明白不过了,意思是你老鸨上山到庙里去找老和尚评理,说不定,连自己也得搭进去。

        周小墨尬笑,中枪了中枪了,老和尚中躺枪了。

        “去你个段胖子。”老鸨徉怒,对那个瘦高汉子骂道,“就是老和尚也比你这天天吃金枪剂的软腰强。”

        那个被老鸨笑称为段胖子的瘦长汉子也不生气,笑道:“那是自然,老和尚当然是比我强。俗话说清修地出色中恶鬼,卖笑楼也有贞烈女。”

        周小墨哪有时间心情听这些骚男狼女聊的这些污言秽语,便伸手拨拉开小柔抱着他胳膊的手,说道:“小柔姑娘,请把度牒先还给小僧吧。小僧还要回庙,回去晚了,又得挨大师傅罚去面壁。”

        那名鸽眼大汉忽然站起身,冷冷地说道“小和尚,既然你已经破了色戒,那就说明你已不是佛家弟子了。想走,有那么容易吗?”


  (https://www.biquge.lu/book/45280/184298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