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跑去唐朝做导师 > 二百二十六 影影夜遭蒙面人

二百二十六 影影夜遭蒙面人


        影影坐上马车,一名家丁挎着横刀,骑着马跟随在马车边上,向春风一度楼奔去。

        马蹄声在鹅卵石上发出嗒嗒的清脆声音,在寂静的深夜里向远处传开。

        今天晚上的夜格外深,空中下起了淡淡的小雾,把马身上的毛发打湿,连道路两边的树叶上都沾满珍珠般的雾水。

        时间不久就到了春风一度楼的门口,几名护楼大汉正依靠在门口的墙上打盹,听见马蹄声,见来车是周家的家丁,便连忙打开了大门。

        另有一名大汉跑去叫醒有福,说是影少侠来了,想要大咖哥书房的钥匙。

        有福知道,这时候影影来,定是有急事,便赶紧披了外衣,拿着钥匙交给影影。当他知道铁锁和朴烈的伤势后,又不禁满脸愁容。

        那天晚上周基业决定让有福专门代为管理青楼后,麦子和影影就把有福拉到一边,告诉他,他是少爷的发小,周家上上下下都相信他。

        麦子低声告诉有福,让他注意一下金锁,她觉得金锁的形迹有些可疑,接着就把【功夫巨星楼】开业那天,金玉和一些可疑人接触的事情告诉了有福,让他不留痕迹的注意金玉的一举一动,切不要被他发现起疑心。影影告诉有福,这件事只有几个人知道,切不可外传。

        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福觉得,自从少爷出事以后,来财就突然变得敏感起来,有时候故意和他有疏远,二人之间再也找不到,当初那种发小之间亲密无间的感觉了。

        有福告诉影影,这几天没发现金玉有什么异常,到是经常发现青楼附近有一些不三不四的人瞎转悠,不过有自家护楼大汉们的尽心,也没什么问题,而且张二公子每天会派一些捕快不定时过来,在青楼里巡视一番。

        又和有福简短的聊了一会一些要紧事后,影影便拿着钥匙,拎着有福递来的灯笼,独自向周小墨的书房走去。

        走进书房,把灯笼挂在墙上,影影想起自己第一次和周小墨独处一室时,自己由于紧张,喝水打湿了衣服,恰好自己那天出来急了,忘记使用裹胸巾,外衣里面只是围了一个又薄又小的肚兜就出来了,白外衣被打湿后,那两个地方的尖儿就毫无遮拦地挺了出来......

        而当时,周小墨拿出一个墨镜骗她说戴上墨镜就什么也看不见的鬼话……

        她当时居然也就信了他的话,把那两处暴露无遗的呈现在他眼镜前面晃悠……

        直到后来,他戴眼镜捉弄金玉时,她才知道,其实戴着墨镜什么都能看见。

        在影影知道戴墨镜仍然能看到东西的的这一刻,便知道自己那天的胸已经完全被他看了个浇透。

        当时影影的脸就红到了脖子,这是她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她怎么样也想不到,像她这样阅尽男人的青楼女子,竟然会为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郎偷偷脸红。

        想起周小墨当时坐的地方,影影来到了那天她坐在桌子后面的位置。当时她坐在这里,离周小墨也只不过一二丈的距离,还有什么能不被他看清。

        影影的脸有点发烫的坐下来,看着周小墨坐过的那张凳子,她不由的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就流了下来。

        现在她还坐在这里,而他却再也回不来了。

        她轻轻的抚摸着桌面,这上面有过周小墨的气息……

        发了一会儿呆,影影站起身,来到书房里间。在床下找到了被周小墨掩藏很好的那个小药箱。

        影影觉得,还是把这个小药箱留在这里,这样她就能感觉到周小墨一直都在这里,从来没有离开过。

        从药箱里拿出一些周小墨曾经跟她说过治发烧和感染的药物,然后把这个只有她和周小墨知道的小药箱又放回了原处。

        拿着灯笼,轻轻地锁上门,影影把灯笼还给在不远处相陪的有福,互道珍重后,便坐上马车顺着原路返回。

        春风一度楼和周家相距大概十四五里的路程,中间隔着一条河,这条河就是周小墨当初救孟浩然的那条河。

        此时正是人们酣睡的时候,也是一些还没睡觉的人感觉到最困乏的时候。

        街道上连更夫的身影都看不到,巡城的士兵早已草草完成例行公事的检查,躲到城边的营房里偷懒。

        反正现在头儿们正在抱着老婆或者小妾在酣睡,哪有时间和精力出来查岗。

        而且现在是大周朝的盛世,全国基本上已没有饿死的路边骨。

        影影这几天忙里忙外的早已疲惫不堪,坐在马车里晃了一会,就迷迷糊糊的打起盹来。

        忽然,马车停了下来,四周一片静悄悄的。

        影影以为已经回到了周家,心说好快,自己只是打了个盹儿就到了。

        她揉了揉有些发涩的眼睛,整理一下衣角,便弯腰站起,准备下车。

        忽然,眼前一亮,车门已经被人从外面打开,通红的火把晃得她一时睁不开眼睛。

        影影恍惚中暗自纳闷,回到了周家,为什么家丁不是拿着灯笼来接她,而是点着火把。

        眨了几下眼睛,适应了火把的光亮,影影这才看清,站在车门前等候她的竟是几张蒙着黑布的脸。

        “你……你们是谁?来到周家想要做什么?”

        影影惊问。

        “周家?周家在哪里?”

        一个举着火把的黑衣蒙面人笑道,声音里布满轻佻。

        “阿牛,西平,你们在哪里?”

        影影大叫车夫和家丁的名字。

        “影影姐……”

        家丁的脖子上被人架着一柄短刀,出现在火把下面。

        影影明白了,自己这是遇见歹人了。

        “你们......你们想做什么,快......快放了他。”

        影影心惊,对那个举着火把的蒙面人说道。

        黑衣蒙面人举着火把,在影影的面前晃了几晃,咽了咽口水,笑道:“放了他也可以,不过,你得跟我们走一趟了,要不然我就一刀割了他的喉咙。”

        听到要被割喉咙,那名叫做西平的家丁被吓得腿一软,差点蹲到了地上。

        那天,来财架着铁锁和朴烈他们回来以后,把当时遇见黑衣蒙面人的情况说了一遍。

        此时影影可以断定,面前的这些黑影蒙面人,和那天围住周小墨他们的那群黑衣蒙面人是一伙的。


  (https://www.biquge.lu/book/45280/184878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