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跑去唐朝做导师 > 二百四十三 吃瓜群众

二百四十三 吃瓜群众


        人生原来还可以有这样的好事?几个泼皮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个个认为,这个小和尚就是他们今天晚上的送财童子。

        别说在一炷香之内打倒这个小和尚,就是在一炷香之内剥了小和尚的皮都没有问题。

        想到马上就有美女左拥右抱,可以大口喝酒,大块吃肉,泼皮们恨不得马上,立刻,从小和尚手里抢过这柱香点燃。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既然你们这么想打到我拿走这笔钱,那我就成全你们。”见几个小泼皮急不可耐的样子,周小墨笑道。

        “你们还可以有第二个选择。”周小墨说着把一根香一掰两截,然后拿着其中的半截香又是一折两段,道:“在这节香燃烧完之前,只要你们几个还能站着,就算我输了,怎么样。”

        “这小和尚是作死啊?”

        六扇门的两个大汉在窗户前面面相觑。这小和尚在四股之一香的时间内击倒几个泼皮,比几个泼皮在一根香的时间内,击倒他的困难程度要大的多。

        这得有多么厉害的功夫。

        他们暗自庆幸,昨天晚上没有朝小和尚出手,不然的话,不但小命没了,怕是连九族都要被公主灭了。

        太平公主权倾朝野,谁得罪了公主殿下就是得罪了则天陛下。

        “我说小和尚,你就是想送钱,也不能这样送吧,你要是钱多,就给我们送一点呗。”

        一个头上还戴着草帽,操着外乡口音的汉字说道。他边上有两三名汉子也在附和。

        “我说小和尚,你们出家人化缘也不容易,我看你还是快些离开吧。”

        也有好心人出言相劝。

        “喂喂,我说小和尚,你就不要和他们几个比了,你只拿出五十枚开元币来和我们几个比试一下,怎么样……”

        “对啊对啊,哪里需要一百、五十开元币?小和尚,你就拿二十钱,我们几个就和你比试一番……”

        一时间,居然有很多人想要压低价钱与和小和尚比试。

        甚至有的人在一边暗暗的想,无论这个小和尚和几名泼皮之间胜负如何,等会儿他都要拦住小和尚再比试一番。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周小墨合十对众人道。果然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利”字面前,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这大概就是人性吧。刚才还仗义而言的人,见到自己掏出钱来,便在“利”字面前改变了立场。

        几个小泼皮知道,天上砸下来的钱来的太容易,引起来一些人的眼红。

        那个肚大腰圆的泼皮胆小夜长梦多,连忙说道:“小师傅,我们就选在四股之一香的时间内,你把我们几个击倒。”

        小泼皮就是小泼皮,他们自然是不要脸的,巴不得能在一眨眼的时间就解决小和尚,然后拿着钱,开开心心的去青楼挥霍。

        “既然你们选择第二个办法,那么我就说一下这第二个选择的规矩。”

        小泼皮有点不耐烦,怎么还有规矩啊,但看着小和尚手里的钱,他们也只能耐心的听着。

        “小师傅,你说有什么规矩。”

        那个腰里插着蒲扇的小泼皮说道。

        “这个规矩就是,你们必须要在青楼门前这五丈之内和我比试,一旦你们其中之一跑出这个范围,就算你们输了。当然,如果我输了,就把这些钱给你们,但是如果你们输了,你们要替我做一件事儿。如何?”

        “别说替你们做一件事儿,就是替你做十件事我们也答应。”几个泼皮,原以为小和尚会开出怎样苛刻的比试条件,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傻傻的小和尚会自掘坟墓,便开心起来。

        小泼皮们暗喜,只要你小和尚不跑就行了,在这规定的范围里面,我们几个人不把你小和尚的皮给剥了,就已经对得起你了。

        边上有看热闹的吃瓜群众问道:“小和尚,你规定人家不许跑出这个圈子,别到了比试的时候,你自己却跑了出去。”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吃瓜群众的历来都是怕瓜小了,吃起来不过瘾。

        周小墨朝这位吃瓜观众双掌合十。“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多虑了,小和尚要是出了圈子,自然也算输了。”

        “可是这圈子看不到啊!”那么吃瓜群众说道。

        这正中周小墨下怀,他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那就有请施主您做个公证人,用锅底灰画出一个圈子来。”

        “黑灰做的圈子,在晚上哪里看得清楚?”那名吃瓜群众坏笑道,“我见这家青楼院子里有白灰,不如拿来画出一个白色的圈子来,这样也很醒目。”

        尼玛,这些个吃瓜群众,就怕看的热闹小了啊!

        看这样子,人性无论在任何时代,都是一样的。

        没有穿越前,周小墨常在新闻里看到一些心存轻生,但还想活下去的人,被一些看热闹的吃瓜群众活活逼死的例子。

        他清楚的记得,一个女子爬上了十几层楼,她只是想用自己的行为,挽救回丈夫的心,回到她和孩子们的身边。

        当时这个女子并没有决绝的决心,但是在楼下围观群众的讥讽嘲笑中,这个女子最后竟然选择了死亡。

        这是一个社会性的问题,这是一个解剖人性的问题。

        当时周小墨认为,这种冷漠事件的发生,是畸形时代下的产物。

        他没有想到在大唐朝这个时代居然也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些吃瓜的群众,其实就是盼着他这个小和尚能和几个小泼皮狠狠地打一架。他们不在乎是小和尚赢了,还是泼皮赢了,他们在乎的是有没有热闹可以看。

        也就是一分钟不要的时间,那名吃瓜群众就从青楼的院子里跑了回来,他上身赤裸,衣服里兜着很多白灰,一脸等着吃瓜的欠揍表情。

        立刻又有几个吃瓜群众跟他一起抓起衣服里的白灰,迈着步子量出距离,在青楼门口画了一个直径约四丈的圆圈。

        周小墨摇头,我说五丈的圆圈,他们愣是给画成了四丈,这是想要劳资和一群小泼皮肉搏战的节奏嘛!


  (https://www.biquge.lu/book/45280/185920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