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跑去唐朝做导师 > 二百六十六 血债血还

二百六十六 血债血还


        沙通海和段老五保一路警惕的保护着影影回到了周家,数十米外便被守在周家大门前的两个捕快喝住。

        这两名捕快虽然常听影少侠说武侠小说,但在黑魆魆中却一时不能认出她。

        捕快们见有两个挎着唐刀的陌生男子和一名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的女子从黑暗中走来,连忙手按刀柄,大声喝止。

        沙通海伸手从怀里掏出六扇门铁牌,向两名捕快抛去。

        段老五站在影影身后,手按唐刀,警惕地观察身后。刚才大院子里处处腥风血雨,把见多识广的他和沙通海都看的头皮发麻。

        这一路上二人提心吊胆的护着影影回来,生怕身后有人追赶,此时虽到了周家门口,二人依然不敢有半点马虎。

        一名捕快伸手接住,满面狐疑的低头一看,见是六扇门的铁牌,吓得他连忙双手捧着铁牌还回,躬身道:“失敬失敬!原来是六扇门的差爷,深夜到此,不知有何公干!”

        强龙不压地头蛇!沙通海上前拿回铁牌,拱手朝二名捕快道:“我二人受命护送影少侠回府,麻烦二位兄弟帮忙通报一声。”

        “是是是!在下这就去禀报周老爷!请二位爷稍等片刻。”

        两名捕快忙弯腰还礼。他们哪敢受六扇门的人的礼。

        一名捕快留下陪在外面,另一名捕快敲门后和一名家丁快步走向院里,然后一路小跑前去通报周老爷。

        众人跟着周基业一起迎接回影影,几个丫头亲热万分的拥簇着影影前去洗澡更衣。

        周基业知道六扇门的名头,不敢怠慢,忙请沙通海和段老五上座,他坐下首作陪,让人端水奉茶伺候二位差爷,殷勤招待。

        过了会,周基业支出众人,只留张二公子和老管家留下作陪。当沙通海说是一位小和尚带着他们将影影救出时,周基业等人皆是又喜又惊!

        沙通海和段老五稍坐一会便起身告辞,他们不知道这户人家和小和尚之间有什么关系,万一说多了怕言语间有失,不小心说了不该说的话,惹得那尊杀神发起怒来,他们可承受不起。

        周基业让人拿来重礼酬谢,二人不但分文不取,而且谦让的让周基业有些不习惯——差爷上门,不都是赚的盆满钵满才走吗。

        影影在去洗浴换衣服的路上,听丫头们说铁锁和朴烈的伤情已经稳定,当丫头们说是一位化缘至此的小和尚救了二人后,影影立时又惊又喜的呆在当场。

        突然见到姐姐回来,铁索大喜过望,挣扎着从床上爬起,一把抱住影影,再也舍不得分手。

        在此之前,他姐弟二人都以为再也见不到彼此了,此时各见对方安好,自是喜极而泣。

        众人见姐弟二人都平安,也在一边替他们高兴,纷纷出言安慰。

        姐弟二人抱在一起痛哭了一会儿,影影抹着眼睛看着弟弟的脸色比起之前好了许多,高兴的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下。

        朴烈被人扶着坐起,看着哭的如泪人般的影影,眼神里忽地涌出一片怜惜,恰好影影安慰好弟弟后,眼中全是关切的转脸向他看了过来。

        这一瞬间,二人看见对方的眼神,各自内心涌出相知的波澜。

        影影脸颊微红,装作又抹了抹眼睛。她见朴烈的脸上有了血色,已不像昨天晚上那也惨白的吓人,知道他的伤势也被控制住,于是芳心大感欣慰。

        突然,影影看见桌子上放着朴烈和铁锁吃的药,竟然和周小墨放在【春风一度楼】书房床底下药盒子里的药一模一样。

        “这些药是在哪里买的?”

        影影问道,她记得自己昨天晚上拿的药还放在马车里,当时并没有被蒙面人拿去。

        “这些药是那位小师傅拿来的,说专治朴爷和铁锁兄弟的伤。影影姐你还别说,这药的确很神奇。刚才他二人醒来后还因为伤口处痛疼难忍而哼哼唧唧的,我按照那位小师傅的吩咐喂了他二人服下,连一盏茶的时间都不到,二人伤处的痛疼感居然大减。”

        “小师傅这药绝对是灵丹妙药,真是神了!”

        朴烈和铁锁几乎同时说道。

        朴烈说话间无意似的朝房间里众人扫了一眼,果然不知何时,来财已不在屋里。

        朴烈看向铁锁,恰好对方也向他望过来,二人眼神一个交流,都微微点了点头。

        众人围着影影,问她是怎样被解救出来的。

        影影便按照刚才张二公子教她说的那样,说她当时被吓坏了,记不得了。

        众人都感到可惜!

        周基业不动声色。他可以肯定这个小和尚和小墨有很大的关系,否则为什么三番五次的帮助他们周家,每次都是救助他们在危难之时。

        周小墨冷冷地看着熊阔的脖子被切开,在地上抽搐几下蹬腿后,他端着灯,把把杀死十二人的十二发子弹以及狗身上的两发子弹全部找到。

        明天早上,刀疤脸见到手下的人只剩下丘耗子一人,他定然不敢报官,而是会把此事上报给年爷。

        周小墨觉得可惜,如果自己有时间,明天只要跟踪刀疤脸,就有可能会找到年爷。

        周小墨看着巴雷特的弹壳,既然人人都害怕未知的死亡,那他索性把这种威慑力继续保持下去。

        这种威慑力,对想要害死周家的人是一种巨大的威慑。

        这时候既没有什么指纹识别,也没有警犬追踪,周小墨既不用担心自己在院子里留下的指纹,更不用担心脚印泄露了自己的行踪。

        找回弹夹弹头后,周小墨拿来一块木板,用唐刀劈开做成一个牌子,扯下一个大汉的送死衣,蘸着血,在牌子上写下四个大字:“血债血还。”

        写好后,把牌子挂在丘耗子的脖子上。

        丘耗子傻傻的跟着小和尚走出院门,咧着嘴,流着鼻涕,歪歪扭扭的消失在暗夜里。

        周小墨看了看时间,离规定回到超市的时间还有一个时辰不到。

        今夜去抓一个诡已回去研究一下。

        回去后和小新好好商量一下,能不能把自己外出的时间再延长一些。


  (https://www.biquge.lu/book/45280/189641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