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转玲珑 > 第七十八章 道不同

第七十八章 道不同

  南桓和法海在云海之上斗法,这是好听点的说法,实际上每个人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常威在打。。。是法海在殴打小朋友,下狠手的那种。

  那场面老惨了,各种意义上的惨,南桓冲上去,被抽飞,再冲上去,再被抽飞。。。身心都受到了巨大伤害,他还是个名人,百年前金丹境第一人,据说有仙人之姿,现如今看来,嗯,这果然只是据说。

  事实上所有人都清楚,不是南桓太弱,而是法海太强,罗汉境相当于仙修的大乘境,那可是距离飞升仅有一步之遥的人,面对这样的对手,南桓小儿竟然还敢出剑,不知道该夸他勇气可嘉呢,还是该笑他蠢不可及呢?

  好难选择,那么问题来了,法海为什么要殴打南桓?

  金山寺和琼华所在的昆仑相距十万八千里,一个是入世佛修,一个是避世仙修,无论怎么看两人都应该没什么交集才对,如今倒好,打了起来,看样子仿佛是有深仇大恨一样,一个长的慈眉善目和蔼可亲却处处下狠手,一个不屈不挠碰的头破血流也不退缩。

  两人从白天打到晚上,不对,是法海殴打南桓从白天到晚上,也不对,是法海召唤的小动物殴打南桓从白天到晚上,围观的人看的没头没尾,之所以还赖着不走,说白了就是想搞清楚原因。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能结仇肯定是原因,说不定里面就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而秘密这种东西随人而定,对有的人来说如获至宝,对有的来人来说不值一文。

  天黑了,这么说不太对,因为现在就是晚上,准确来说是明月渐隐群星暗退,连无处不在的罡风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在这一刻,风不吹山不转水不流,五行定在前,八卦止于后。

  法海和南桓静默不语,仿佛没有看到一般,而围观的众多神念却颤动不止,如果神念是网络信息,那么在这一刻,信息传输达到了峰值,空间不断显出涟漪,有人惊呼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你快闭嘴吧!”旁边人急忙说道:“想死自己找个歪脖子树上吊去,别在这祸害我们!”

  其他人也是在心中暗骂,哪儿来的白痴?没看到这是有人在施法,准备打碎空间来到这里么?我的乖乖,要来的到底是哪路大神,行事如此肆无忌惮乖张离谱,手段惊煞旁人,根本不把法海放在眼里啊。

  天空越来越黑,月亮和星星早已是不见踪迹,这种黑并不是视觉上的黑,而是因为空间裂隙越来越大,存在之力越来越稀薄,一旦存在之力消失殆尽,被裂隙覆盖的地方也将便成虚无。

  “这种让人很不舒服的感觉,我好像在哪儿。。。我次奥,快跑,是虚无之力!”

  人群瞬间炸了锅,谁也不敢在这里多停留哪怕一秒钟,有人忍不住喊道:“怎么会有虚无之力?难道要来的是个域外天魔?”

  “狗屁的域外天魔,要真是天魔,法海早就出手了,那会和现在一样跟个没事人似得!”

  “不是吧大哥,这可是生死关头,你竟然还有心思观察法海?”

  “你们这群王八蛋逃命的时候都不忘记吹牛打屁,我看两眼法海算什么。。。”

  这话说的好有道理,其他人竟无言以对,随着裂隙逐渐增大,虚无之力越来越多,裂隙所笼罩的地方也越来越黑暗,空间变得混乱,五感也在慢慢丧失甚至被剥夺,于此同时,聚在一起的诸多神念也快速分裂成两部分,一部分犹如无头苍蝇般在原地打转;另外一部分虽然速度慢了许多,却坚定不移的朝着之前的方向移动。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法海手中的彼岸紫金钵照出璀璨金光,正在扩大的裂隙被这光线一照,竟缓缓的停止了扩张,黑暗中的所有神念仿佛得到了指示,一个个狼狈的逃了出来。

  “活过来了!”有人心有余悸道:“我在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空间内呆了九亿八千万息,还以为自己要死在那里!”

  旁边人感同身受道:“我也就比你少了点,这就是虚空么?简直吓死个人!”

  “兄弟,你误会了!”有人好心解释道:“这不是虚空,真正的虚空被拦在了世界胎膜之外,这顶多算是虚空的一丝倒影,比起真正的虚空,其威力连亿万分之一都没有!”

  “大哥,你该不会是在开玩笑吧?”那人惊骇道:“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

  “骗你?哼,你以为虚空是什么?你以为成仙很容易么?算了,我也是晕了头,竟然傻乎乎的跟你一个神修解释什么叫虚空,还真是够脑残的!”

  神修仙修鄙视不休,若是往日,这名神修说什么也要怼回去,你一个仙修在我面前嘚瑟什么?有什么好得意的?

  但此事不同,那毕竟是虚空,论起对虚空的了解,神修就是坐火箭也赶不上仙修,之所以会是如此,说到底还是道路有别。

  神修以登天庭为目标,从生到死都不可能会离开这个世界,有世界胎膜保护,自然也就不需要面对虚空,对虚空的了解基本上就三个字:很恐怖,至于有多恐怖,他们说不上来。

  而仙修不一样,什么是飞升,说白了就是离开这个世界;什么是仙人,就是能在虚空中生存下去的人,仙修从修炼的那天起,一生都在为凝结真灵成为仙人这个目标而奋斗,若是做不到这一点,任你法力超神能改天换地,在虚空面前还是渣渣。

  不管什么时候,仙修只要聊起虚空,气氛总是会莫名变得沉重,如今大家虽说都逃了出来,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却再也没有混在一起,神修仙修分成两部分,遥遥相望泾渭分明。

  “不是吧?”神修所在的地方,有人喊道:“我少了三十年阳寿!”

  此话一出大家皆惊,纷纷查看起自身情况,片刻后,有人哀叹道:“我少了四十年!等等,明年的今天就是我的忌日?沃日!”

  “你那不算惨,我阳寿没少,可三魂七魄变得虚弱无比,没有个三生三世根本养不回来,无量天尊,老道我下辈子,下下辈子和下下下辈子都要成傻子了。”

  “别说了,我比你们都惨!”有人悲愤道:“阳寿没了算什么,魂魄虚弱算什么,我的魂魄可是出现了衰亡之兆,不行,我必须尽快自杀,诸位,我赶时间去酆都报到,倘若命大没有衰亡在这天地之间,以后有缘,我们几辈子之后再见!”

  “我也很惨的,喂,你听我说完再走啊。。。喂,你还没告诉我们你是谁呢。。。”

  听见神修们在比惨,仙修们蹲在一旁看热闹:这个惨,这个惨;咦,这个比刚才那个还要惨;哇,这个更惨呀。。。

  咳咳,节操这种东西就是这样,总是会在某些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又会在某些时候神奇的出现,对于仙修来说,看到这一幕犹如三伏天喝下一杯冷饮,心中爽的一逼。

  https://www.biquge.lu/book/45343/4431455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