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 > 第四十五章 贪得无厌

第四十五章 贪得无厌


        听着组长的话,顾牧寻思着:“一公里的路,造价八九十万,他们要修的路也差不多是一公里的距离,那岂不是还用不着一百万?”

        心里宽了一些。

        要是造价太高了,他就有一些舍不得了。

        本来他在看到自己的房子被扒成那个样子之后,已经取消了在这里修一条路的决定——没有谁会大度到给一群扒自家房子的人修路。

        不过听到扒自己房子的只是他舅舅和顾老七两家,与这些村民无关之后,心里的怨气也消了很多。

        于是修路的想法又重新升起来了。

        他母亲就长眠于此,这个地方他以后肯定还是要回来的。

        修这么一条路,以后再来这个地方,也会方便很多——倒不是说开车方便,这一点距离的路不好走,并不会造成多大的困扰。

        而是来到这里的环境要好很多,村民们不会对他出现仇富的心理。

        刚才他叫王强扇顾老七耳光的时候,村民们的反应他可看在眼里,并不是多友善。

        甚至可以说是很不友善。

        说得过分一点,他甚至会担心一些对他不满意的人,会去破坏他母亲的坟茔。

        哪怕是在他走之后,恐怕也是背负着很多的骂声,甚至会连累到九泉之下的母亲。

        所以,撒钱吧。

        把这条路给修了。

        果然,修路的话一说出来,那些人看他的眼光马上就变得不一样了,每一道目光都变得温暖如阳光,不像以前是冷冷的白月光,看着他就像看到亲人一样。

        这是顾牧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味道。

        “还是钱最有用。”

        顾牧心里这样想着。

        他正想着,这条路要是用不到100万,就将剩下的钱给他妈修一下墓,这样也免得荒芜成那个样子。

        就听组长说道:“这条路只是修路的话,大概100万就可以搞定,就是路要扩宽的话,肯定要占用一些农地,这个补偿……”

        组长目光看向了顾牧。

        一些在路边有地的村民,也将热切的眼光看向了顾牧。

        他们这里离县城都很远,没有城市扩建,想要当拆迁户,那是做梦。

        不过如果有修路,弄一点田亩补偿,想想也是不错的。

        顾牧发现自己错了。

        他就不应该提出这件事情。

        这些村民看着他的目光倒是热切的很,可是在他心目中,这就是一群饿狼,而他只是这群恶狼眼中的一块肥肉。

        这一条路的造价本来就不需要一百万,可以让他们赚上一笔。

        可是他们还不知足,还想着占用农地的补偿。

        这个到底是什么标准,只能随他们说了。

        按照这个贪婪的样子,哪怕是开出一线城市拆迁的价格来,他都不觉得有多稀奇。

        “还要占用农地呀?”顾牧惊讶的睁大了双眼,站起了身,非常遗憾的说道:“既然这样,那这条路还是不修了吧。农田是受到政策保护的,咱们农民都靠着它来养家糊口,怎么能够占用呢?那就不修了吧。”

        不顾这一屋子人的惊愕,对王强和晓晓说道:“老婆,老王,我们回去吧。”

        晓晓惊讶的说道:“怎么,不修路了吗?”

        “我是想修这条路啊,”顾牧双手一摊,“可是修这条路就要占用农田,我有什么办法?难道我能够为了修一条路,就做出这种占用老百姓农田的可耻事情来吗?我不能够那样做,我也是农村出身的人,我是农民的儿子,我不能做这种事情。所以,非常遗憾,这条路我不能修了。”

        “这样啊?”晓晓非常遗憾的说道,“那就太可惜了。”

        顾牧叹息着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笔打算用来修路的钱,我们就找一个还比较贫困的地方,捐一座学校吧,就以我的名字来命名那座学校,那也算是积德行善的事情。”

        “那也不错,”晓晓开心了起来,“给孩子们建学校,功德更大。”

        她在意的是积德行善,至于谁来得到这些善行,她并不是多在意,反正都是不认识的人,给谁不是给呢?

        那些村民听到这种财神爷竟然不准备修路了,想着把修路的钱弄到别的地方去建一所学校,都感觉到一阵心疼。

        虽然现在政策好,这片地方已经实现了水泥路面的村村通工程,但是那指的是村里面的主干道,到每一个生产组的路还是以前的泥巴路,目前还没有听到这些小路也硬化的说法。

        想要告别这样的泥巴路,就只有组里面的人自己凑钱来修,政府会按照每公里5万块钱的标准来补贴。

        可是,在几十万一公里的造价下,5万块钱的补贴标准显得太低了。

        要是由他们这个组十几户人家集资修路,几十万块钱,一家就要拿出几万块钱出来。

        倒也不是拿不出来,只是为了这么短一条路就拿出这么多钱,他们可不舍得。

        他们觉得他们的脚没有那么珍贵,不值得为了下雨天走路更舒服一点而花掉上万块钱。

        现在好不容易来了这么一尊财神爷,一开口就要甩出100万给他们修路,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

        这一百万到时给他们来修路,最少他们能够得到三四十万的好处,每家都可以落得一些好处。

        而且还得到了一条好走的水泥路。

        ——然而,现在这块大馅饼要溜走了。

        人家一听说修这条路要占用农田,就要放弃修这条路。

        上百万的钱,怎么可以让它就这么溜走?

        几个村民已经急了起来,向组长使眼色让他改口,更有心急的大声说道:“修了路,每一个人都能够得到方便,占掉一点农田又怎么了?怎么还好意思要补偿呢?”

        大家拿眼瞧去,说这话的人,在那条路边正好一块地都没有,难怪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顾牧义正词严的说道:“不是补偿的问题,占用农田,给予一定的补偿,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只是我也是一个农民的儿子,我非常明白这些农田就是大家的饭碗,我不想让大家的饭碗给打破,毕竟路这方面,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有没有都不是那么的重要,饭碗打破了,那就很重要了。”

        组长这个时候也意识到事态的严重,连忙说道:“没有那么严重,占用不了多少农田,不至于到打破饭碗的地步,我觉得还是修路要好一点。”


  (https://www.biquge.lu/book/48429/189061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