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 > 第四十八章 桑托斯

第四十八章 桑托斯


  桑托斯是A国一个将军的儿子,现在已经三十多岁了,出国受过良好的教育,属于这个国家的社会精英。

  现在的他是A国一个省的议员,而汪永源在A国的投资就在这个省,不管是那个训练营还是这个度假村都是。

  他和汪永源的关系很好,因为他留学就是汪永源支援的。

  他不是去西方国家留的学,而是去华夏留的学,留学的经费就是汪永源以仁德慈善基金会的名义支持的。

  虽然他的家族有那个经济条件,支持他去留学,可是多少也都有一点吃力。

  能够让他去留学,却不能够提供给她更好的生活条件。

  汪永源却有那样的财力提供全方位的支持。

  那一批汪永源一共支持了50个非洲人去华夏留学。

  那50个非洲人虽然都来自于贫穷的国家,可是他们本身在自己的国家并不贫穷,能够得到汪永源的支持,不是因为他们需要支持,而是因为他们值得支持。

  仁德慈善基金会支持这50个非洲人去华夏留学,几年的时间,就花费了上千万美金。

  虽然那些人的知识水平因为自己国家教育水平的问题,并没有达到考入华夏名牌大学的地步,也许考高中都够呛。

  可因为他们是国际友人,是国内难得一见的留学生,所以还是有好几座名牌大学向他们敞开了大门,并且还提供了特别奖学金。

  那50个人,在华夏留学,有的是在认真的学习知识,有的根本就没有抱着学习知识的想法。

  还有一些是努力认真的学习了知识,但是发现自己跟不上,结果就放弃了。

  不过到了毕业的时候,每个人都弄到了一张毕业证,大多数都光荣的回国了。

  来到华夏之后变得更渣的也有,但是也确实有认真学习的人。

  桑托斯就是其中的一个,他甚至还取得了华夏一家名牌大学硕士学位。

  回到A国之后,凭借着家族的力量,很快就成为了这个国家的精英阶层。

  一开始他选择的就是从政之路,从县议员做起,经过几年的时间,做到了省议员。

  有家族的力量为他铺路,再加上他自己的表现也还不错,做上省议员,并不是那么的难。

  但是他的目标可不是省议员,而是成为这个国家的总统。

  这就不是他家族的力量能够帮助到他的,他必须要得到更强大的力量支持。

  而汪永源就是那样的一股力量。

  越是贫穷的国家,金钱可以办成的事情就越多。

  明年就是A国的选举年,桑托斯已经宣布参加明年的总统选举,现在已经组建了他的选举团队,正在寻求各方资金的支持。

  汪永源作为他一些政治活动的幕后金主,当然不会错过。

  这一次他过来拜会汪永源,当然是想要得到汪永源更大的支持。

  顾牧听说那个想要竞选总统的人只有30多岁,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不由得怀疑道:“还这么年轻,他能够当选总统吗?”

  “当选总统,和年纪没有必然的关系,只要可以投票的那些人觉得他能够当总统,他就可以当总统。”汪永源说道。

  顾牧以前的观念中,那些国家领导人,最起码也得五六十岁,要不然,就显得太年轻了。

  听到说一个30多岁的人就要竞选总统,感觉到非常的不可思议。

  他问汪永源:“爸,你觉得他有那种可能竞选成功吗?”

  汪永源说道:“当然有那种可能,要不然我怎么会支持他呢?不过想要真的成功当选,至少要将我那些产业一年的利润投进去。”

  汪永源所有产业一年的利润,那就是几个亿美金。

  用来投资到一个人身上,也算是一场豪赌。

  “那是不是投资得多了一点?”顾牧问道。

  “多倒是不多,几亿美金能够换来一个30多岁的总统,运作得好,可能会统治这个国家二三十年的时间,算起来很便宜。”

  汪永源说道:

  “问题就是能不能够降服住他,让这个总统成为你的代理人,而不是成为你的吸血虫。”

  “那怎么才能够降服住他?”顾牧问道。

  汪永源揉了揉脑袋,说道:“我也头痛这样的事情。”

  降服一个国家的元首,让那个国家的元首听命于自己,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顾牧便没有再问了。

  汪永源做那些脏活挺在行的,都没有好的主意,他这个菜鸟就更不行了。

  这一点他倒是有自知之明。

  “你见到他之后,跟他好好的搞好关系,以后在这边,就是你和他的事情了,我可活不了那么长。”汪永源说道。

  顾牧点了点头。

  他倒是真的希望以后他能够跟那一位桑托斯有着长久而密切的合作——那就意味着他能够活上很长的时间。

  晚上六七点的时候,在这家酒店的一个包厢里,顾牧见到了30多岁的桑托斯。

  那是一个混血的黑人。

  桑托斯的父亲是A国一个权力很大的将军,娶的是一个白人老婆。

  不过黑人的基因比较强大,桑托斯虽然是混血,但是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是黑人。

  当然,他也挺珍惜他这个身份的。

  如果是他母亲基因强大,他外貌特征更像一个白人,想要在这个黑人的国家竞选总统,那就非常困难了。

  这是一个很私密的聚会,除了汪永源父子和桑托斯,再没有别的人参加。

  汪永源在这里并没有呆多久,只是给他们做了一个简短的介绍:

  “这位是xx省的议员桑托斯先生,他将会参加明年的总统选举,是这个国家一个非常优秀的政治家。”

  “这个是我儿子顾牧,他是我唯一的继承人,以后我的公司所有的事情将会由他来全权负责。”

  在他的介绍下,两个年轻人都握了一下手,客套了起来。

  汪永源对顾牧说道:“桑托斯先生是一个非常睿智的政治家,今天你有这个机会跟他聚在一起,可以好好的向他学一些东西。”

  顾牧连忙答应。

  汪永源接下来就以自己身体衰弱,不适合继续待在这里为由,离开了这间包房,留下这两个年轻人在这包房里面。

  


  (https://www.biquge.lu/book/48429/4429556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