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 > 第六章 这个世界太可怕了

第六章 这个世界太可怕了


  由衣还没有走到别墅门口,顾牧就已经进去了,都没有跟她搭话,让她莫名的有一些失落。

  她当然知道顾牧为什么要这样做。

  没有谁会对一个监视自己的人抱着友善的心情。

  可是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够接受,又是一回事。

  她提着两袋早餐站在那里愣了一会儿,才低下头走进别墅里面,神情有些黯然。

  晓晓回来之后并没有休息,看了一下冰箱里面没有菜了,就拿着购物袋出去买菜去了。

  她出去的时候,由衣正好进来,两个人打了一个招呼。

  由衣将买来的早餐放在餐桌上,闷闷不乐的吃了一个鸡蛋,在吃了两个肉包,喝了一杯豆浆,就上了四楼。

  四楼顾牧卧室的门开着。

  走到顾牧卧室门口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虽然她知道顾牧对她已经有了怀疑,可是顾牧并不知道她知道这件事情。

  所以她就只能当做并不知道这件事情,还是要和以前一样。

  以前的她知道老板回来了,肯定要过去问好,所以现在她也过去了。

  “老板,你回来啦!”

  她脸上甚至还挤出了一丝微笑。

  微笑都是经过了专业训练的,平常她可以做到天衣无缝,可是这一次笑起来显得有一些僵硬。

  顾牧心里更生厌恶:“笑得这么假,果然是虚情假意,是那个老畜生派过来监控我的人,只是以前我没有注意到罢了。”

  虽然非常的厌恶监控自己的人,可是他也知道,不能够将这份厌恶表现出来,不能够让汪永源知道这件事情。

  他笑了一笑,说道:“我回来了,我听龚胜男说你今天摔了一跤,没有摔坏吧。”

  相比之下,他笑得就自然多了。

  但是由衣知道他的笑并不是真实的,心里不知怎么的,就有了一种酸溜溜的感觉。

  她欠着身说道:“感谢顾总的关心,我没有问题。”

  顾牧嗯了一声。

  由衣感觉跟这个男人待在一起非常的不自在,于是说道:“顾总这一路上肯定很辛苦吧,我就不打扰你的休息了。”

  鞠了一个躬就要离开,却被顾牧叫住:

  “你等等。”

  由衣愣了一下,看着顾牧:“顾总,你有什么事情吗?”

  顾牧看了她一会儿,说道:“换上你的学生装过来吧。”

  由衣突然脸色一红。

  她当然知道顾牧让她换上学生装是什么意思。

  老板的命令,当然要遵从。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很快就换上了学生装——不是华夏那种运动服一样的学生装,而是岛国那种在华夏被视为情趣类服装的学生装。

  白色的衬衣,蓝色的裙子,还有黑色筒袜。

  再加上她那小巧的身形,看上去就像一个刚踏入中学的学生。

  虽然内心对由衣这个监控自己的人很厌恶,可是看到她这样的装扮,顾牧还是忍不住心情荡漾。

  突然明白了,华夏学校为什么要给学生设计那么难看的校服。

  不是相关部门的审美眼光不行,而是他们干的非常的远,知道太过漂亮的校服穿在那些漂亮妹子身上,引发的杀伤力太大了,会使得大多数的学生无心上课。

  那丑陋的校服,拯救的是广大学生的灵魂。

  不见可欲,使心不乱,是老祖宗传下的智慧,而华夏的教育部门将这种智慧发扬到了校服上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他打量了一会儿由衣,问道:“里面没有穿吧?”

  由衣低声“嗯”了一声。

  顾牧躺好,说道:“你过来,让我检测一下,这么长的时间没有练习,你的嘴皮子功夫有没有退步。”

  范菁在给员工做培训的时候,多次强调过像他们这种金融服务行业的员工,嘴皮子上面的功夫非常的重要。

  顾牧就曾经听到她这样说过。

  可是在这里,他所说的嘴皮子功夫跟范菁所说的嘴皮子功夫并不一样。

  由衣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很顺从的爬上了床,解开了他的衣服,张开了嘴。

  “唔……”

  顾牧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看着由衣,心里突然生出一个狂暴的想法:

  “这个女人是老畜生派过来监视我的人,我没必要对她客气,我可以想怎么折磨她就怎么折磨她,最好让她受不了离开我……”

  一些以前心里有过的一些邪恶的念头都生了出来,从一些口味比较重的教育片里面看到的画面涌入了他的脑海,很想在这个女人身上实施。

  ……

  周婉琪和郁芳睡到九点多的时候才起床,起床洗漱之后,到了楼下看到晓晓在厨房那里忙活着,这才知道顾牧他们回来了。

  从晓晓的嘴里知道了,阮晓雯还留在元灵宫监督着那个村子修路的事情,没有回来,其余的几个人都已经回来了。

  她们本来说好了要去逛街的,这个计划自然要取消。

  吃过由衣给她们留在餐桌上的早餐之后,就赶紧去四楼见老板。

  老板这一次离开了半个多月,现在回来了,自然要见一见,这是作为一个员工对老板最起码的礼貌。

  如果连这一点礼貌都不讲,在这地方也就混不下去了。

  可是她们上到四楼的时候,电梯门才打开,就听到了由衣“咿咿呀呀”的声音,声音很急促,还显得有那么一些痛苦,从顾牧的卧室传出来。

  两个人面面相觑。

  她们当然知道里面在发生什么事情,仅就这件事情并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地方。

  但是,从以往来看,顾牧并没有多粗暴,一般情况下都会在意会不会弄痛女方,不至于让女方发出那种痛苦的声音。

  她们是经验丰富的过来人,自然能够听得出来,由衣传出来的声音,是真正的痛苦,而不是那种疑似痛苦实则欢愉至极的声音。

  卧室的门并没有关上,她们悄悄的走了过去,想看一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待看到里面的场景,两个人都忍不住张大了嘴巴,露出惧色,同时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某个部位隐隐作痛。

  似乎……老板走错门了……

  一开始她们都认为自己看错了,可是仔细的看下去,才发现她们没有看错,是老板弄错了。

  老板也是个老司机了,走错路的情况不大可能,只能说明那是故意的。

  难怪由衣的声音那么痛苦。

  由衣的今天,可就是她们的明天。

  或者还等不到明天,就是她们的今天晚上。

  这让她们感同身受。

  到时候是拒绝呢?还是同意呢?

  不只是卫生不卫生的问题,还有一个身体受不受得了的问题。

  这也让她们充满了疑惑——为什么老板出去了半个多月,回来就变得这么暴戾了?

  这个世界太可怕了。

  


  (https://www.biquge.lu/book/48429/4483573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