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本正经的大修仙 > 第一百七十二章 阿难陀之死

第一百七十二章 阿难陀之死

  利用空间能力送走杜凌云之后,阿难陀并没有直接潜入湖泊之中,而是盘踞在原地气势外露,那双狭长的眼瞳中凶暴杀意毫无掩饰。

  “滚出来吧,能够影响别人心智来保护自己的蝴蝶,世间人大多数不记得了,我却不会忘记。“

  “呵呵,别摆出那么恐怖的脸啊,蝴蝶采蜜不是自然天理么?“

  那只被阿难陀粉碎的蝴蝶竟然在半空中飞速充足,一眨眼就变成了一只完整的蝴蝶,美丽的翅膀就像被折叠的纸张一样缓缓展开,不一会儿的功夫竟然变成了一个身穿黑袍带着渗人面具的男人,正是安雅缘一直在暗中调查的傩面人。

  阿难陀见到眼前的黑袍人瞳孔迅速缩小,身上散发出强烈的威压:”果然是你们,当年你们口口声声说不再干扰诸天万界,如今又为何踏入?当年那十位的话都做不得数了么!“

  “这事你可不要问我,算上生前也不过才三千岁的我,对几万年前上古年间的事情怎么会清楚,我只是莫名其妙的被白不二那家伙从浑噩中唤醒,成为了他们的一份子而已。“傩面人的语气充满了无奈,仿佛他所作的一切都是被迫无奈。

  “原来如此,既然这样那我便帮你摆脱他们的束缚吧!”

  阿难陀语气一变,身边升腾起淡淡的烟雾,张开自己的巨口就对着半空中的傩面人咬去。傩面人周身的空间都被阿难陀锁定,眼看就要被一口吞下。

  “真恐怖,不过单靠空间之力就想将我固定住,你该不会以为我连地仙境都没有吧?”

  血盆大口临身瞬间,傩面人的身影忽然一晃,整个人凭空消失。只留下扭曲后的空间余波在原地回荡。

  “夕阳斜照,流火三千,残阳烧!”

  消失的傩面人忽然出现在阿难陀的身后,口中念念有词,伸出自己的一只手对着阿难陀庞大的身躯。

  随着他的动作,这个被白雾包围的山谷中竟然出现了一团体积足以与阿难陀媲美的火焰太阳,这太阳高挂在半空中,其上的火焰就像流水一样呈细线流下。

  这些粘稠燃烧的火焰纷纷向下散落,落到地面上如同腐蚀一样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个深坑,坑洞的四周呈现出晶莹的液化状,似乎在高温下直接形成了晶体。这些异样的火焰落在阿难陀庞大的身躯上,附着在阿难陀的身上,不停地灼烧着它的鳞片,不过真正令阿难陀愤怒的并非是直接来自肉体的伤害,而是那些损伤惨重的摩诃曼陀花。

  “该死的亡魂!”

  阿难陀一声怒吼,山间的白雾纷纷沉落,覆盖在那些流火之上,将地面上的火焰熄灭,他甩动着自己巨大的尾巴抽向空中的小太阳,炙热的火焰太阳在阿难陀的肉身之力下竟然直接被打的粉碎,这阿难陀的肉体已经超越了生物的极限,甚至带上了一丝规则的味道,成为了比起法术更强大的武器。

  因为一时小看敌人吃了亏的阿难陀终于拿出了真本事,山间刮起阵阵阴风,这风带着它撕裂神魂的能力席卷向正维持着法术的傩面人。

  ”不好!“傩面人见到阿难陀发怒,立刻放弃正在准备的第二个法术,想要闪躲这些具有撕裂神魂能力的阴风。

  然而这些阴风在阿难陀的牵引下,已经死死地锁定了他,任凭他如何辗转腾挪在山谷之间穿梭,都无法甩开这阵阴风,甚至连利用空间之力逃离这里都做不到,因为阿难陀早已锁定了他的神魂,在神魂牵引下这个山谷已经成为了一个角斗场,除非阿难陀主动放开,否则不死不休。

  “去死吧,肮脏的恶魂!”阿难陀一边用神魂拉扯着对方,一边凝聚更多的撕魂风攻向傩面人。

  疲于奔命的傩面人终于无处可躲,被一团撕魂风缠住了小腿,他的小腿在接触撕魂风的一刹那失去了知觉,并且还在迅速向上蔓延。这傩面人见到撕魂风还在顺着身体蔓延,也出手干脆,他直接并掌为刀斩下了自己的整条腿。

  他掉落的腿部在半空中迅速分解,转眼就化作了齑粉,而本体则是取出一把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武器对着空气一划,那半空中的空间连带着无形的阴风都被这一下粉碎。

  “好险,好险!”傩面人手持那柄武器踏空而立,对阿难陀摆出了警戒的姿势。

  ”丢卒保车,决断力不错,不过当你现身在我面前的那一刻开始,你今天就注定要死在这里了!“阿难陀盯着半空中的傩面人冷冷说道。

  “可怕,我确实听白不二说过,对于我们这些以纯粹之恶补全神魂的无常来说,你们这一族堪称是天敌,不过没想到单凭一样神通就能将我碾压成这个样子,真是不讲道理啊。“

  傩面人此时迅速封闭了大腿的伤口,却没有再生出新的腿,因为刚刚那一下毁坏的不止是他的肉体,同时受损的还有他的神魂,阿难陀的神通连同他的神魂都撕去了一部分,让那条腿从根本上失去了再生的可能。

  “汝等无常本是从神魂之中分离出的纯粹之恶加以规则而成,冥府以血肉熔炉为你们铸成肉身,但身魂一体,一伤皆伤,今日对上我,你断无生机可言!“

  ——恶鬼者,恶魂所化,其身受无穷苦难缠绕,其意朦胧模糊不具神智。一朝得醒,变为无常,前事皆忆,却非故人。

  对于傩面人来说,阿难陀的神通简直就是天然的克星。阿难陀言语间再次聚拢了数道撕魂风,从各个角度锁定了傩面人。

  “诶……为何要如此针对呢,我也不是想当无常才当的啊。”傩面人手持那柄奇形怪状的武器,一副示弱的语气说道。

  “你这招骗骗别人就罢了,对我可是没用,你们无常虽有生前记忆,却非那生前之人,七情皆空,六欲全无,只是被天地万物,被天道抛弃的幽魂罢了。”阿难陀说话间已经启动了那些撕魂风,肉眼不可见的撕魂风直奔傩面人,誓要将他撕成碎片。

  “错了……”面对迎面而来的撕魂风,傩面人冷声说了两个字,丝毫没有继续躲闪的意思。

  他手中兵刃微微颤动,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从他体内升起,霎时间天地为之一颤,一股大道之力从那兵刃中升起。

  一剑势起如长虹,天地万物为我助。虽非剑形,却有剑意,这一剑斩出,整个山谷内的万物似乎都在为这一剑出力,这一剑望之有磐岩之坚,闻之有疾风之速,触之有晨雾之柔,山间之物莫不融入其中,与其说傩面人是斩出了一剑,倒不如说他是将这周围的山谷化为了一剑。

  “什么!?”

  阿难陀避无可避,被这一剑斩在身上,绕指晨雾化作绞杀绳索,山间疾风变为夺命利刃,坚硬磐石成为千钧之力,让它周身的鳞片如同自然脱落般纷纷掉落,摄人的双眼也迅速地失去了神采,庞大的身躯失去了神力的支撑,轰然倒塌,砸在身前的地面之上,紫色的摩诃曼陀花花瓣漫天飞起。

  “这……这怎么可能……你已为无常,为何天地之力还会助你?”阿难陀的生机飞速消散,难以置信的看着单腿站立在自己面前的傩面人。

  “所以我说你错了,我虽非生前那人,但我的剑却从没抛弃过我,一剑之中若含万物,我要天道怜我何用?正是这无欲无求之身,才真正助我完成了生前不曾触摸到的境界,也正是因为这一剑,我才明白了,你所谓的天道,从来不是真正的天。“

  “天……天道?”阿难陀最后的声音逐渐消散,似乎带着难解的疑惑。

  “你不会懂的,你是它的造物,早已身在其中,无法超脱,这八百里花海便留与你葬身吧。”

  傩面人收起了自己手中的兵刃,转身消失在虚空中,只留下这漫天飘扬的摩诃曼陀花瓣,与阿难陀一同凋零。

  https://www.biquge.lu/book/49743/4526505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