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路坦途 > 469 领导总值班

469 领导总值班

  要做肝内无水酒精的注入,必须要先治疗两到三周的打虫治疗。这种治疗很是痛苦。

  能杀虫子的药物,在人体产生的不良反应也非常明显,首先就是呕吐,剧烈的呕吐。

  说不定还因为虫子尸体被分解的缘故,还能出现各种的免疫反应,比如过敏,反正,很是痛苦,和刑罚差不多。

  张凡又在其他科室做了一早上的手术。下午在茶素大学的动物实验室做了几台门脉系统的动物实验。

  李厚森教授的皮肤异体移植随着张凡的建议,也开始改良,不改良没办法。

  不改良,也只能有张凡一个人做,面积稍微大一点的皮肤移植,其他人就不能确保痊愈率,李厚森的几个博士也没办法完全复制张凡的手术。

  张凡觉得这种实验有点鸡肋的感觉,但是对于李厚森教授却是莫大的鼓励,只要有人能做成功,这就代表着他的思路是正确的,接着继续改进就是了,以后绝对能大规模推广。

  以前张凡没接触过这种科研项目,因为小时候上学被误导,他总觉得科研发明,就是一些高端人才坐在家中冥思苦想。

  忽然有一天,科学家灵光一闪,成果出来了。其实,这种理论和实际结合的实验,太扯了。

  定好一个大方向,然后不停的去寻找方法,如同排列数字一样,一个一个去匹配,一个一个去试,很是枯燥,张凡都快没耐心了,可其他人却觉得离成功不远了。

  以前张凡觉得医院是个浪费大户,现在他才知道,医院的浪费和这种实验的浪费相比,真的是小巫见大巫,直接不是一个量级上的。

  其他行业张凡不清楚,但是在这个手术实验上,一旦谈及定制,价格真心的好看,一个破老鼠,据说有档案,能查到几十代前的祖先。

  药物,实验用药物,纯净度的要求比人用药物都高好多。反倒是人员的开销占比最小。“怪不得有科研狗之说。”张凡有点想不通。

  下午结束工作,张凡匆匆忙忙回家吃饭,晚上还要去医院值班,今天轮到他的领导值班了。

  医院,是个特殊的地方,虽然科室与科室之间平时也有会诊,但是遇上特殊情况,必须有领导拿总,协调各个科室的人员。

  刚进家门,就看到了邵华的表哥站在凳子上换家里的灯泡,“张凡来了啊!”邵华表哥笑着打招呼。

  “张凡来了啊!”邵华表嫂也从厨房出来了,围着围裙一看就知道在厨房里面做饭呢。

  “哥、嫂子来了啊!”张凡打了一身招呼,看着邵华表哥忙着换灯泡,他脸有点红了。太忙了,家里的事情他一点心都操不上。

  “天气越来越热了,晚上你又要看书学习,这个老式灯泡太热了,我听别人说这个LED的灯泡不仅明亮,还不发热。

  正好今天华子表哥来了,我就让他给换了。”邵华妈妈赶忙的出来解释一句。

  “麻烦表哥了!”张凡笑着说了一句。

  “不麻烦,这有什么麻烦的。”邵华表哥表嫂都是本分人。当初凭着张凡的关系承包了医院的报亭,带着卖点包子馒头什么的,收入也不错。

  饭食做的干净用料足,生意就不差。而且自从张凡当了医院领导后,两口子更加的本分了。

  该给医院的管理费从来不短缺,也从来不打张凡的旗号,甚至从来都没对别人说过他们和张凡的关系。

  后勤的主任清楚这是张凡的亲戚,原本想免掉他们两口子的管理费,两口子说什么也没同意。所以张凡对他们的印象也很好。

  邵华也从厨房露出了小脑袋,“今天尝尝我做的兰市长面,嘿嘿!”清靓的脸蛋上还带着一点面粉。

  “好。”张凡笑了笑,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脸,他和邵华现在很有默契,张凡一指,邵华就知道了张凡的意思,赶忙的用手背擦了一下。

  老两口平时没事,就是操心张凡和邵华的一日三餐,天天变着花样的做饭,毕竟不是地地道道的西北人,面食做的一般,老太太也藏了拙,平时最多做个拉条子。

  面食,华国的面**华在西北,这个不接受反驳。但,最好的小麦,在边疆,就在茶素。

  超长时间的日照,面粉中糖分含量超高,且面粉的韧性高,用边疆面粉做成的囊,直接如同口香糖一样,非常有嚼劲。

  兰市长面,其实就是一种臊子面,清水化碱面,然后和面,面板上撒玉米面,手擀,刀切。

  早年间的西北新媳妇,如果没有一手好的长面手艺,哪就糟糕了,估计在婆家的地位会直线下降,除非能生个胖小子。

  邵华不怎么喜欢吃面食,就算是拉条子,牛肉面也不怎么爱吃,姑娘就爱吃个大米饭,南方基因还是很强大的。

  但是为了张凡,她学了好久的面食,今天算是出师了,她做的长面总归算是能下到锅里了。

  肉丁炒土豆丁,放点边疆西红柿酱,胡萝卜,调成一锅臊子汤,再放点香菜,嗯!味道相当不错,张凡狼吞虎咽的吃了三大碗。

  人头大的碗,三碗面吃了还不算,再喝大半碗浓浓的面汤,嗯,胃部反馈给大脑的满足感,真的无法言语。

  邵华看着张凡连吃了三大碗,眼睛都笑成一条缝了。

  “妮子该上学了吧。学校找好了没有。”吃饭的时候邵华爸爸询问邵华表哥。

  只要是邵华爸爸家来亲戚,邵华妈妈给老头子的面子是足足的,这一点不得不说,老太太会做人,平时怼的老头都快上吊了,但是现在,老头是家长。

  “准备送回农场小学上。”邵华表哥笑着说了一句,邵华表嫂看了看张凡,看了看邵华,想说话,但是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你们两口子在这里,把孩子送回去,你爸妈能带好妮子吗?”老头担忧的问道,他太清楚自己妹子的毛病了,虽然是老师出身,但是……

  “户口不在市里,小学不好进。”

  “花点钱也不行吗?你没问问你姑姑吗。她毕竟也是公家人,人头也熟悉一点。”老太太也问了一句。

  “不行的,去问了。我姑也没好办法。”邵华表嫂说了一句,她想求张凡,但这个嘴实在是张不开,人家帮了如此大的忙,还要再麻烦人家,真的说不过去。

  “这倒是个麻烦事情。”老爷子也没辙了。

  吃完饭,张凡就得去医院值班,也没让其他人送,邵华陪着张凡出了单元门。

  “你表哥表嫂虽然没开口,但是当亲戚的,能帮一下是一下,而且你表哥表嫂,人也不错,我找人问问,你也先别说,成不成的,也不敢保证。”

  张凡牵着邵华的手,“嗯,要是方便就问问,要是难为就算了,不然我会过意不去的。”

  “嗯,放心。我就找熟人问问。”张凡笑了笑。

  “新房子的窗帘、家具我都已经订好了,就等着做好了送过来。”邵华高兴的说道。

  “辛苦你了,我一点忙都帮不上。”张凡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

  “有什么辛苦的,我还高兴的不行,没人和我抬杠,我一个人决定,大权在握的感觉太好了。”

  邵华看着张凡开车走了,其实也是邵华怕张凡内疚而已,谁家新房的家具,不是小两口一起去看的,甚至还有全家上阵的。

  也就她和张凡,什么都是邵华一个人去操办,怎么能高兴呢。

  下班后的城市,围坐在一起吃着饭,聊着天。年轻人三五成群的和朋友聚会着。

  这个时候的医院,其他科室相对清闲一点,值班的医师大多数都忙着写积攒下来的病历,粘贴化验单,准备第二天的手术,谈话。

  急诊中心最忙的时候来了,而且老人和小孩占多数。心梗、心衰的老人,发烧、拉肚子的小孩。

  分流的分流,处理的处理。四个急诊门诊办公室里,挤满了就诊的人群。

  内外科儿科加一个心痛通道,四个门诊一共十几个医生,四十多个护士,就着,人手都不够,薛飞天天和张凡叫苦。

  薛主任越发的有主任样子了,谈笑间已经有了一点领导的架势,居移气,养移体,现在的他已经看不到当初那个话痨鬼,牢骚王的影子了。

  以前让薛飞加班,不是牢骚满腹,就是各种要求,现在的他,主动加班,而且时不时的大晚上跑到科室里面来帮忙,急诊中心上上下下对薛飞也开始信服起来。

  “张院好,张院辛苦了!”薛飞知道今天是张凡的领导值班,特意从急诊中心来行政楼找张凡。

  也就是对上张凡,他还能表现出一点点当初的秀逗的性格,“呵呵,今天又加班?得注意身体啊!别拼断了弦。”张凡笑着起身和薛飞坐到了会客沙发上。

  “不盯着一点不行,不过总算熬过初创阶段了,前几个月,我真是脱了一层皮。

  下面的医生不服气,科室里面各种的磨合,急诊中心的主任又是儿科出身,对于急诊的认识还是上个世纪。

  哪几个月,要不是你顶我,我估计我是熬不过来。”薛飞说的一本正经。

  “嗯,我也看出来了,不过现在不是都挺好吗。”

  “现在是算有点小起色了,但是我心还是悬着的,骨科的手术倒是不怕,就担心在其他科出事情。

  你不知道,现在我天天做梦,天天梦到出事,都神经衰弱了。”薛飞说的霎时夸张。

  张凡一听就知道,他话里有话,“直说吧,想要我怎么帮你,要人就算了,医院现在哪个科室不缺人,等鸟市医科大的实习生进医院后,或许会缓解一点。”

  “毕业刚考了执业医的都指望不上,还指望什么实习生啊。我是想去进修。”

  “也行,想去就去,我给院长说一声,去多久,三个月?还是半年?”

  “我是这么想的。三个月三个月的来,去进修三个月,然后来医院待一个月,然后继续去进修三个月。持续一年,不然就没什么效果。”

  薛飞也是没辙了,出去时间太长,主任的位置不稳当,时间太短,没效果。

  “这个够麻烦的,打进修报告给我都差不多上百人了,你进进出出的……”

  “我不拿科室奖金,我不是担心出去时间太长,就……而且,还有个事情得要你替我出头。”

  “怎么?”

  “我不想去鸟市进修,我想去大城市,我没门路,你得帮我。”

  “这个简单,不外乎首都和魔都,我帮你联系。”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是我的福星。明天我请客,咱们好久都没一起坐坐了。”

  两人坐了没一会,薛飞的电话响了,薛飞还都没接通呢,张凡的电话也响了。

  薛飞有眼色,立刻出了办公室去外面接电话。张凡一看,是欧阳的,“院长!”

  “你在医院吗?”欧阳问道。

  “嗯,今天我领导值班。”张凡回了一句。

  “一个领导的孩子,初中生,想不通割腕自杀了,你去看看。我就不过来了。”

  “行,有什么事情我给你汇报。”张凡说了一句。

  “你看着解决吧,该怎么治疗怎么治疗。”欧阳说完就挂了电话,不是行政命令,老太太也不怎么在乎,也就看着对方的面子才打了一个电话。

  张凡出了办公室,薛飞也挂了电话。“来了一个割腕自杀的,我得去看看。”

  “走,一起去。”

  两人快步走到了急诊中心。刚进大厅,薛飞头皮都麻了,偌大的大厅,已经站满了人。

  “这得多严重的病人啊!难道是群体事件?”治病,抢救,薛飞现在已经不怎么怵了,可就怕特殊事件。

  “来,来,让一让。”薛飞走在张凡前面,给张凡开路。

  刚走到急诊中心的外科处置室门口,就看到一个男人快步走向张凡。“您是张院吗?”

  “对,我是,你是?”张凡纳闷问道。

  “我是秘书处的郑志远,前面给欧阳院长打过电话了。”

  “哦!你好,你好。”张凡不耐打交道,他想先看看病号的情况。

  “孩子出了点意外,张院费心了,拜托了!”

  “我先看看。”说着话,张凡进了处置室。

  (https://www.biquge.lu/book/50406/4839156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