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冠天下 > 第二百二十章 隔阂

第二百二十章 隔阂


  南芳国都城近郊,一处青草如茵的河滩。

  一男一女相隔约莫十步,迎风而立,同时脚下踏步如飞星,手上挥掌似流云,行云流水一般将一套章法挥洒自如。

  他们的招式一模一样,但是男子约莫四五十岁,身材魁梧,掌法凌厉霸道,每一掌出去都带着呼呼风声。

  而旁边的女子仅有十五六岁的模样,身姿纤瘦,体格小巧,出手力道稍逊,但身法灵敏,反倒添了一份灵动飘逸在这套掌法中。

  在满耳的鸟鸣声中,两人将这一套十招三十六式凌空掌逐渐演习完毕,同时收式调整呼吸。

  男子朗声笑道:“珊瑚果然聪慧,才不过十余日,我的看家绝活凌空掌就被你练熟了,看来要不了多久,我就没什么可教的了。”

  旁边少女额头汗水沁出,脸颊也微微有些泛红,她拿出帕子拭了拭,微微一笑说:“跟石伯伯比,我还差得远呢!”

  这两人,便是珊瑚和她的族中前辈陆三石了。

  旁边的随从急忙送上水囊,两人各自接过,珊瑚稍稍润了润喉咙便还了回去。

  “石伯伯,我给您再演示一遍,您给我瞧瞧。”珊瑚迫不及待地说。

  陆三石伸手拦住她:“今日便到这里吧,都已经练了一个时辰了,你也要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

  珊瑚有些悻悻,但还是点点头。

  陆三石说刚刚练完功,需要好好疏散一下,便与她沿着河滩散步。

  珊瑚看着平静的水面,安静地出奇。

  陆三石打破了沉默,缓缓问道:“我一直很好奇,珊瑚近来怎么对习武这么感兴趣?每天都要花上两三个时辰练习。”

  珊瑚低着头回答:“我年纪小,也没多大本事,大家都要我做族长,我不努力一些怎么行?”

  陆三石叹了口气:“也不急于一时,你也别太勉强自己。”

  珊瑚点点头。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她却说不出口,甚至连自己都不晓得这算不算是一个原因。

  不知不觉离开御灵山庄快一年了,此时回想起来,那段时日如梦似幻,简直不像是真的。

  那时候,有师父的教诲,师兄师姐的帮忙,特别是李修哥哥,总是私底下指导她,给她开小灶,可是她总是贪玩偷懒,从来没有静下心思来学功夫。

  现在这样的日子已经回不去了,她拼命跟着石伯伯他们练武学习,似乎这样子就能找到些曾经的感觉,仿佛自己还是御灵山庄里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师妹。

  当然,她也知道这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她已经四五个月没有李修与阿海的消息,更别提师父和玉竹银朱他们了,或许,他们真的就从此从自己的生命中剥离出去了。

  两人沉默一阵,陆三石又道:“珊瑚今天还是不打算回宫吗?好像皇帝陛下又派人来接了。”

  珊瑚随着他的目光回头看去,只见身后二十余丈的地方,一个持刀侍卫远远地站着,如鹰一般的目光紧紧跟随着他们,他们刚刚练武的时候,他还不在那里。

  他的一侧脸颊上,有一块令人胆寒的疤痕,正是侍卫总管铁一鸣。

  珊瑚心里微微一颤:“他最近总是很忙,我回去也是给他添麻烦。”

  陆三石点头道:“确实,近日来与西庆国的战事正紧,谁能想到陛下刚刚继位,西边就趁着国事不稳大举进攻,看他们的速度,仿佛知道先帝要驾崩,提前做了准备似的。”

  珊瑚想起这几次见到百里鸿渊的情形,他总是匆匆而来,对她带着歉意的微笑,说实在太忙,冷落了她。

  他总是将自己的疲惫隐藏地很好,但是珊瑚知道,他每日能睡上两个时辰便已经不错了。

  说不上两句话,便不停地有人前来通报,他不得不随着这些人而去。

  其实这样子,对珊瑚来说,反倒是一种解脱。

  一日一日过去,她仍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百里鸿渊。她努力不去思念李修与阿海,面上维持着温和的笑容。但是面对皇帝陛下对她的殷勤与体贴,她总是觉得不自在,难以承担。

  正巧他近来繁忙,珊瑚便说想去找石伯伯他们。

  百里鸿渊对她一向迁就,想着她日日待在宫中难免憋闷,便同意了。

  于是珊瑚便经常出宫,住在都城近郊百里鸿渊给魇族众人安排的住所。

  只是每隔三五日,百里鸿渊便会遣人来接她回宫。

  陆三石见她面色忧思,知道她的心思,带着过来人的口吻劝道:“珊瑚也该多关心一下皇帝陛下。”

  珊瑚一愣,抬头看他。

  陆三石道:“说句可能有些自私的话,他毕竟是你我的族人,能够成为一国之君,对你我也都有好处。这几年,就是在皇室的照拂下,我们魇族才能得以发展壮大。”

  “我知道他很辛苦。”珊瑚淡淡地说。

  陆三石叹了口气,看着天边:“你可能会觉得我有些势利,但是毕竟血浓于水,魇族族人们必须要相互依靠才能生存。其实,我并不是很同意当年族长大人的做法。”

  珊瑚一怔:“我爹爹?”

  陆三石瞧着她的脸色,继续道:“当年,叶之秋他们想冲破族规,出山闯荡天下,而遭到了族长大人的强硬拒绝,甚至下了狠话,一旦出山,便要与魇族决裂。后来他们还是带着叶家人走了,只留下陆家人在千嶂岭。结果你也看到了,叶家人如今声势浩大,而你我陆家人,不过十来个得以幸存。”

  “所以你觉得我爹爹做错了吗?”珊瑚怔怔地问。

  陆三石急忙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那种事情谁能预料地到。”

  珊瑚低头沉默不语。

  陆三石瞧着铁一鸣终于等不及,朝着两人走来,便说道:“不提这个了,今天你还是回宫吧,练功重要,但是你也要关心一下皇帝陛下,他对珊瑚的感情也是有目众睹的,你不该这么冷漠地对待他。”

  珊瑚没有拒绝。

  铁一鸣在珊瑚身前跪下行礼,珊瑚看了看陆三石,便与他同去了。

  每次出宫,百里鸿渊总是让众多宫女侍卫们跟随,接送还专门遣派贴身的侍卫总管铁一鸣。

  众人都道这是皇帝陛下重视她,怕她出宫有什么差池。

  但是珊瑚却隐隐觉得,这是百里鸿渊怕她逃跑,派人监视着她。

  


  (https://www.biquge.lu/book/50493/4487180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