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冠天下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目击

第一百九十九章 目击


  “绯烟!”琥珀唤了一声。

  绯烟却立刻转身就跑。

  琥珀来不及跟程柔说一句,急忙追了上去。

  终于在一处假山旁,琥珀追上了绯烟,一把拉住她的胳膊。

  “这又是怎么了?”琥珀问。

  绯烟抽回自己的胳膊,冷冷地道:“别跟我拉拉扯扯。”

  琥珀拦在她身前,嬉皮笑脸地问:“你在吃醋吗?”

  绯烟心中一惊,但是口中仍旧说道:“我为什么要吃醋?我又不喜欢你!”

  琥珀脸上笑意立刻僵住了:“你不喜欢我吗?”

  绯烟话刚说出,便已经有些后悔,但是心中又十分气恼,忍不住便恶狠狠地道:“我又不是因为喜欢才跟你在一起的,你不是也一样吗?要不是我爹爹逼你娶我,还要你发誓保护我,你才不会对我好!”

  一边说,一边大颗大颗的泪珠就滚了下来。

  琥珀想帮她去擦,绯烟却打掉他的手:“不要你管我,我脾气大,又不好看,你去找别的温柔贤惠的姑娘去!”

  琥珀此时也有些气急败坏:“你这是闹得哪一出啊?来这里借宿可是你的主意,我不过是跟程柔姑娘说了几句话罢了,咱们明天就要上路了,我哪里还会再见她?”

  “人见不到,你心里不会惦记吗?”绯烟丢下这一句,一把推开琥珀,捂着脸又跑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琥珀气得满头青筋暴起,往旁边假山上踢了几脚,也转身回房,不再管绯烟。

  他们身后不远处,程柔怀中抱着那个花球,站在拐角处将二人的对话听得是清清楚楚。

  当她听绯烟说二人不过是被强迫着结亲的时候,手上一抖,紧紧握住了花球。

  见两人各自离开,她也转身朝来路走去,看见舅舅从前面迎来,便点了点头,同他一起进入了书房。

  此时再无外人,刺史大人这才躬身跪地,朝程柔行礼:“微臣拜见平乐公主!”

  程柔轻手将他扶起:“在自家内室,舅舅不必多礼。”

  原来这位程柔姑娘,竟是东景国先帝的嫡出女儿,亦是现今皇帝的同母胞妹,封号为“平乐”。

  这位刺史大人,名叫常万钟,是程柔母后的亲哥哥,虽说是公主的长辈,但是身份地位不同,见到外甥女仍要跪拜叩头。

  常刺史这才得空询问她为何突然到了此地:“微臣听说,公主殿下最近一直在副都别院修养才是。”

  程柔此时已经不再是外人面前娇怯怯的模样,反倒面色平静,微微带些愁意。

  她叹道:“皇兄软弱,虽是一国之君,权柄却都落在了四皇叔手上。我虽贵为一国公主,但毕竟是女子,无法插足皇家的事情。我一直称病住在金凤城,就是为了躲避四皇叔对我的掌控,这一点,舅舅也是知道的。”

  “那为何突然要冒险,独自离开呢?”常刺史问。

  程柔道:“前几日,我留在皇宫里的亲随给我递了消息,说四皇叔主张要我嫁给镇国大将军,皇兄虽未允可,但已有八九分同意了。”

  常刺史大惊:“那镇国大将军手握兵权,为人孤傲得紧,四皇爷是打算以你拉拢他。”

  程柔面露悲色点头:“听说那个大将军已经四十好几了,虽未有正室,却有好几房姬妾,我,我实在是……”

  她说着不禁有些喘不上气,转头默默拭泪,再次回过身的时候,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我只恨自己不是一个男子,能够把握自己的命运。”

  常刺史也跟着叹息,劝慰了几句,蹙眉道:“您可想好了下一步该如何走吗?”

  程柔瞧着窗外:“我原本打算跑得远远的,再也不回去了。”

  看见常刺史大惊失色的面孔,她微笑道:“舅舅别担心,我现在已经改变了想法,我一直都任由着他们操纵我,现在我想做些改变了。请舅舅让我在这里多留宿几日。”

  常刺史不知她到底想做什么,但是公主之命不可违逆,便躬身答应。

  次日一大早,绯烟便面无表情牵着马往刺史府外走去。

  琥珀急忙向程柔与常刺史道谢,跟了上去。

  程柔虽然不舍,但没有别的借口再留下他们,只得强装微笑告别。

  两人离开没多远,程柔对常刺史道:“舅舅,请您派人远远跟着他们。”

  在清晨冷清的街道上,绯烟与琥珀一前一后,各自闹着别扭,装作没看见对方,形同陌路一般。

  道旁一处高大的梧桐树上,一个女子坐在树枝上,面上蒙着纱巾,双脚轻晃,含笑看着两人走近。

  她右手十指微弹,一粒小石子无声飞出,不偏不倚正好打在绯烟头上。

  绯烟捂住后脑勺,前后一看,除了琥珀哪有别人?当下怒道:“你打我脑袋做什么?”

  琥珀一脸莫名其妙,没好气地说:“谁打你了?”

  绯烟斜眼瞅了瞅,见他不像说谎的样子,奇怪地继续往前走。

  哪知没走两步,脑袋上又挨了一下,她立刻火冒三丈:“你有完没完?我不想理你,你看不出来吗?”

  琥珀瞪着眼睛:“我还不想理你呢!别没话找话跟我套近乎。”

  绯烟一听,气得立刻就要动手打人,琥珀这次可不会乖乖挨打了,抓住她的手腕道:“我凭什么让你打?”

  双方在大马路上就开始你一拳我一脚,乱打起来。

  忽然一人从树上飞身而落,轻巧地伸出双手,捏住两人的耳朵,嗔笑道:“小两口不听话,又闹别扭了?”

  两人先是一惊,又是一喜,虽然这女子蒙着面纱,但是他们立刻认了出来,齐声叫道:“干娘!”

  香玉放开两人,微笑着点头,问道:“你们俩为什么打架呀?”

  琥珀还没开口,绯烟便抢着说:“干娘,琥珀他欺负我!”

  琥珀怒道:“我哪有!”

  绯烟仗着有干娘撑腰,哼了一声道:“你有没有抱着别的女孩子骑马?你有没有背着我跟别的女孩子说话,还跟她玩花球?”

  琥珀气得瞠目结舌,想解释却说不出话来。

  香玉掩唇轻笑,再次捏住琥珀的耳朵:“年纪没多大,就想着见异思迁了?”

  琥珀挣脱她的魔爪:“干娘,你可不能只听她的一面之词。”

  香玉拍拍他的脑袋:“好啦,男子汉大丈夫,让着老婆是应该的。还不快道歉?”

  琥珀瞪着躲在香玉身后一脸得意的绯烟,心不甘情不愿地说了句“我错了”。

  香玉又对绯烟道:“你看,他都道歉了,你还不原谅他?”

  绯烟低声道:“我听干娘的。”

  香玉满意地将二人拉到面前,把他们的手握在一起,两人都有些尴尬,不肯对视一眼。

  琥珀打破沉默,问香玉:“干娘,你怎么来了?”

  


  (https://www.biquge.lu/book/50493/4499822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